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三坛桃夭酿(第2/2页)

周元尴尬的道:“灵血桃生长条件极为特殊,需要以人血浇灌方可生长,所以我每隔几天会去给它喂点血。”

他瞧得夭夭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忙道:“你放心吧,虽然听起来有些恶心,不过结出来的灵血桃,只是汲取人血中的精华,还挺好看的。”

他知晓夭夭有着洁癖,还当她觉得灵血桃的诞生太过的恶心。

“笨蛋。”

然而夭夭只是怔在原地,眸子盯着周元,低声喃喃道。

“什么?”周元没听清。

夭夭玉手握紧,猛的抬起明眸,眸子中竟然是有着一丝怒意,叱道:“我说你是笨蛋吗?为了一些酒而已,你还去喂了大半年的血?!”

最近一年间,周元都是处于苦修中,每次修炼回来,皆是疲惫至极,而在这种时候,他竟然还用血去浇树!

不知为何,夭夭心中,竟是在此时微微的有些揪心。

周元面色尴尬,然后深吸一口气,道:“我见你难得喜欢什么东西...我想,看见你欢喜的样子。”

他的声音,犹如一股无形的力量,穿透了身体,重重的撞击在夭夭心灵最深处,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自心中蔓延开来。

内心深处的那种情绪,让得她心乱如麻,有种不知所措般的感觉。

她眼眶不自觉的泛红起来,贝齿紧咬着红唇,微微偏过头去。

不过此时她这般模样,再没了平日里那种淡泊清冷,反而充满着少女的灵动之气。

周元望着,心中忍不住的有些波澜,然后他悄悄的伸出手,握住了夭夭显得有些冰凉的玉手,笑道:“别生气了。”

夭夭轻轻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就任由他了,她稍稍的收敛了一些情绪,仰起光洁的俏脸,想要板起脸来,说:“以后不准再做这种傻事了,这种酒...我哪里喝得下去?”

有着月光此时的倾洒下来,落在她的身上,在那红润娇嫩的唇上,流转着淡淡的光。

这一幕,看得周元心跳加速,脑袋中似是有着什么炸开一般,于是他忍不住的一步上前,猛的低头,然后就在夭夭那陡然睁大的美目中,印在了那娇嫩红唇之上。

那般触感,宛如花瓣,冰凉而娇柔。

夭夭第一时间光洁眉心间有着神魂之光闪烁,就要条件反射般的将周元震飞而去,不过当她的眸光在扫见桌上的桃夭酿时,心尖便是忍不住的一颤,眉心闪烁的神魂之光,在急促闪烁了一下后,竟是渐渐的弱了下来。

她的双眸,渐渐的有些迷离。

其实周元在吻上去的那一瞬,也是在等待着被揍,不过当他在察觉到那股弱下去的神魂之力后,浑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

此时他的目光掠过,刚好瞧见了石桌上的吞吞,此时的后者斜靠着酒坛,爪子抱着酒碗,一对兽瞳,仿佛是带着鄙夷的看着他。

那种眼神,仿佛是看穿了周元的这些把戏。

不过周元此时才懒得理会它,那刚刚升起的一点理智,因为夭夭的妥协直接被按灭,伸出手臂,揽住了眼前女孩纤细的腰肢,使劲了力道,犹如是要将她融入怀中一般。

石亭中,一男一女,宛如忘我。

许久后,夭夭俏脸陀红,她微微气喘的靠在周元胸膛上,轻声道:“周元,我也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听到此话,周元那一瞬的眼,宛如深夜之中的狼一般,似乎是有着浓浓的绿光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