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82节

想当太子,想当皇帝的心思,也不是没有人幻想过,但觊觎皇位可是大不敬之罪,心里再有多迫不及待,都是万万不能宣之于口的。

六王爷试图谋逆,暗中布局。太子有备而来,故意趁今日将他一网打尽。

“老六啊老六,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太子拍案而起,满面怒火,喝道:“这些年我自问待你不薄,没想到你如此狼子野心,心怀不轨!当真辜负父皇对你的期望!”

“期望?”六王爷冷笑一声,眼眸里迸发出滔天的恨意:“父皇何曾对我有过期望?他的眼里心里只有长子和幼子,几个儿子里,何曾多看过别人一眼?”

一旁的三王爷和七王爷闻言都微微变了脸色,眼神微妙的看了过来。

封景澜眉眼依旧温和,前厅里剑拔弩张,他却始终维持着冷静淡然,丝毫不受六王爷的影响。

听到他番话,封景澜也只是动了动眉峰,不疾不徐的说道:“六哥这话就说错了,父皇对兄弟几个自然是一视同仁的,只不过皇兄是储君,能力越重,责任自然越重。而我,不过是父皇怜惜母妃早逝,多加关照几分罢了。以此不是作为六哥你意图不轨的理由!”

六王爷踉跄着起身,原本装出的醉意早就不知所踪,锋利的目光落在太子和封景澜身上:“一派胡言!我想要的,我都要凭自己的手段得到,今日就要分个高下来!”

六王爷说罢,朝外面挥了挥手,预料中铁骑刀剑的声音没有响起,他心中大骇,彻底慌了神,看到太子岿然不动的神情,一瞬间什么都明了了。

他埋伏在四周的士兵被发现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

太子无动于衷的看着他:“老六,你在看什么?是不是召集了五百死士,预谋着在今日将我取而代之,坐上储君之位啊?”

六王爷心如死灰,颓然的坐回凳子上,手肘碰到了桌上的碗筷被子,落在上清脆作响。

“老六啊老六,你千不该万不该,存着这样的心思!”太子目光冷然的看着六王爷,当着无数的宾客,扬声道:“六王爷意图不轨,先是利用常太傅,企图暗中偷梁换柱更换考生考卷,使我那内侄高嘉行名落孙山。因为他担心养虎为患,将来高嘉行为孤所用必是人才,所以孤注一掷,以此瓦解孤的势力。然后更是想在今日的满月宴上逼孤束手就擒,让出太子之位。之后再让沈贵妃在宫里要挟父皇,立下册封诏书!”

六王爷脸上的血色一点点的褪去,如坠冰窖,下一刻便见庭院中一阵吵闹,一群御林军压着几个人过来。

六王爷定睛一看,果真是自己早就安排在外的几个心腹,他费尽心机早有准备,还没来得及动手,竟然就被压了下来。

太子这人没什么本事,册封太子十几年时间也只是庸碌无为,根本未做出什么政绩来。

将来登基做皇帝,也只能做个守成之君,他那头脑万万想不出这么天衣无缝的法子,否则也不至于现在才出手。

唯一和太子走得近,还文韬武略的之人,只有一个。

六王爷犀利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封景澜:“老九,是你干的对不对?你给太子出谋划策,千方百计设下这个局来对付我?”

封景澜眉宇间有冷漠的冰霜,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道:“事到如今,六哥还要执迷不悟吗?父皇已经知道了,如今贵妃娘娘已经禁足,这六王府内外的守卫都换了御林军,六哥莫要再负隅顽抗,做那些春秋大梦了!”

“呵!”六王爷嗤笑一声,也不再痴心妄想今日能成事了,他只是觉得愤怒,觉得不甘心:“老九啊,你投靠太子当真是心甘情愿的么?论文,你才华横溢,文采过人。论武,你更是谋略出众,在沙场出生入死,立马过汗马功劳的英雄!你就甘心屈居太子之下,拥护他一个草包当皇帝?”

封景澜薄唇轻抿,太子咬牙切齿的瞪着六王爷,余光却扫封景澜,正欲开口,却听他语气淡然的开口:“人各有志,我想要的与六哥不同,皇兄将来必是勤政爱民的中兴之主,而我,无论做文臣还是武将,皆是为了天下万千百姓,自认没有皇兄那番能力,如何能算屈居?”

六王爷已知无力回天,听到封景澜这话,也是嘲讽的勾了勾唇:“老九,你且等着吧,今日我的下场,也会是你的下场!”

太子闻言紧紧蹙起了眉头:“胡说八道什么?来人,带老六进宫!”

有身穿铠甲的御林军过来押解六王爷,却被他大喝一声躲开:“本王自己走!”

六王爷站起身,挺直的脊背往外走,在太子身边时脚步一顿,幽幽说道:“封承奕,你会后悔的。”

太子面色一滞,本想发火,但看六王爷已是强弩之末,就心中畅快,也不计较他的无礼了,挥挥手让人带着六王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