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97节

封景澜在一旁看着,目光温柔如水。

九王爷喜获千金的事很快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皇上亲赐郡主封号敏贤,又赏赐了不少好东西,洗三之日,皇后更是亲临九王府,以示看中。

陆清竹和封景澜绞尽脑汁,没给小郡主娶出大名来,皇室之人一般到了周岁了才有大名,封景澜翻了书,给女儿取了一个乳名,兰若。

“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

希望她生于明媚,长于光明,如春如夏,温暖如初。

盛兰舟和高月言这对新婚夫妇也在万众瞩目中,来了兰若的洗三礼。

陆清竹养了几日,恢复了一些体力,绑着抹额坐在床上。

高月言如今也是王妃了,往来宾客知道她和陆清竹私交甚好,也不打扰,坐了一阵便出去了。

屋子里只有陆清竹带着孩子,周围清净下来,高月言便忍不住抱了孩子逗了逗。

然而敏贤小郡主堪堪出生三日,睁着眼到处瞟了瞟,便又很快睡着了。

陆清竹让乳母把孩子抱下去,高月言依依不舍的说:“想到一个这么可爱孩子从你肚子里出来,还真是不可思议。”

陆清竹笑:“这么喜欢孩子,那你便也赶紧生一个!”

高月言脸上飞快掠过两抹红晕,不自在的移开视线,陆清竹瞧她这样,忍俊不禁,小声问:“王爷对你可好?”

盛兰舟如今是顺安王,陆清竹便改口称他王爷了。

高月言头都快垂到胸口,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挺好的……”

陆清竹无端松了一口气,脸上有释然欣慰的笑:“那就好!”

人总不能因为一时沉沦,将自己陷入绝境,天光撕裂夜幕,透露一丝温暖。

盛兰舟不便进屋来看陆清竹,等她再一次见他,是在小郡主的满月酒上。

盛兰舟一如既往地温文尔雅,见了陆清竹没有丝毫异常,只是客气的朝她拱手:“娘娘。”

陆清竹回了一礼,微微一笑:“王爷客气。”

那边陆清竹娘家的亲戚到了,她去接待客人,盛兰舟识趣的让开,让她先行。

周遭的客人忙着相互寒暄说笑,盛兰舟抬起头,往那抹纤细的身影看过去,复杂的情绪从眸中一闪而过。

陆清竹孕期瘦了些,出了月子倒还养回来几分,比从前还圆润些,眼角眉梢都带着盈盈的笑意,那是沉浸在平和宁静幸福中,才有的样子。

皎皎如玉,灼灼生辉。

盛兰舟近乎贪婪的多看她几眼,将那丝汹涌澎湃的情绪压回去。

他从未如此清晰热烈的爱过一个人,即使那人与他再无任何牵连。

年少的动心,总来得猝不及防,哪怕历经磨难,身份各异,也不曾淡忘一分。

但他谨记自己与她的身份,恪守礼节,循规蹈矩,不敢将自己的心意外露半分。

时间一久,那曾无法宣之于口的感情,已经融入五脏六腑,甩不了,忘不掉,深入骨髓,直至死亡。

盛兰洵才从一众纨绔子弟的吹嘘中脱身出来,碰巧看见他哥站在角落里出神,看着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盛兰洵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从拐角处消失,心中震惊难以言喻。

盛兰洵咽了咽口水,直接挡在了盛兰舟面前:“大哥,你在看什么呢?”

盛兰舟眸光闪了闪,瞬间便恢复了淡漠冷静的模样,看着盛兰洵微微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盛兰洵一阵无语,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压低了声音问:“大哥,你还忘不了陆二小姐吗?”

盛兰舟脸色一变,随即瞪着他,沉声说:“胡说什么,她现在是九王妃了。”

盛兰洵叹了声气,拍拍兄长的肩膀:“大哥,你也知道她是九王妃了,如今你娶了大嫂,不能再乱来了!”

盛兰舟眸如深潭,并无波澜起伏,他说:“我何曾乱来过?”

盛兰洵哑然,是啊!他大哥是多克制的人,从不曾对任何人吐露过自己的心事,若不是他当初无意间猜到,也不会知道盛兰舟竟藏着这样的心思。

所爱之人隔山隔海,哪怕他如此深爱那个人,也只是默默守护,从未做出任何反感,对她不利的事。

他用自己的方式,坚定不移的爱着那个人。

即便如此,他也是正人君子,哪怕不能对妻子真心相对,他却始终温柔的呵护高月言,给予她应得的一切。

盛兰洵觉得自己多操心了,盛兰舟抬脚往前走,丢下一句:“与其担心我,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啊?”听着兄长这话,盛兰洵正迷茫着,忽见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从人群而来。

盛兰洵看着来人,倒吸一口冷气,想也不想拔腿就跑。

第132章 番外(四)

然而,才走几步,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盛兰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