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比试

周元与曹狮的比试,还是在圣源峰中掀起了一些波澜,不过那吕松与陆宏一脉的弟子,无疑只是将此当做一场玩闹,并没有太过的关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然这也正常,因为就算是在沈长老一脉中,也没有几个人看好周元,即便他是所谓的选山大典第一。 www.daocaorenshuwu.com

毕竟不论如何,曹狮都是货真价实的老牌弟子,太初境五重天,其实力,远胜陆风。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很多老弟子的眼中,周元与曹狮的比试,显然是在自讨苦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也就是在诸多弟子抱着这般心态下,五日时间,眨眼即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雾缭绕的青松上,一座巨大的石台矗立。 daocaorenshuwu.com

而此时,在石台周围,已是围满了身影,甚至连沈太渊都是端坐在上,今日就是周元与曹狮的比试,他自然是要来坐镇,免得到时候出现意外。

daocaorenshuwu.com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着两脉的一些弟子也是在这里,显然都是等着看一场好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当然,他们想看的好戏,恐怕是周元吃瘪,毕竟周元风头太盛,还是选山大典第一,但又因为是内山新弟子,资历不够,如今见到有人收拾他,其他人自然也是乐见其成。 稻草人书屋

在石台一边,曹狮笑意吟吟,在其周围簇拥着不少的弟子,众星捧月般的将其围在中央,看其模样,颇为的轻松,显然也并非太过将今日的比试当做一回事。

daocaorenshuwu.com

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源气云朵自远处疾掠而来,最后也是落在了石台一边,正是周元,在其身旁,夭夭也是迎风而立,风姿冷若谪仙,惊艳无比,吸引了诸多目光不断的投射而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沈师。”周元环顾一圈,也是察觉到那些戏谑的目光,也没有过多理会,只是看向沈太渊,抱了抱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沈太渊冲着他点点头,神色有些复杂,他对周元的潜力真的很看好,所以他并不太愿意让周元这种时候就与曹狮起冲突。 稻草人书屋

但他也知晓正是因为他太过的重视周元,反而引得其他老弟子感到不公平,这才会针对周元,可这些蠢货为何不想想,若是他们能争气一些,他哪需要如此的孤掷一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日这场较量,若是周元输了的话,之后的一段时日必然都会偃旗息鼓,保持低调,如此的话,紫源洞府怕也是无法落到他手。 daocaorenshuwu.com

而失去了这些资源,周元想要追赶上那些老牌紫带弟子,无疑就更难了。

稻草人书屋

心中情绪涌动,沈太渊最终暗叹一口气,对着周元点点头,又看向曹狮,道:“此乃门内比斗,当点到为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狮闻言,晒然一笑,道:“沈师放心,毕竟是师兄弟,我会手下留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话音落下,他身形一动,便是落在了石台中,玩味的目光投向周元,道:“周元师弟,若是此时认输的话,或许可免得吃苦,毕竟拳脚之间,总会不痛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未曾搭理,也是落入石台,站在了曹狮的对面,面色古井无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只是两人的目光对视时,皆是有着冷光掠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那沈太渊下方,诸位门下的紫带弟子也是望着两人的对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呵,周泰师兄,咱们这位师弟潜力是有,可却就是有些没规矩,只希望今日之事后,他能收敛一些,最起码也应当知晓对师兄们要尊重礼让一些才是。”张衍面带微笑,对着身旁的周泰笑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周泰闻言,眉头皱了皱,他为人温和大气,虽说天赋并不算绝佳,但在沈太渊门下弟子中也是颇有威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对于周元的到来,他能够感受到沈太渊的那种欣喜,这让得他有些自责与惭愧,因为如果不是他这大弟子能力不足的话,想必沈师也不会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他对周元,颇有善意,因为他也真心的期望着他们一脉能够出一个人物。

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显然并不是所有弟子都是如他这般性情,正如这位张衍,便是不喜沈师对周元的看重,所以此次莫看是曹狮在出面,但在其背后,想来也是这位张衍在出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周泰也知道,这位张衍师弟对他这个大师兄也不是很服,因为后者的天赋比他更高,虽然比他入门晚,但如今已是快要追上他,所以平日里接触,对他也没太多的恭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张衍师弟,周元师弟有大潜力,能够来到我们圣源峰以及沈师门下,也算是我们一脉的运气,如今所给予他的这些修炼资源,待得日后,定能取得更大的回报。”周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衍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只是眼眸中掠过一抹嗤笑,道:“周泰师兄此话未免也太过的抬举了,他的确是有些潜力,我不否认,不过怕是还没资格说算是我们一脉的运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选山大典第一又怎样,难道就能稳进十大圣子吗?以往又不是没见过一些选山大典第一的弟子,其中可不少在进了内山后,顶死也就一个紫带弟子,跟我们没什么区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泰皱着眉头,道:“沈师会如此的看重他,自然是有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