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89节

尤其封景澜和陆清竹还早就知道封珏的心思,眼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盛兰洵觉得很奇怪,他对封珏分明没有那些意思,可面对封景澜他们探究微妙的目光,总有几分心虚。

好在封景澜没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沉默的看着封珏帮盛兰洵敷额头上的包。

等他伤势渐好,封珏才一言不发的放下鸡蛋,转身出门往正殿去。

恰好这时成平公主来找陆清竹,姑嫂俩兴致勃勃的去游御花园。

盛兰洵还在敷药膏,刚刚封珏又说了那些话,他心里还没平静下来,只有封景澜紧随其后,跟着封珏出了偏殿:“珏儿你等等。”

封珏转过头来:“皇叔?”

天子寿宴,自是极为隆重,宴席在挽月殿举行,皇后只在未央宫接见命妇女眷。

来来往往的宫人捧着各色的礼物,跟随着宾客鱼贯而入,封景澜和封珏并肩而走,刻意压低了声音:“方才的事,许多人看见了,迟早会传到你母妃耳朵里,你这样做,她定然不会高兴的。”

封珏面沉如水,半晌才苦笑了一声:“我上回已经跟我母妃说了实话,她不死心,给我下了催情的药,安排了一个宫女来伺候我。”

封景澜微微挑眉:“有这事?”

封珏无奈道:“我母妃也是走投无路了吧,可能是我的态度太过强硬,才让她迫不及待想要我娶顾家小姐进门。”

封景澜自然是知道今日要宣布赐婚的赐婚,还有册封太孙的旨意,也会一同公之于众,双喜临门。

但封珏这个主角却……

“你想好了吗珏儿,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封景澜难得会在封珏面前摆出长辈的架子,即便是这样的关头,他也只是温和的替他分析利弊:“一是按照你母妃安排的那样,成婚生子,继承储君之位,将来登基为帝,君临天下。二是放弃你应有的一切,说明你不想当太孙的原因,然后坦然接受旁人的指责、诘问,甚至是嘲讽,从天之骄子,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封珏岁数不大,可自幼长在宫里的人,早就学会了许多识人辨事的能力,心智也比同龄的人稳重成熟。

正是因为如此不同的身份,他所考虑的也要复杂许多,封景澜明白封珏心中所想,劝说的话说过一次,他便不愿再说第二次,他相信封珏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皇叔,你知道的,我志不在此!不管是如画,还是顾家小姐,亦或是别的女子,都该都更好的将来,而不是为了嫁给我,跳入火坑,毁了自己的一生。”

封景澜往后看了一眼,低声问:“为了他?”

封珏顺着封景澜的目光看过去,眸中光芒闪动,然后收回视线,面无表情的说:“是,也不全是。”

封珏话已至此,封景澜哑口无言,不再多问了,无声吐出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皇叔明白了,你做决定吧,我都支持你!”

夏季渐至,天边渐暗,沉闷而燥热,树梢微微摆动,山雨欲来风满楼。

未央宫前,有小太监利索的提前铺好防滑的地毯,屋子里人多,有些闷热。

封景澜和封珏一前一后进去,殿中所有人的目光便一致看过来。

封景澜一身锦衣华服,气质卓然,翩若惊鸿,一副极佳的皮囊自然而然的就吸引了旁人的视线。看表面虽是温和淡然,但只有少数人知道,他惊为天人的容貌之下,隐藏了一颗令人胆寒的心。

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扳倒六王爷的人,没有人敢随意招惹,哪怕他至始至终都是翩翩公子的模样。

如此相比,皇长孙似乎更加受欢迎了,他也是出类拔萃的少年俊杰,相貌堂堂,仪表非凡,殿中许多来觐见的女眷见到他都是眼前一亮。

从前提及封景澜,许多闺阁女子还能含羞带怯的望上几眼,自从他成亲过后,便打消那些念头。

九王爷九王妃出双入对,恩爱有加,从封景澜当初死皮赖脸追求佳人芳心的时候,朝中一些官员们便明白,想要把自家女儿送进九王府做个侧妃的算盘就落空了。

封景澜这个人,性格怪异,行事出乎意料,实属朝中十余年来的一大传奇。

明知九王爷不是好惹的,一些精明的官员们,就改变了风向,转往皇长孙身上。

皇上年迈多病,虽道天子万岁,可大家心知肚明,当今天子已经是风烛残年,熬不过多久了。

将来太子登基,皇长孙身为嫡长子,自然就是下一任的皇帝,王爷侧妃和储君侧妃则完全不同。

封珏将来登基,他的正妻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侧妃自然也是位列九嫔四妃的后宫妃嫔,损失有朝一日再诞下子嗣,地位更是水涨船高,皇后之下的贵妃之位更是唾手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