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宁墨

峰峦叠嶂的群山间,那众多的目光,都是汇聚于那自一座青峰之顶浮现而出的身影,那些目光中充满着浓浓的惊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显然他们都被先前这道人影所说的话惊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前这人,怎么敢在这个局面下,对圣宫的首席如此的不敬…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山谷之中,金章等人瞧得那道身影,在经过瞬间的惊愕后,便是忍不住的失声:“周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首席?!”

稻草人书屋

他们显然都没想到,第一个赶来救援的,竟然会是周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首席?” daocaorenshuwu.com

半空中,宁墨也是听见了那些惊呼声,当即目光便是有些阴翳的投向那道手持斑驳黑笔的年轻身影,淡淡的道:“你们苍玄宗还真是越来越不济了,竟然连一个太初境七重天,也能成为首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嘴角弯起轻蔑的弧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般实力,就算是在圣州大陆任何一方一流势力中,恐怕都没资格成为首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墨盯着周元,语气平缓,但却蕴含着一道森冷的杀意:“小子,现在跪下认错的话,或许我可以怀着一些慈悲,只割了你的舌头,以作小小惩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那远处,各方的人马也是盯着这边,窃窃私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小子竟然也是苍玄宗的首席?” 稻草人书屋

“苍玄宗的首席怎会如此之弱?”

稻草人书屋

“但那金章可是喊得很清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也无所谓了,这小子虽然有些勇气,但却是太蠢了一些,竟敢对宁墨说那种放肆的话,今日想必是要付出惨重代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他们看来,仅仅只是七重天的周元,在这种场合下,简直就是送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那诸多目光的汇聚下,周元倒是笑了笑,他并未理会那宁墨,只是看向山谷中的金章等人,道:“你们没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章摇了摇头,道:“周元,就你一人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其他人马上赶到,我先到一步。”周元说道,他是担心这边支撑不住,所以方才加快了速度,不过眼下看来,来得正是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章点点头,源纹笔一摆,眉心神魂之力涌动,便要升空而起,去助周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稻草人书屋

不过他身影刚动,天空之上,忽有一道狂暴无匹的劲风呼啸而下,大地都是崩裂,金章源纹笔下,迅速的有着源纹流淌而出,化为道道光圈。

www.daocaorenshuwu.com

砰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光圈尽数的破碎,不过金章身影也是飘飞而退,抬起头来,面色凝重的望着半空中,只见得那里有着一道高壮的身影凌空而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手持黑色铁棍,面色漠然,居高临下的看过来。

daocaorenshuwu.com

正是圣宫另外一位首席,王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谷里面吧。”王渊声音漠然,然后他微微偏头,看向宁墨,道:“一分钟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墨闻言,嘴角有着一抹狰狞笑容浮现出来,道:“足够了,我会打断他的四肢,让他永远的跪在这里,让后来的人观摩。” daocaorenshuwu.com

言语之间,杀意几乎是要弥漫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显然,周元激怒了这位圣宫的首席。

稻草人书屋

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其声音落下时,宁墨的衣袍猛然鼓动,雄浑的源气宛如风暴一般自其体内席卷而出,带来着强横的压迫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自他体内散发出来的源气,呈现赤红色彩,弥漫着高温,远远看去,宛如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 daocaorenshuwu.com

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墨眼中有着赤红升腾,他双掌一握,一道赤红的源气长鞭出现在其手中,长鞭宛如巨蟒般的撕裂天空,狠狠的对着周元所在之地,重重甩下。 daocaorenshuwu.com

嗤啦!

稻草人书屋

空气都是在此时被燃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鞭之威,凌厉霸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鞭呼啸而下,周元的身躯迅速的虚化。

稻草人书屋

赤红的源气长鞭落在周元身躯上,却是穿透而去,那是一道残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鞭落在地面上,整座山顶都是在此时爆裂开来,裂痕蔓延,巨石滚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墨冷笑,手掌一抖,赤红源气长鞭瞬间转向,对着不远处的一块巨石甩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砰! www.daocaorenshuwu.com

巨石爆裂,一道虚幻的身影暴射而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砰!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不管那道身影如何疾退,但那源气长鞭都是如影随形,一时间,附近的山峰不断的炸裂,一座座山头,不断的崩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在众人看来,显然是周元根本就没有办法反击,不断的在躲避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能够躲避这么久的时间,这身法速度,倒是不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当众人看见宁墨脸庞上那戏谑的神色时,便是知晓,后者完全是在戏耍。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墨,别玩了,浪费时间!”远处,那王渊有些不耐的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哈哈,好。”宁墨仰天长啸,他脸庞上浮现森然笑容,脚掌猛的一跺,脚下的空气,都是在此时炸裂开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嗡! daocaorenshuwu.com

下一瞬,他的身影直接是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出现在了不远处的一座山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