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新的权贵(第二更)

的确是真的了不起。

这并非只是林意自己所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间静室外溪流畔的原道人感慨的如是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修行者的世界并不以年纪长幼来分尊卑,现在剑阁里留下来的这些人,其中至少有一半比何修行的年纪要大,有些甚至是何修行的师叔师伯辈。

稻草人书屋

原道人的也比何修行年长,他和此时剑阁里还有数名老人,都见识过当年何修行的一些修行。 稻草人书屋

当年的何修行也在这间静室里修炼天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直到第二夜,何修行才凝出这样的命剑,而且也并不能直接飞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林意此时还并未和他有交流,在此时林意的心中,还将这种剑归为剑丸、剑元,但在当年,何修行便已经将这种天经凝出的剑直接命名为命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这种修行法,是真正的过犹不及,是真正的性命攸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这种剑,真的是很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哪怕到了此时,无论是在北魏还是南朝,南方三圣之名虽然响亮到了极点,任何修行者都知道南方三圣的存在,而且都认为南方三圣是天下最强的三名修行者,都认为哪怕北魏有圣者,都并非这三圣的对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这三圣又足够神秘,甚至很多人连他们具体叫什么名字,用什么武器,用什么手段都并不清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原道人很清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何修行离开剑阁去建康,在他成圣之前的很长一段时日里,何修行都有何三尺之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尺青锋,往往是指这人用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何三尺,更多的却是指在当时,没有任何一柄飞剑,可以侵入他身周三尺之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原因其实很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命剑的快,并非在于飞行速度,而在于心念至,剑便至,如御真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在一定的局促范围之内,这种命剑的随心所欲,便是超凡的快,根本不需要通过剑经,通过剑招的技巧来御使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天即将亮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意收起了剩余的重汞丹药,他感觉到了些微的疲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最近以来他很少会出现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身体虽然强横,但这种剑元还是会加重他身体的负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停止了修行,起身,走出这间静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他走出这间静室之前,却是已经有一个人先行出了剑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一名来自北方王朝的少女,她的名字是真的,叫做白月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现时林意身边所有这些人之中,其实最聪慧的,未必是林意和齐珠玑,反而有可能是看似最为普通的药谷圣手黄秋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王平央在和她结伴而行的很多天里,便已经隐然觉得在很多事情的推断上远不如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即便是黄秋堂,也只是从很多细微的情绪判断白月露的确并非是林意的敌人,但她依旧猜测白月露是来自萧淑菲的身侧,她也绝对没有想到,白月露竟然来自遥远的北方皇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此时林意身边所有人,哪怕是沈鲲也依旧停留在剑阁之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剑阁主修剑道,其中有些精妙的剑经也能给沈鲲这样的修行者一些全新的领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剑阁拥有的修行典籍再多,又怎么能够比得上整个北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跟随着元燕,元燕所能看到的,她也能看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根本不缺修行典籍,也根本不缺名师指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在确定剑阁没有那种十分特殊,对于她而言都极为有用,可以迅速提升她实力的功法之后,她便只是走马观花,只是记了一些精妙的剑招而已。

daocaorenshuwu.com

她的手指在衣角上微微弹动,她的衣角里有一片骨片,在她的手指弹动下,似乎并未发出任何声音,但是片刻之后,山林间却有一只黑色的鹰飞了过来,落在她手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知道此时身后剑阁之中可能有人看到她的一切举动,但是她却并不在意。

稻草人书屋

这只黑色的鹰明显是用来传递密信之物,只是身上羽毛之中和脚上却并无那种常见的信筒,只是黑色的双足上,直接有些异样的花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月露只是看了很短的时间,她伸手抚去,这黑鹰脚上的花纹便全部消失,然后这只黑鹰便再次飞入山林,很快消失无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名来自北方皇朝的少女静静的站立在荒草间,眉头不由得皱起,很快陷入了沉思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迹象表明,魔宗大人的某位得意门生一反常态的离开了北境,进入了南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宗大人的这名得意门生的关注点却在一名叫做王显瑞的官员身上。 daocaorenshuwu.com

只是那名叫做王显瑞的官员十分普通,即便是以她目前掌握的情报,也丝毫看不出这人和北魏有什么联系,也看不出这人有何特殊之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宗大人虽然强大,但毕竟无法动用整个北魏的力量,而元燕这些年在北魏最主要做的事情,便是在南朝暗中编织出可靠的情报网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和元燕在南朝的军情,应该要比魔宗的部下更为精准和迅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