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得授机缘

脑海中的洪钟大吕声,在持续了好片刻后,方才渐渐的消退,而周元也是能够感觉到,那篇名为“混沌神磨观想法”的锻魂术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此时并非是感悟的时候,所以周元睁开了双目,对着眼前笑眯眯的黑衣老人恭敬的行了一礼:“谢师父赐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能够隐隐的感觉到,不管是那一道引气术还是锻魂术,应当都不是凡品,眼前的黑衣老人,虽然神秘,但的确是赐予了他一道大机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衣老人摆了摆手,踌躇了一下,忽然伸手入怀,取出了一支约莫尺许的黑笔来,那黑笔犹如青铜所铸,其上色彩斑驳,仿佛历经岁月之感,给人一种沧桑之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过黑笔略显黯淡,不复光泽,似是失了灵性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衣老人磨挲着这支黑笔,似有些不舍,但最终还是递给周元,道:“这就算是为师给你的见面礼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恭谨的接过这支黑笔,黑笔入手,略有些沉重,他望着笔身上的古老纹路,隐隐的感觉到一种凌厉的气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源纹笔?”周元好奇的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它既是源纹笔,又是一件源兵。”黑衣老人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一愣,有些疑惑,源纹笔乃是用来刻画源纹特用的媒介,而源兵则是用来战斗所用,两者应该是不同的分类,怎么会汇聚于一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手中这支黑笔,看上去颇为脆弱,如何用来伤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嘿,倒是被小瞧了。”黑衣老人瞧得周元的神情,不由得笑道:“此笔名为天元笔,曾经是一件圣源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圣源兵?!”周元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的望着手中那斑驳古老的黑笔,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稻草人书屋

在这天地间,源兵自有等级,大致分为普通,玄,天,圣四等,而据周元所知,他们大周皇室最强的源兵,就是其父王手中的九炎枪,可那也只不过是一柄上品的玄源兵而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传说中那些圣源兵,皆是拥有着无法形容的力量,足以焚山蒸海,引得世人垂涎而畏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然而现在,周元手中这支看上去没什么力量的斑驳黑笔,竟然会是一件圣源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夫说了,它曾经是圣源兵。”黑衣老人轻叹一声,道:“这天元笔随老夫征战无数,但却在一次战斗中,被重创至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一件被毁了的圣源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衣老人瞧得周元这表情,不由得没好气的道:“你这小子真以为老夫小气到给你一件破烂货吗?这天元笔虽说被重创,但它毕竟是圣源兵,还残留着灵性,只要你将其日夜温养,说不定能够让其逐渐恢复。” daocaorenshuwu.com

“哦?”周元惊奇不已,这圣源兵还能够抢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黑衣老人指着黑笔,道:“看见这上面的九道源纹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低头,只见得那黑笔斑驳的笔身上,隐隐有着九道古老复杂的源纹若隐若现,只不过太过的黯淡,难以察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九道源纹,代表着天元笔的力量,有朝一日你能够将九道源纹尽数点亮,那么它就能够恢复到圣源兵的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点亮?”周元饶有兴致的道,若是能够将这圣源兵恢复力量,那对于他而言,无疑会有着极大的助力。

稻草人书屋

“呵呵,简单,天元笔有灵,你若是能够以源兽之魂喂养,自然是能够令其力量渐渐恢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然,品阶越高的源兽之魂,效果越高。”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而至于这天元笔如何成为兵器与人对战,等你将其第一道源纹点亮时,自会知晓。”黑衣老人笑眯眯的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知道将这天元笔恢复到圣源兵的层次肯定不会简单,但周元还是轻轻点头,天元笔在其指尖灵活的转动一圈,他再度冲着黑衣老人笑道:“那就多谢师父赐笔了,只是到现在,弟子还不知道师父名讳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黑衣老人闻言,淡笑道:“苍渊,这是为师的名字,另外为师还有两个弟子,算是你的师兄,若是以后有缘的话,或许能够相遇,若是无缘,也就罢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苍渊说完,也就不再搭理周元,而是转过头,望着青衣少女,后者贝齿轻咬着泛着水润的嘴唇,明眸微垂,眸子中有着一些将要分离的哀伤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从她记事起,便是与苍渊生活在这里,对于她而言,苍渊无疑是她最亲近的人,所以,即便是以她这淡泊心态,都是有着感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唉,痴儿,人生哪有不散的宴席。”苍渊轻叹一声,然后他沉默了一下,忽然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玉佩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其上隐隐有着一朵九瓣火莲在燃烧,每一朵花瓣都呈现不同的色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夭夭,我知道你有很多想要问我的,不过现在并不是时候,拿着它,未来若是有机会的话,或许你就能知晓。”

daocaorenshuwu.com

“另外,如果当玉佩火莲燃烧起来时,一定要小心,那是因为他们要找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