深闺藏娇第81节

院子里并无异常,只有两个丫鬟站在远处等候吩咐。

陆清竹小坐了一会儿,便准备起身离开,却听外面一阵喧哗,抬眼便见文舒郡主在侍女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本来是略过她直接走的,但是走了两步,文舒郡主又停顿了下来,转头看着陆清竹‘咦’了一声,然后步履蹒跚的走过来:“你怎么在这儿啊?”

文舒郡主脸颊酡红,眼神迷离,一看就是喝了不少的酒,陆清竹也没有计较她质问般的语气,温声道:“出来醒醒酒,郡主喝多了吗,坐下歇歇吧!”

“我才不想和你在一起呢!”文舒郡主吐字都有些不清楚了,噘着嘴不满的看着陆清竹。

旁边搀扶着她的婢女一脸尴尬,朝陆清竹道了歉,本想赶紧扶着文舒郡主离开,却不想文舒郡主竟然坐在了陆清竹对面。

陆清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心中好笑不已,没想到文舒郡主盯着她看了半晌,突然就放声哭了出来:“你也要嘲笑我对不对?”

“怎么了这是?”陆清竹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身旁婢女小声的解释:“方才在席上王妃娘娘提了一嘴郡主的亲事,郡主就生气跑出来了。”

她说的王妃,自然是指文舒郡主的盛生母三王妃。

文舒郡主心有所属,偏偏三王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起她的亲事,她肯定不痛快。

三王妃多少是明白文舒郡主的心思的,但今日太子妃在,若是听文舒郡主口不择言的提到高嘉行,只怕又会让太子妃心生不喜。

文舒郡主心心念念的想要嫁给高嘉行,但太子妃这个做姑母的一点没有表态,高家人对她似乎也不怎么喜欢。

她满腔真心付之一炬,如今高嘉行考中了第一名,等将来殿试若是中了状元,或许就更加看不上她了。

文舒郡主第一次对自己如此的不自信,陆清竹本来是脸上带着笑,她就觉得她高高在上的模样,分明是在嘲笑自己,哭的更加伤心欲绝了。

陆清竹无奈道:“郡主,我并无嘲笑你的意思。”

“你骗人!你们都讨厌我!”文舒郡主哭得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我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为什么你们谁都看不起我!他将来要中了状元,肯定就更加不会理我了……”

文舒郡主语无伦次,抽抽噎噎的哭着,她应该是喝醉了,端起陆清竹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又继续念叨着:“我母妃明明知道我的心意,今日说那些话就是想让我难堪,让我死心……她就是见不得我好!”

陆清竹目光落在被文舒郡主动过的茶杯上,略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文舒郡主只是哭,并无半点异常,陆清竹暗暗松了一口气,笑着安慰文舒郡主:“郡主别难过了,你是堂堂郡主,要什么如意郎君找不到,你若想嫁人,天底下自有无数的好男儿排队等着,何必纠结过去不放!”

陆清竹说了半晌,好不容易说的文舒郡主止住了眼泪,这才让侍女赶紧扶着她进厢房去休息。

陆清竹整理了衣裙,没有不妥之处,才回了偏厅里。

前厅里的酒席上推杯换盏,远远比女眷更加热闹。

六王爷向来‘不胜酒力’,很快就喝的酩酊大醉,兄弟几个坐在一起互诉衷肠。

太子是最不屑和六王爷说话的,他明明诡计多端,却装傻充愣,扮猪吃老虎,玩得是越来越溜了。

科举一事,若不是封景澜早一步提醒他,把高嘉行的考卷及时换了回来,或许就着了老六的道了。

老六此举,分明是想一点点的削弱他的实力,然后乘胜追击,把他的储君之位也给抢走了。

第114章 夺嫡

六王爷惺惺作态,故作醉酒,太子忍耐下心里的火气,摆了摆手,立刻有人呈上一个锦盒。

“老六,这是为兄送的礼物,你收下。”

六王爷醉醺醺的,眼神迷蒙,口齿不清的说道:“大哥你、你先前不是送了吗……怎么又送?”

太子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不一样,这是特意送给老六你的,恭贺你喜得贵子!”

六王爷怔了怔,恍惚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异色,不动声色的道了谢:“如此就多谢皇兄了!”

太子亲自把锦盒放到六王爷手里,温声道:“打开看看吧。”

六王爷伪装的醉意去的七七八八,正襟危坐,打开了锦盒上的环扣,一份科举上的科举赫然映入眼帘。

贴了封条地方被撕开,露出‘高嘉行’几个字,六王爷神色一变,微微咬着牙,迅速关上了锦盒,扯出一丝笑容对太子说道:“大哥有心了!”

这是什么礼物,分明是常太傅之前替换高嘉行的考卷。

果然!是太子故意为之,设了圈套让常太傅跳了进去!

六王爷心中震撼不已,隐隐透出几分大势已去的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