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92节

那个孩子的到来,注定天理难容,即便皇上对外公布福荣并非亲生,她也不可能与六王爷有什么结果。

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哪里知道自己的一时冲动,会有怎样的后果。

若不是皇上皇后强行把消息压下去,福荣和六王爷的事,迟早会在朝中掀起轩然大波,给皇室添上一笔污点。

第126章 身孕

陆清竹忍不住叹气,福荣其实也命苦,与六哥生出那段孽缘。原本金枝玉叶的公主,如今谨小慎微的生活在一方宫殿之中,不见天日。

当年的冲动,终是有了这样的结果,实在令人唏嘘。

又是三日后,皇上终于坚持不住。当今天子,登基三十余载,于黄昏之时,在承德殿驾崩。

天子驾崩,万民同悲!

次日,大行皇帝遗诏宣,太子封承奕顺应天命,继承大统,登皇帝位。太子妃高氏入主中宫,母仪天下。

大行皇帝身后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民间禁嫁娶取乐,文武百官尽数入宫哭灵,哭够二十七日,方送大行皇帝入殓出殡。

文武百官们聚于承德殿外听从遗诏,一面披麻戴孝的哭的撕心裂肺,一面在心里猜测,为何遗诏中提到没有册封太子一事。

大行皇帝向来疼爱孙儿,必然不会让长孙殿下在此时受委屈,但为什么没有说这事。

封珏一身孝衣,跪在灵堂之下,一夜不曾挪动过一步。遗诏内容他一字一句的听进耳朵,确定自己的名字并未出现在上面,才蓦地苦笑一声。

皇祖父终是没有强求于他……

即便恨铁不成钢,对他诸多失望,皇上也不曾真的逼迫他。

他却一而再再而三,非要坚持,气得皇上吐血昏迷。

“皇祖父,孙儿不孝……”封珏目光沉重,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弯腰的一瞬间,有热泪从脸颊滑落。

陆清竹与一众妃嫔,王妃,命妇跪于偏殿哭灵。

陆清竹面色有些憔悴,一整晚没合过眼。

先帝驾崩之时,她和封景澜就守在承德殿,整个皇宫一晚上不曾平静。

丧钟悲鸣,哭声震天,陆清竹跪了好几个时辰,腿脚都已经麻木了,但此刻她却是担心封景澜。

从皇上驾崩后,封景澜就一直四处奔波,处理丧仪,早上她远远的瞧过他一眼。

朗月清风般的人似乎一夕之间就疲惫的许多,双眼布满了血丝,衣袍皱巴巴的贴在身上,再无往日出尘绝世翩若惊鸿的模样。

陆清竹知道先帝逝世给他带来的打击有多大,从今往后……他也没有父亲了。

开始她也因为先帝去世,因为心疼封景澜大哭了一场,可再难过,情绪总有消散的时候。

哭了一场下来,就是无比的疲倦,但想到封景澜心里的痛楚,陆清竹又生生忍了下来,他们是夫妻,本该同享一切酸甜苦辣。

陆清竹记挂着封景澜,倒也忽略了膝盖的酸痛,下午好不容易寻着机会,陆清竹在偏殿休息了片刻,吩咐明珠拿了几样点心,偷偷给封景澜送过去。

然而没一会儿明珠就提着食盒回来了:“小姐,王爷这会儿正忙着,他说这点心留给您吃!”

陆清竹无奈叹了一声气,微微颔首:“先放这儿吧,我也不想吃。”

天气一热胃口欠佳,这两日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哪里有心情吃点心。

明珠皱着眉,低声劝道:“小姐,您吃一些吧,您一整天就喝了半碗粥,身体哪里受得了。”

陆清竹摇摇头,心不在焉的说道:“不了。”

“小姐……”明珠看到陆清竹垂头丧气心里很不是滋味,打开食盒把点心拿出来放桌上,柔声道:“小姐,就吃两口吧,您要是饿坏了,王爷会担心的。”

陆清竹看着桌上两盘精致的点心,有些出神。

明珠说的对,封景澜正忙着皇上的丧仪,连休息都顾不上,她不能再让他分心来担忧自己了。

“我吃就是了。”陆清竹笑了笑,眼中却有热泪凝聚,低头拿了一块红枣糕塞进嘴里,才咬了一口,就感觉甜腻的气息在舌尖蔓延,胃里顿时一阵翻腾。

陆清竹脸色一变,把红枣糕放回盘子里,险些没有吐出来。

察觉到陆清竹的异常,明珠惊了惊,忙问:“小姐,您怎么了?”

陆清竹按住胃部,闭着眼摇摇头,明珠端了一杯茶给她喝了几口,半晌才缓了过来,哑声道:“可能是跪太久受凉了,不碍事,我歇会儿就好。”

“那要不奴婢去请太医来看看?”

“不用,不是什么大毛病,用不着请太医,眼下情况特殊,我这样娇生惯养的,只怕让人笑话。”喝了几口茶,倒是把那点恶心的感觉压下去了。

外面都是妃嫔和命妇,她不便休息太久,整理了一下仪容,便出去继续跪着哭灵。

一连五日,每日需要跪够八个时辰,陆清竹便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