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98节

来日去了蜀地,山高皇帝远,他的手也伸不过去了。

封景澜把兰若郡主抱在怀里,轻轻一笑:“没什么。皇兄赏的,拿着便是了!”

陆清竹点头,去日已定,正打算找个时间,回趟陆家和陆长筠说一声,没想到他提前找上门来了。

支支吾吾的看着陆清竹,欲言又止,陆清竹疑惑道:“大哥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那个……”陆长筠脸上泛起淡淡的红,二十来岁的少年,看起来有几分羞涩。

陆清竹心神一动,笑着凑过去:“大哥,可是要给我娶嫂子了?”

陆长筠没想到陆清竹一语道破,脸更红了,硬着头皮点点头:“是,正在商量提亲的事宜了。”

“那真是太好了!”陆清竹眉头舒展,由衷的感到高兴,陆长筠明年就弱冠,是该成亲了:“是哪家小姐啊?”

陆长筠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是顾家……”

陆清竹挑眉,倒没有多少意外,欢欢喜喜的笑起来:“大哥和顾小姐,真是郎才女貌呢。”

顾惜茗是个英姿飒爽,敢爱敢恨的姑娘,虽出身名门,却无普通世家小姐的矜贵柔弱,像是灼灼耀眼的夜明珠,陆长筠倾心也是情理之中。

先前陆清竹总担心陆长筠不松口,毕竟顾惜茗虽然直言不讳的表达过自己的心意,但她大哥脸皮薄,读书人含蓄内敛,总猜不准他心里想什么。

好在陆长筠想通了,没有辜负这得来不易的姻缘。

只是陆长筠这边商量婚事,陆清竹就没法走了,去封地的计划暂且搁置。

没几日,陆长筠的婚期订了下来,在五月初,还有几个月时间。

封地和陆长筠的婚事,自然是大哥更重要。

陆清竹想着等陆长筠大婚过后再离京,这几个月里,便东奔西走的帮大哥张罗婚事。

两人是同胞兄妹,自幼关系亲密,陆清竹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陆长筠在大婚前,又升了礼部郎中,也算少年得志。

陆长筠的大婚自然受尽瞩目,热闹非凡。

陆清竹在一旁看着,既欢喜又欣慰,大概是心情太过激动,一回王府便觉得身心俱疲。

封景澜见她有气无力,没有什么精神,皱了皱眉,抬手去摸她的额头:“怎么了,阿竹,可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休息会儿就好了。”

半岁多的兰若已经会独自坐了,一个人在床上乖巧的玩着布老虎,陆清竹逗了她一会儿,累得直打呵欠。

陆清竹让乳母把郡主抱下去,准备躺下睡会儿,封景澜却不放心她,唤人去请太医来。

陆清竹无奈一笑:“我没事,你请什么太医呢?”

封景澜凑过去,亲亲她的额头,温声说:“当把个平安脉吧!”

陆清竹莞尔,无可奈何的应了。

太医姗姗来迟,陆清竹在榻上都险些睡着了,伸出白皙的手腕去。

太医凝神把脉,仿佛入定了似的,陆清竹原本瞌睡连天的,乍一见太医严肃的模样,赶紧端坐着集中精神。

封景澜眉头紧锁,同样也是心中忐忑,问太医:“王妃怎么了?是有什么病症吗?”

太医一把年纪了,反应要慢些,封景澜问完话一阵,这才起身,恭敬的朝封景澜和陆清竹拱手,脸上有了笑容:“娘娘并非有什么病症,是有喜了,已一月余。”

陆清竹和封景澜皆是一愣:“有喜了?”

封景澜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去封地的时间又要无限期搁置了。

陆清竹失落极了,摸着肚子一脸惆怅。

万事俱备,就等这几日出发去封地了,怎么这个时候怀孕了呢?

兰若才七个月,陆清竹和封景澜都没想到会这么快有身孕。

平时两人亲热都会注意点,想着兰若还小,别在去封地的节骨眼上又有了孩子。

哪里想这样还是有了,陆清竹欲哭无泪,但又得调节心神,怕伤着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这样下来,陆清竹的心情难免有些阴郁,虽然脸上有着笑容,却时常愁眉苦脸。

封景澜在一旁看着很心疼,默默地思量了半晌,私下叫人去准备,等陆清竹怀孕三个月的时候。

封景澜从民间请了一个大夫回来,陆清竹看着大夫给自己把脉,一头雾水。

陆清竹疑惑的看着封景澜,等他的解释,他笑了笑,不语,倒是大夫恭敬道:“娘娘身强体健,胎儿稳固,只要不剧烈的走动,是可以远途出门的。”

陆清竹听着太医的话,惊的瞪大了眼,封景澜看着她,眼中有温柔的光:“阿竹,我们去封地吧,现在就走!”

陆清竹还处在震惊中,眼看着封景澜让人进来收拾行李,这才如梦初醒:“我们这就走?”

“是啊。”封景澜点头。

“不是……”陆清竹突然说不出话来:“不是说怀孕不能赶路吗?京城到蜀地要好几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