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83节

夫妻俩说起长女的事,各自唏嘘不已,陆通有了几分不耐烦,万氏赶紧转移了话题,说起了下月参加高家二房婚仪的事。

陆清荷近来的气色一直不佳,落下了头疼的毛病,今日又听说了六王爷夺嫡失败一事,更是惊的从椅子上跌倒,云霞拿了药酒给她按摩了脚踝,才没有红肿起来。

陆清荷换了一身衣裳,她如今有热孝在身,穿不得红,一袭月白的春衫空空荡荡的挂在纤细的身躯上,更显消瘦单薄。

她心里虽藏着许多事,可在陆通和万氏面前,还是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端庄秀丽的大家闺秀。

进了如意园的院门,她便听见父亲呵斥母亲的声音,说起六王爷和常太傅相继倒下,陆清荷的心一截一截的凉了下来。

陆长筠的考卷虽然没有问题,可陆清荷明白,六王爷原是动了除掉他的心思,还派人找到她,去偷几本陆长筠的手抄字帖,然后拿给别人去模仿他的笔迹。

后来为什么没成功,陆清荷不知道。但她此刻却担心,她拿走陆长筠字帖的事情会败露。

她还来不及担忧,却听见了陆通最后那一番话,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唇边的一点笑容僵硬挂在嘴边,很快就湮没,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眼眸里氤氲着薄薄的蒙雾,一抹毒辣一闪而过。

陆清荷收回脚步没有进门,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云霞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安慰:“小姐,您别多心,老爷其实……”

剩下的话在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中戛然而止,云霞吓得面无血色,躲在一边。

陆清荷的手指划过锋利的碎片,鲜血顺着手掌一点一滴的落在地上,格外的触目惊心。

她如疯魔一般恍若未闻,所有能扔的能摔的东西,尽数丢在了地上。

门口伺候的侍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瑟瑟发抖的垂着脑袋,生怕陆清荷的怒火发到自己身上。

陆清荷头疼的毛病又犯了,双手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吼道:“为什么连他们也看不起我!为什么要把所有过错算在我身上,我明明才是受伤的那一个……”

手心血流不止,沾染在陆清荷的脸上,淡淡的血腥气弥漫在空气里,让人不自觉的心头一紧。

云霞尤其惧怕这样的陆清荷,然而此事她却不敢退缩一步,因为一旦她躲开,陆清荷就会更加生气。

“小姐,不是的!您是陆家的嫡长女,身份贵重,老爷只是一时气极口不择言,才会说出那些难听的话,在老爷夫人心里,谁都不能越过您去啊!”

陆清荷不停地晃着头,嘶哑着声音说道:“他们嫌弃我是累赘,嫌弃我无法让他们享受荣华富贵……我什么都没了,所以成了一颗弃子,随随便便就把我打发了,不用耽误他们平步青云的脚步!”

若说没了庞卫,没了亲事,她只是是伤心难过,如今连她的父母都可以为了权利抛弃她这个没用的女儿,才真的是让她绝望的。

没有一个人在意她的死活,她从天之骄女跌落神坛,变成人人厌恶的累赘。别人说起一句她,都是满心的嫌恶,认为她不详,是扫把星,把庞家祸害成这样。

所有人的目光移向那个原本一无是处的庶女,把她的自尊,她的骄傲狠狠踩在脚底。

“她才是罪魁祸首,都是因为她……”陆清荷眼中迸发出冰冷狠毒的光,手掌紧紧握拳,流了一地的血:“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云霞惨白着脸:“小、小姐……您要做什么?”

陆清荷松开手掌,盯着手心里还在汩汩冒着鲜血的伤口,缓缓吐出几个字:“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小、小姐……”云霞神色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陆清荷幽幽一笑,眼中有疯狂的光芒。

皇上病重不能上朝的消息很快传遍朝堂,太子监国,除了大事需要上报皇上,都是他一应处理。

待皇上身体好转,已经是春暖花开的三月末。

高梓言出嫁之日,就定在三月二十六。

高家是太子妃娘家,如今太子监国,高家的地位也在水涨船高。

但高梓言只是二房所出,高家二爷英年早逝,论出嫁的排场自然是不能比过长房的兄弟姐妹。

再加上高梓言从前做的那些事,高老夫人心里有气,随意寻了人家就嫁了,也免得她逗留太久,拖累家人。

第117章 绝境

高梓言夫婿是礼部尚书嫡次子周渊,虽是嫡子却是继室所出,论家世出身,高梓言好歹是太子妃嫡亲的侄女,倒算低嫁的了。

不过周渊已在朝中领职,虽然只是个六品的主事,但胜在年轻,有的是机会出人头地。

高梓言出嫁,高家并未大肆铺张,宴请的都是高大人亲朋同僚。

陆清竹是根本不想去的,她和高梓言有旧怨,见面也是给彼此添堵,但毕竟是太子妃娘家办喜事,不看僧面看佛面,封景澜总还是要给这个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