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立威

巨大的源山上,一片安静,众多目光都是凝固在那立于半空,保持着一拳轰出姿势的周元身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此时后者手臂上的紫金鳞片开始消退,他的神色始终没有波澜,仿佛先前那震撼性的一拳与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一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安静持续了好半晌,方才渐渐的被打破。

daocaorenshuwu.com

那罗松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看向周元的目光中有着一丝惧色,他虽然也是太初境二重天,但真要论起战斗力,恐怕还要弱韩山一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连韩山都被周元一拳轰溃,更何况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也太恐怖了吧...”他喃喃道,感到很是不可思议,他实在无法想象,太初境二重天的韩山,竟然连周元的一拳都接不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竟韩山也算是圣州大陆上的骄子,虽然只能算做中等,但也绝对比大多数人都强了,但即便如此,依旧是在周元的手中败得如此的干脆利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此可见周元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凶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罗松咧咧嘴,之前他还在为韩山拔得头筹而遗憾,眼下,倒是感到有点庆幸了,不然的话,现在被一拳轰到山脚下的,恐怕就是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元哥还是这么凶残啊。”沈万金他们这些苍茫大陆的骄子,在震撼了片刻后,便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感到与有荣焉,因为当周元这一拳出来后,他们能够感觉到,其他的那些弟子看向他们的目光,倒是少了之前的轻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现在谁还敢说我们苍茫大陆的骄子无能。”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萧天玄沉默着,身体倒是微微放松下来,虽然与周元在苍茫大陆有着恩怨,但他们总归都是来自苍茫大陆,如果周元受挫,对于他而言,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呵,还真是有些本事啊...”在那源山山顶的位置,一位圣州的一等弟子笑着出声,看向周元的目光,略带玩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韩山,也是有些不争气。”这些来自圣州本土的一等弟子,出言评价,对韩山的表现显得极为不满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竟,韩山被一个来自偏远大陆的骄子打败,无疑会对他们圣州骄子高高在上的地位造成一些影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陆风,你怎么看?”一名一等弟子看向陆风,笑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陆风眼神淡淡的看了一眼周元的身影,然后收回目光,道:“算是个人物,他所修的源气,应该达到了六品,这倒是有些少见,那些偏远大陆,可很少有如此高等级的源气功法,看来他应该是有所机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过,自身等级太低,先前那一拳,看似随意而为,其实却是汇聚了他大部分的力量,所以若是换做你们的话,应该能够抵挡下来。”

daocaorenshuwu.com

“总得说来,有点小威胁,但没必要大惊小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陆风这般评价,其他那些圣州的一等弟子都是笑笑,与其他弟子的震撼不同,他们眼界更高,自然不会就被周元那一拳吓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以往对于周元是蔑视,如今稍微将其放入眼中了一些而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身为圣州弟子,他们对于这些外大陆的弟子,自然是怀着俯视般的傲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顾红衣那美眸倒是带着一丝兴趣的盯着周元,看来这次她也是走眼了,这个周元看上去只有准太初境的实力,但真实的战斗力,却是强悍得爆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来这家伙的一等弟子,还真不是走关系来的。”顾红衣自语一声,然后方才徐徐的收回目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周元先前的表现算是相当的完美,不过顶多只能让她感到惊讶而已,至于如同其他弟子那般的震撼,显然是不太可能。 稻草人书屋

在那漫山遍野各种各样的目光中,周元也是缓缓收拳,他望着那滚落到山脚下不知死活的韩山,忽的袖袍一抖,一道源气匹练暴射而出,直接是自韩山的怀中卷起了一个布袋。

daocaorenshuwu.com

布袋轻轻摇晃,有着清脆的玉声响起,正是源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过,就在周元要将那装着源玉的布袋卷回时,忽有一道源气也是暴射而来,缠住了布袋的另外一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眼目微凝,抬起头来,只见得在那山顶位置处,一座修炼台上,一名披散着头发,一身赤袍的青年正眼神淡淡的看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位同门,既然你赢了,也就不用这么咄咄逼人吧?”那赤袍青年淡笑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诸多的目光看向那赤袍青年,顿时有着窃窃私语声传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是祝锋,他果然出手了,听说他与韩山关系极好,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也是圣州弟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望着那赤袍青年,笑了笑,道:“我取回我所应得之物,应该不算咄咄逼人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赤袍青年双目微眯,道:“先前的确是韩山鲁莽了,不过你也教训了他,这源玉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必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