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91节

盛兰舟去边关已经小半年了,统共就往家里写了两封家书,终于得到了长子的消息,也不外乎顺安王妃如此激动了。

盛兰舟的家书,也并不复杂,寥寥几句话,简单说了自己的近况,问候了顺安王妃和盛兰洵,便没有再提其他。

顺安王妃失望透顶的拿着薄薄的两张信纸正反翻了几遍,不满的说道:“几个月不写信了,怎么才说这么几句?”

盛兰洵接过信迅速扫了一遍,笑着安慰母亲:“您知道大哥向来言简意赅,又不能指望他写厚厚的一封家书,只要他平安无事便好了!”

顺安王妃叹了一声气:“我明白,常言道‘儿行千里母担忧’,有哪个做娘的,不心疼自己的儿子。更何况,你大哥是去了千里之外的边关苦寒之地,刀剑无眼,战场无情,我真担心他……”

“哎呀,母亲,您多虑了!”盛兰洵打断了顺安王妃,见她已经要流眼泪了,忙不迭的找来帕子:“我大哥做事向来稳妥,母亲您有什么好担心的,大哥不是说了吗,边关大局已定,少则半载,多则一年便要回家了!”

顺安王妃嗔怪的看了盛兰洵一眼:“用不着你安慰我!你要是有你大哥一半稳重,我还至于操心成这样吗?”

盛兰洵突然见战火转移到自己身上,吓的直往后躲,悻悻道:“母亲……怎、怎么又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来了?”

顺安王妃道:“近来我听闻了一些传言,是有关于长孙殿下的。”

盛兰洵脸色一变:“什、什么传言?”

“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皇上此番重病是因为长孙殿下的缘故。前些日子我曾听太子妃说过,皇上有意要册封太孙,但如今过去这么久了,却没有任何动静,是因为长孙殿下惹怒了皇上。”顺安王妃自顾自的说着,没有注意到盛兰洵身侧紧握的拳头:“坊间有流言,说是长孙殿下不喜女子,有龙阳之好……”

盛兰洵咬了咬牙,目光深沉:“母亲说什么呢,那些闲言碎语您竟也相信吗?”

“你怎么了这是?动这么大气?”顺安王妃蹙眉,不明白盛兰洵这突如其来的怒气是为何。

但转念一想,便又明白了,盛兰洵和封珏私交甚笃,为他抱不平也是理所应当的。

“兰洵,不管外界传言如何,你与长孙殿下始终不同,咱们顺安王府有如今的地位,都是你父亲一点一点军功拼出来的。然而顺安王府再得势,也只是异姓王,与真正的天家皇室还是有所不同,兰洵你切莫任性妄为,增添祸事!”

盛兰洵点点头,声音透着几分嘲弄:“我明白,母亲。时辰不早了,您早些安寝,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

顺安王妃一惊:“出去?这么晚了你还去哪儿?”

盛兰洵充耳不闻,拔腿就往跑,马厩里骑了一匹马便往太子府去。

下人送信进门,封珏尚在听太子妃的训诫,听见盛兰洵几个字,太子妃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凌厉,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幽幽说道:“这么晚了,他还来干什么?”

封珏不为所动,淡淡道:“儿臣不知。母妃让他回去吧,我不想见他!”

太子妃嗤笑一声,声音冷漠:“你不想见,我想见!来人,请盛小公子进来!”

封珏霍然色变,难以置信的看着太子妃:“母妃……”

太子妃斜睨了他一眼,冷然道:“珏儿,你不必阻拦我,倘若你要再三护着他,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第125章 秘辛

盛兰洵一进来,就感觉到气氛不太对。

太子妃端坐上首,封珏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盛兰洵看了他一眼,压下心里微妙的感觉,恭敬的朝太子妃行礼:“兰洵给娘娘请安,娘娘这么晚还没休息吗?”

太子妃眼底有红血丝,在看到盛兰洵的那一刻,抓着椅子的手不自觉的用了力:“这么晚了你不也是没有休息,漏夜来找珏儿有何事?”

“我……”太子妃突然生硬的语气,让盛兰洵愣了愣,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太子妃深呼吸一下,冷冷瞥了封珏一眼,缓缓道:“你不好说也没关系,我来说。”

盛兰洵猛地抬头,神色一变,太子妃露出嘲讽的笑,凉凉道:“兰洵,我是一直看着你长大的,你和珏儿私交甚笃,我本不该管你们年轻人的事。但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几句了。”

“母亲……”封珏能够猜到母亲将要说什么话,偏偏阻止不成,直接让太子妃抬手打断了:“兰洵,珏儿视你为知己,你们平日同进同出,我也没有任何意见。原本在皇上寿宴之上,就会宣布册封太孙的旨意,但是珏儿当着他皇祖父皇祖母的面,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盛兰洵心中一震,难以置信的偏头看向封珏:“殿下……”

封珏移开视线,垂下眼睑,太子妃冷声道:“珏儿是天之骄子,原本该是顺利继承大统,登基为帝,却为了你放弃了他所拥有的一切。你知不知道,我和太子为珏儿操心了多少,他为谁不好,非要一个男人,断送自己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