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87节

盛兰洵是唯一一个不在意他身份,愿意带他偷偷溜出宫游玩的人。

第121章 下场

盛兰洵张了张嘴,许多的话压抑在喉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主要是封珏说的话,太过震撼,他心里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良久,盛兰洵才狠狠地咽了咽:“可你永远是长孙殿下。”将来名正言顺要继承皇位的人。

“皇长孙只有我一个,太孙,太子却不是非我不可。”

盛兰洵时常转不过弯来,这会儿却立马明白了封珏的意思,想也不想就说道:“你疯了?那是皇位啊!你能拱手让人吗?”

“我大概真的是疯了。”封珏苦笑一声,微微垂下眼帘,声音透着一丝无奈:“我从来都不想做什么皇帝,谨言慎行的日子,实在是过得太久了。”

盛兰洵无话可说,被封珏开始那番话冲击的回不过神。

封珏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昏暗的烛光下,映着他双眸里跳动的火苗:“我吓着你了吧……是不是在你眼里我格外的恶心无耻?”

“不是,我……”盛兰洵原本坐在椅子上,被封珏这般看着,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恨我,讨厌我都好,毕竟我们之间也没什么相干。只是这些话我想说很久了,就说这一回,往后我再不会来纠缠你!”封珏眼角微红,自嘲的笑了笑,直起身子往后退了退:“很晚了,你早些休息,我走了。”

盛兰洵瞥见他衣袖上的一抹殷红,脱口而出:“等等……”

“你衣服上怎么有血迹?”

封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他伤得不轻,出门时还换衣裳,刚刚手臂撑在桌上用了力,导致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封珏想起太子妃说的那些话,心中一沉,淡淡道:“我没事,你睡觉吧,我走了。”

“殿下……”盛兰洵忍不住喊了一声,但封珏只是顿了顿脚步,头也没回就走了。

盛兰洵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悄然而至,却又无迹可寻。

陆清竹受了惊吓,被封景澜勒令躺在床上休养,一步不能出府。

四月初六是殿试放榜的日子,陆清竹心里惦记了许久,颇有几分坐立难安。

但封景澜不允许她出门,自己亲自守在屋子里,硬是逼得她无法离开。

封景澜坐在窗下翻阅着一本兵书,陆清竹百无聊赖的在软榻上翻来覆去。

一头黑发没有任何发饰,有些凌乱的铺满了床榻,几缕青丝不安分的滑下床,随着她翻身的轻轻摆动。

四月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了,陆清竹穿着薄薄的夏衫,鲜艳的肚兜在胸口若隐若现,春光乍泄。早晨起来时,陆清竹也没梳妆打扮,外面阳光灿烂,衬得她面颊如粉,娇俏无双。

封景澜从书上移开眼,不经意的瞥了她一眼,却被眼前的一幕晃的鼻尖一热。

喉结上下一动,封景澜有些艰难的开了口:“阿竹,你好好躺着,别乱动。”

陆清竹翻了个身,面对着封景澜,手掌撑着头,眼眸微动,媚眼如丝:“王爷,你过来!”

封景澜扬了扬眉:“做什么?”

他虽然问着,可还是依言放下书,走到软榻前。

纤纤玉手伸过来,把他往榻上一带,一时没有防备,封景澜倒在了陆清竹胸口上。

柔软的触感从胸膛处传来,封景澜眸色一沉,陆清竹已经用手挽住了他的脖子:“王爷,我们生个孩子吧。”

封景澜还没到意乱情迷的地步,听着这话,轻哼了一声:“前提呢?”

陆清竹笑眯眯的:“前提是王爷让我去瞧瞧大哥放榜!”

封景澜蹙眉:“我不是说过,已经让人去贡院看了吗,得知结果立马回来告诉你!”

“可是人家想亲自出门呀……”陆清竹可怜兮兮的望着封景澜,可惜后者不为所动,淡淡摇头:“不行!”

然后无动于衷的站起身,还颇为君子的抚平被陆清竹弄皱的衣袍。

陆清竹腹诽了一阵,还没说什么,外面明珠就敲门进来,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小姐,大少爷中了!殿试第三名,探花郎!这会儿圣旨已经在路上了。”

陆清竹激动的从床上跳起来,惊喜不已:“真的吗?太好了,我得去恭喜大哥了!”

说着便招呼明珠过来帮自己更衣梳妆,封景澜掀了掀眼皮,无奈的叹了一声气。

他果然还是比不过陆长筠重要。

陆清竹很快打扮好,出门时看着封景澜目光幽怨的看着自己:“王爷要一起吗?”

封景澜脸色好转,欣然一笑:“行吧!”

陆清竹莞尔,对封景澜勉强的回答无言以对,口是心非的男人,总还是要哄着的。

两人乘了马车,快要到陆家时,封景澜有些严肃的说道:“待会儿跟你大哥说了话,去看看陆清荷,你要狠不下心就让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