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88节

她跌跌撞撞的起身,颤抖着手拿过那把剪刀,低头望着自己白皙纤细的手腕,蓦地一笑。

“该结束了……”

“庞卫,等着我……”陆清荷闭上眼,在手腕用力一划,顿时血流如注,滚烫的鲜血滴在地板上,落在了海棠花上。

残花被鲜血滋润,再一次妖娆耀眼起来,绚烂多彩,比在枝头还要夺目。

眼前是一片艳丽的红,陆清荷站在院子里,庞卫指了指院子里含苞待放的海棠花,她粲然一笑,眼中有此生最亮的光。

陆清竹见过陆清荷后,心里颇不平静,没有在陆家多待,便和陆通告了辞离开。

坐在马车上,封景澜握住了她的手,无声的安慰着。

陆清竹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我没事,你别担心。”

封景澜把陆清竹拥入怀中:“心软了?”

陆清竹脸埋在他胸口,瓮声瓮气的说:“也不是,只是觉得杀人并不能解决一切,我不想让自己因为仇恨,变得面目全非。这样,我不是和陆清荷也没什么区别了?”

封景澜也并不意外陆清竹的决定,甚至是能够猜到她的做法,心里很满意:“我的阿竹,永远是最善良的!”

杀一个人很容易,可要保持初心,让自己不被仇恨蒙蔽双眼,才是最重要的。

陆清竹毕竟还要和陆家往来,陆清荷若是死了,陆家人难免会新生路芥蒂。

虽然封景澜并不觉得陆家这样的娘家,会对陆清竹有什么好处,但那些毕竟是她血脉相连的亲人,不可能无动于衷断绝关系再不往来。

马车才到九王府门口,陆清竹还没进门,忽然就有陆家的小厮追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小姐她……自尽了!”

陆清竹脚步一顿,有些难以置信:“自尽?”

“大小姐割腕自尽,流了一屋子的血,丫鬟进去收拾才看到,但已经来不及了……”

陆清竹心里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静,她实在没有料到,陆清荷会以这样决绝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后来转念一想,陆清竹又想通了,陆清荷是何等骄傲的人,她怎么会放下尊严面子选择去田庄。

自尽,说起来震惊,可到底才是陆清荷肯选择的方式。

封景澜偏头看了陆清竹一眼,问道:“要回去看看吗?”

“不了。”陆清竹摇了摇头,让那小厮回去复命,转身进了王府。

尘归尘,土归土,人死如灯灭,再没什么好计较的了!

第122章 另择贤能

发生这件事,陆清竹吃饭的胃口都不曾有,草草吃了几口,夜里早早的就躺下了。

封景澜沐浴完,见陆清竹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绣着鸳鸯戏水的纱帐发呆,不禁叹了一声气。

吩咐明珠准备了几叠开胃的小菜和清粥送来,亲自端到桌上,过去拉着陆清竹起来,柔声细语道:“饿了吗,起来喝点粥吧,厨房刚熬的。”

陆清竹的珠钗都卸下了,满头青丝松松垮垮的挽在脑后,任由封景澜拉着坐起来,轻轻叹了一声气:“我不饿。”

封景澜动了动唇,瞥见陆清竹有些黯然的眼睛,又把那些话咽了回去,坐在床边,伸手替她整理好凌乱的头发,温声道:“都结束了,她既然自己选择了这个结果,也不用我们再动手了!”

陆清竹深吸了一口气:“只是觉得突然而已。”

“没什么好计较的,人都没了,前尘往事一笔勾销,你该释怀才是。”封景澜笑了笑,盛了半碗粥拿了勺子舀起来凑到陆清竹嘴边:“别再胡思乱想,跟自己过不去了!”

陆清竹愣了愣,无所适从的吞下封景澜喂来的粥,然后连忙接过封景澜手里的碗:“我自己来吧!”

封景澜眸光微动,点了点头。

闻名遐迩的美人,陆家大小姐,十七岁这年因病离世,香消玉殒。

白发人不能送黑发人,陆清荷的身后事,只是简单的办了一下就出殡了。

陆清竹没有回陆家去,只是派明珠上门问候了几句,代替她给陆清荷上了一炷香。

陆清荷是什么原因死亡,陆家的人很清楚,陆通心里虽然惋惜,可到底不敢在陆清竹面前多说什么。

外面的传言最多的也是说,陆清荷思念故去的未婚夫,久病不愈才会去世。

陆清荷的名节好歹是保住了,没有流出什么闲言碎语,这让陆通重重的松了口气。

四月是皇上的千秋寿辰,因为近来两年龙体欠安,皇后想着要大操大办一番,当是冲冲喜。

一众皇亲国戚,是有资格进后宫,得皇上皇后召见的。

大宴开始前,皇上皇后在未央宫和太子一家说话。

云齐刚过了十岁的生辰,到太子府后,身量窜的很快,已经到了封珏的胸口。

兄弟俩虽不是一母所生,可渐渐的有了相似的地方,封珏是皇长孙,自幼学习宫中的礼仪规矩,一举一动都透着天家皇孙应有的尊贵和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