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95节

“等明年春天我们就去封地吧,我迫不及待的想去游山玩水了。”

“好!”封景澜失笑,伸手将陆清竹护在怀里,慢悠悠往宫外走。

天边红霞灼灼,昏黄的夕阳,把两人相携的身影,一点点地拉长。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感言:首先谢谢大家这么久的陪伴,我太懒了,一本书写到现在才完结,着实对不起一直追文的读者们。

这是我第一本书,前期陈列了很多大纲设定,以为可以塑造一个完美的故事,但在写的过程中,却有些不尽人意。

文笔有限,很多地方还是有显而易见的错误和bug,我自己觉得是不太满意的,所以很惊喜小可爱们长久以来的支持。

目前正文完结,番外也不知道你们想不想看,要看的话,我另外开个坑,写几章免费的番外。

总的来说,就是谢谢你们的支持和厚爱,将来也请继续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隔壁古言《公主是个病美人》已肥,喜欢的可以收藏看看,下本写古言,爱你们~

第129章 番外(一)

盛兰舟出宫时,华灯初上,夜色渐浓,天空尚飘着雪花。

出了东华门,正要骑马回家,却见宫门外停着一辆青蓬马车,车顶挂着两盏灯笼,龙飞凤舞的描着一个‘高’字。

盛兰舟动作一顿,眸色晦暗不明,车帘被人从里掀开,露出一张皎皎如玉的俏脸。

“兰舟哥哥!”

盛兰舟只得放下缰绳,走了过去:“月言,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高月言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可脸上却是止也止不住的笑意:“我本来去你家找你的,可王妃娘娘说你进宫了,我便来这里等你。”

盛兰舟紧绷的神情一松,声音有些低沉:“怎么在这儿等呢,这么冷的天,当心生病了!”

“我不冷!兰舟哥哥你上车来吧,别骑马了!”

高月言一脸的期待,盛兰舟看着她,抿了抿唇,轻轻点了点头。

盛兰舟一上马车,高月言就把自己的汤婆子塞到他手上:“快暖暖手。”

盛兰舟迟疑了一下:“谢谢。”

高月言明媚的笑容淡了几分,声音透着些许失落:“你用不着和我这样客气的,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了。”

再有一个月,他们就该成亲了,而盛兰舟还是这么客气疏离……

高月言低下头,掩住眸中的伤痛。

马车在雪地上缓缓前行,车厢里静默无声,高月言许久才开口:“兰舟哥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子?”

盛兰舟平静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破裂,但也只是一瞬间,便很好的收敛了。

他笑了笑,温声道:“没有,你胡思乱想什么?今生今世,我的妻子都只有你一人!”

他亏欠高月言太多了,唯一能弥补的办法,便是如她所愿,一生一世照顾她保护她,至于感情……

他不知道自己还没有力气,再去爱一人。

时至今日,他才发现,有些曾经坚定不移的信念,无形之间发生了改变。

边关苦寒,风沙漫天,一开始为了追回父亲的遗体,告慰万千将士亡灵,他义无反顾的上了战场。

等边关战事告捷,局势稳定下来,漫漫长夜里,他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一人来,那是他在冰冷的刀枪剑戟中,唯一的温暖。

今日在宫道上,重遇陆清竹时,盛兰舟才发现自己与她的距离有多遥远。

她依旧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可再见时,却恍若隔世。

她怀着身孕,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欢喜与幸福,可以看得出九王爷对她很好。

他们相携离开时的背影,蓦地刺红了他的眼睛。

有些人,明知不该想,不该惦记,可始终无法忘记,就仿佛心口的朱砂痣。

爱不得,忘不掉……

送高月言回了高家,盛兰舟才回府,顺安王妃等在前厅,看到儿子回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兰舟,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盛兰舟脱下沾了雪的外袍,接过顺安王妃递过来的热茶:“我送月言回去耽搁了些时间,母亲您怎么还没歇下?”

顺安王妃愁绪满面,苦笑道:“原本睡着了,做噩梦又醒了。”

盛兰舟喝茶的动作一顿,看着顺安王妃日渐消瘦,有几分心疼:“母亲是想兰洵了吧?”

顺安王妃忽然就掉下眼泪来,忍不住责骂道:“这臭小子一走就是三个月,除了写了一封信,就没跟家里联系过,他一天到晚脑子里都装些什么东西,怎么就这么叫人操心呢!”

盛兰洵自从中秋离开出走后,统共写了一封信回来,还是给到了封景澜手上。

洋洋洒洒的一封信就问候了顺安王妃和盛兰舟,然后便是啰里啰嗦的说自己一路南下,游山玩水,请他们不要担心。

可顺安王妃如何不担心,盛兰洵再混账,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