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93节

京城贵妇女眷们,不少有羡慕陆清竹的,出身不高,却嫁了一个千尊万贵的如意郎君,最重要的是九王爷待她一如既往地好,从不把别的女人放在眼里。

也不知九王妃是修了几辈子福分,才能嫁给封景澜这般优秀的男子。

陆清竹在王府养胎,自然是对外界的传言一无所知的。

她身体底子不错,在宫里熬了几日瘦下的腰肢,日益见长的又丰盈起来。

高月言来看她时,见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都忍不住笑:“果然是要当母亲的人了,怎么看都是美人!”

“胡说什么呢!”陆清竹嗔了高月言一眼,亲热的拉着她坐下:“你怎么来了?”

她在府中养了好几日了,除了成平公主来过两回,便没见过任何人。她知道是封景澜对外说她要安心静养,不宜见客,才没人敢上门来。

大行皇帝的身后事,还未处理完,封景澜多把手里的事交给别人,日日都回来看看她。

高月言打着扇子,掩嘴偷笑:“早前听闻你怀孕我就想来了,但王爷拦住不让别人探望,才拖到今日。你怎么样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陆清竹摇头:“我没事,只是天热有些疲倦嗜睡,一个人待在府里,无人说话就想睡觉。”

“往后我常来看你。”

如今国丧在前,万事都得注意,再有两日,就是大行皇帝梓宫入葬陵寝的日子,没有太多限制,出行就方便许多。

第127章 尾声

难得见到高月言,陆清竹拉着她说了许多悄悄话,说着说着便扯到了盛兰舟身上。

“皇上驾崩的消息传到关外,兰舟哥哥知道了,便写了信回来,说是脱不开身,无法回京。”高月言愁眉苦脸,难掩失落,她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他了!

陆清竹知道高月言一直放心不下在边关的盛兰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世子信里有说什么时候回京么?”

高月言叹了叹气,撑着下巴,缓缓道:“他说照目前边关形势来看,原本三个月内能回京的,可眼下先帝驾崩,他担心邻国趁机进犯,特此禀明了皇上,再多留几月,等班师回朝,至少也要入秋去了。”

盛兰舟子承父业,日复一日的守护疆土百姓,必然是他父亲那般的国之栋梁。

除了当初那些个人的情绪不谈,陆清竹心里是十分敬佩盛兰舟的。放眼京城上下,同龄的贵胄世家中,没有一人有如此的胆量和能力。

边关苦寒,盛兰舟自幼长在京城,锦衣玉食的世子爷,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值得所有人尊敬和钦佩。

两日后,大行皇帝梓宫送至皇陵,还要再停留七日才安葬。

国丧除服,新帝于五月二十八日举行登基大典。

先帝丧仪她没参与,是因为怕冲撞孩子,眼下新帝登基,她身为王妃,理应是要到场的。

好在她身体底子不错,怀孕两月,除了胃口差些,还没别的异常。

封景澜担心厚重的吉服会压着她,也不同意她进宫去,但陆清竹想,如此重大的场合,她若是缺席了,难免会让人说闲话。

“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典礼结束了,便换下来,不会累着!”

封景澜目光幽幽闪动,黑沉沉的如同古潭一般,陆清竹不知道他怎么一下子就变了情绪,关心的问:“怎么了?”

封景澜回过神,浅浅一笑,伸手把陆清竹揽入怀中,温声道:“阿竹,等过一两年,你生完孩子,我们就去封地好不好?”

“封地?”陆清竹一愣,她原以为封景澜会留在京城辅佐新皇,为什么要去封地呢?

似是感觉到了陆清竹的迟疑,封景澜皱了皱眉:“你不愿意吗?”

“当然愿意。”陆清竹想也不想就回答了:“我只是没想到,你会主动提出来,你跟皇上说过了吗,他同意吗?”

封景澜轻轻蹭着陆清竹还没梳好的发髻,摇头道:“还没说,等明年吧!”

太医给陆清竹预计的产期在正月底,这才刚入夏,时间还长着,哪怕前往封地,也要孩子一岁左右才能离开。

“我不是说过要带你四处游玩吗,在京城各种规矩束缚着,难免不方便,等将来去了封地,便自由许多。”

封景澜这么一说,陆清竹犹豫不决的心立刻就被拨动了。

她的确是不喜欢宫里的那些规矩,但为了封景澜的颜面,不给他丢脸,她尽量处处做的端正无错,以免落下话柄。

封景澜见陆清竹态度松动了,立刻又道:“你喜欢哪里?苏杭,西蜀,洛阳?”

陆清竹认真想了想:“西蜀吧,听说蜀地山川秀丽,民风淳朴,我想去看看。”

封景澜目光如水,温柔一笑:“好,那我们就去西蜀。”

新帝登基大典在辰时三刻正式举行,祭天地宗庙,夜里还有皇室宗亲的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