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独一无二

齐珠玑白了林意一眼,“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林狐狸。” 稻草人书屋

不过这一眼细看之下,齐珠玑却是有些抑郁,党项高寒,平时日照却又是强烈,在外风吹日晒,吃食又不精良,所以即便是像他这种修行者都不免有些形容枯槁,脸颊上晒出两坨高原红,看上去的确要老了一些。但他看林意,却是依旧细皮嫩肉的感觉,甚至肌肤隐隐透出玉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光是这种感觉,齐珠玑就知道,林意的修为一定又有精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意哈哈一笑,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他脸颊上的两抹高原红,道:“最近有没有多读书?”

daocaorenshuwu.com

齐珠玑为之气结,心道你已经是神威镇西大将军,居然还像以前一样幼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也晒得黑了,最近修行如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懒得和林意斗嘴,林意便和萧素心说话,他看着萧素心却是一脸关切,甚至轻声道:“等下我有件好东西给你。”

稻草人书屋

齐珠玑虽然明知林意一直将萧素心视为亲妹妹,但是看着林意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有些脸黑,道:“林狐狸,你这算不算厚此薄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放心,都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意朝着他挤了挤眼睛,一副都有大好处的神情。

daocaorenshuwu.com

齐珠玑微微一怔,却又是气结,这显得他就像是在争风吃醋。 www.daocaorenshuwu.com

此时魏观星等人已经在白月露的引荐下和夏巴萤等人见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细封英名一直在仔细打量着这些铁策军的军士,此时却是都已经忍不住了,他看了一眼铁策军身后远处,不由问道:“魏将军,你们的辎重?我看你们随身所带似乎都没几日口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魏观星看着他狐疑的神色,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道:“我们铁策军并无粮草押运,行军只带七日随身口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只带七日随身口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别说细封英名,就连夏巴萤都是十分惊讶,“那路途之中何以补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战养战。”

daocaorenshuwu.com

魏观星道:“七日之中,必须寻觅敌军,从敌军身上抢夺口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细封英名等人互望了一眼,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他们心中都下意识的想,若是在南朝或是北魏,这种战法或许可行,南朝和北魏人口密集,各地到处都是驻军,但党项却是地广人稀,稍有差池,根本补不上行军口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巴萤闻言却是心中一动,她看了一眼那些铁策军军士,道:“如此说来,你们从进入党项到现在,每七日之间,必有战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这句话一出口,细封英名等人顿时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意的这支铁策军在钟离已经建立了不世之功,当然不需要沽名钓誉,尤其此时魏观星在林意的面前,当然不需要刻意夸大,那若是如此,铁策军一路行来,是经历了多少战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哪里来那么多的敌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魏观星看得出他们心中的疑惑,他对着夏巴萤微微一笑,道:“现在党项已经近乎一统,只是抛开重要大城,各族的残军还是不少,尤其许多原先不属于王族的部落,也有兵马,其中有不少也乘机掠夺。我们在朝着吐谷浑边境行军时,便是不断清缴这些残军和豪族武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巴萤和细封英名等人都是心中震惊,甚至有种恍然大悟之感。 稻草人书屋

现在夏巴萤的联军是将各族势力拧成一股,都是以碾压之势,收取党项所有重城,党项地广,除开这些重城之外,这大军都是难以顾及,但过往一两个月,党项各处似乎都极为平静,他们原先都是以为各处都是慑服于联军之威,但现在想来,这其中的确大有诡异之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铁策军早已入党项,却直到此时才赶来会合,原来竟是在各地素清和镇压那些乱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派天下大定之前的清明平和气象,其实许多原来是林意这支铁策军的功劳?

daocaorenshuwu.com

夏巴萤心中虽然震惊,但还是有些不解,她深深蹙起了眉头,沉吟道:“拓跋氏等族的残军数量应该不少,但那些小族的军队,我也很清楚,少则数百,多则上千,数量不多,而且极为分散,你们铁策军有数千之数,虽然相对于大军而言,数量也不算多,只是凭借清缴和抢夺这些残军和小股私军,难道真能完全补充给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如此问询,心中自有一些顾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是生怕这些南朝的军队在有时无奈之下,会动用到那些平民的粮草,如此一来,再加上南朝和党项的民风习惯不同,万一处理不妥,便有可能在党项的民间和游牧部落之中形成憎恶南朝的风气,而她和林意共治党项和吐谷浑,若是形成那样的风气,林意在党项民间看来,自然是代表南朝,如此一来,恐怕就会影响党项的长治久安。

www.daocaorenshuwu.com

魏观星看着深锁着眉头的夏巴萤,道:“我们铁策军并非一直聚众而行,而是分而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