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96节

心里刚骂了盛兰洵几句,就有宫人匆匆送来一封信。

信封上没有落款,封景澜狐疑的打开,看到熟悉的字迹顿时了然。

陆清竹瞥了一眼,问:“谁写的信?”

封景澜忍不住看了看封珏,幽幽道:“盛兰洵。”

封珏的脸色果然一变,深邃的眼眸里生出淡淡的光芒,封景澜莞尔,一目十行看完就给了封珏:“你看看吧!”

“多谢皇叔。”封珏神色不太自然,却还是接过信,认真看了起来。

这是盛兰洵写的第二封信,很大篇幅的诉说着自己近来的所见所闻。

南下经过苏州杭州镇江,如今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再有几日就该到了。

“这小子,看着要过年了,就跑回来了!他怕是还不知道他兄长要成亲了吧!”封景澜嗤笑一声,想了想道:“他这信写了一段时间了,算算时间应该要到京城了吧?”

封珏抿唇不言,手里捏着那两张薄薄的信纸,眸中暗光浮动。

第130章 番外(二)

天香楼是京城最大最热闹的酒楼,除了闻名遐迩的美酒佳肴,还有精致奢华的房间供客人住宿。

一人风尘仆仆的而来,轻车熟路的进门,手指敲在柜台上:“掌柜的,赶紧给我个房间,我要沐浴更衣!”

掌柜的从算盘上抬起头,看到来人‘哟’了一声,殷勤道:“盛小公子,您回来啦?”

盛兰洵和掌柜的颇为熟稔,懒得寒暄了,匆匆催促道:“赶紧的赶紧的,我一身脏死了……”

“是是是。”掌柜的连忙给了盛兰洵钥匙,让小二领着贵客上楼,忙又招手让人来,小声道:“赶紧去顺安王府告诉世子,小公子回京了!”

盛兰洵离家出走的事,可是传得人尽皆知,和大皇子那些风言风语,也如流水般,悄无声息的传遍了大街小巷。

不过掌柜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对皇亲贵胄里那些私密之事,也大概了解一些,对于盛兰洵和封珏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却又绝口不提。

掌柜正为自己的精明沾沾自喜的时候,一个身穿华服,气质卓然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掌柜胡须一颤,有些震惊的看着那人:“大、大皇子?”

“盛兰洵呢?”封珏声音冷冽,目光不善,掌柜的被吓一跳,颤巍巍的指着楼梯:“三、三楼……天字一号房……”

封珏不作停留,抬脚上了楼,掌柜的看着那道修长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盛兰洵路上听说了他大哥要成亲的消息,一路赶着回京,生怕错过了他们大婚的吉日。

匆匆沐浴更衣,擦了擦半湿的头发,盛兰洵就打算回家去了。

然而,他才开了门,就见一人在走廊上背对着自己,望着临街的窗户,负手而立。

完了!

盛兰洵脚步一顿,倒吸一口冷气,心里忍不住哀嚎。

悄悄的往后退了退,盛兰洵打算关上门,却不想那人似有所感,忽然转过身来。

盛兰洵顿时觉得风霜雨雪侵袭而来,浑身僵硬的动弹不得,半晌才挤出一个笑容来:“殿下,真巧啊!”

封珏看着他,眼神有些瘆人,凉凉道:“不巧,我特意来找你的!”

盛兰洵呼吸一窒,都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封珏抬脚走过来,盛兰洵身子一闪,空出路来,一脸谄媚:“殿下您请!”

封珏斜睨了他一眼,走了两步,盛兰洵关上门一转身,就对上封珏情绪汹涌起伏的双眸。

“为什么要躲着我?”

盛兰洵愣了一下,故作镇定:“没、没有啊……”

房间里光线不好,但封珏的眼睛却格外的明亮,低沉的声音透着几分压抑的怒火:“你就这么不愿意看见我?”

“殿下,我……”盛兰洵本想解释,可一对上封珏略显锐利的双眼,所有的话就堵在了胸口,沉闷又难过:“殿下,我不想连累你!”

他也并非没有听过那些流言,只是事关自己,不好辩驳罢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解释的,封珏的心意……他也知道了,只是一时觉得无法接受,不知该如何面对他,才选择逃避。

如若一开始,他就坚决果断,封珏也不至于和皇后闹得母子离心,甚至连最重要的前程,都毁的一败涂地。

“对不起……殿下。”盛兰洵鼻头有些发酸,他是打心底里和不想和封珏走到这个地步的,可是终究无能为力,无计可施。

封珏目光晦涩不明,许久才沙哑着声音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对不起兰洵,是我的痴心妄想,造成了今日之局面,我从未怪过你,反倒是我自己一意孤行,如此不堪!”

“殿下……”盛兰洵迟疑着,话还没说完,封珏忽然伸出手抱住他,一股淡淡的龙涎香味道扑鼻而来。

盛兰洵浑身一僵,心中涌起滔天巨浪,封珏淡淡一笑,低声道:“回来了就别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