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玄圣体成

经过一夜酗酒放纵之后,第二日,周元便是直接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玄圣体的修炼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说如今他得到了苍玄七术,但显然唯有玄圣体,他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修成,至于其他的几术,眼下他显然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参悟,修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竟如今的大武,已是在大军云集,将要对大周发动进攻,而想必他的父王此时,也是在竭尽全力的拖延着时间,期盼着他的归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此时的周元,分秒必争,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浪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圣源峰,后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水火锻龙台上,周元赤着上身盘坐,然后他看向悬崖边上那一道佝偻的苍老身影,道:“玄老,麻烦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要提升到第四级?”玄老手持竹帚,慢悠悠的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水火锻龙台共有十八级,每一级的强度都是翻倍的暴涨,以往的周元修炼小玄圣体时,仅仅只是第一二级,便是将其折磨得痛不欲生,如今这小子,竟然要直接尝试第四级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周元眼神坚定,重重的点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玄圣体的修炼,更为的艰难,即便他有着小玄圣体打底,可想要真的将玄圣体修成,也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之间,他同样需要付诸苦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虽说尝试四级的水火锻龙台,痛苦极大,但如今的他,应该是能够承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玄老见状,微微沉默了一下,苍老的面庞也是肃然起来,道:“那你小子就做好准备吧,可别死在了这水火锻龙台上,那到时候,你大周可就真是亡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咧嘴一笑,道:“死不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玄老不再多说,手中的竹帚轻轻一拂。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一瞬,这里的地面震动起来,那悬崖下方的大河,也是汹涌起来,巨浪滚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那两侧巨峰上缠绕的两条石龙,浑身的石鳞也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明亮起来,最后那龙嘴之中,有着两道狂暴至极的水火源气洪流喷发而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天地,一半炽热,一半冰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火洪流喷发,最后在周元所盘坐之地汇聚,直接是将他的身躯淹没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元的身体在此时剧烈的颤抖起来,浑身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被撕裂,鲜血流淌下来,但他却是死死的咬着牙齿,面庞扭曲间,有着压抑到极致的低吼声传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玄老望着那在水火洪流中死死支撑的身影,干枯的手掌微微紧握着竹帚,随时准备出手救援。 稻草人书屋

这个小子,可不能真死在这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时他的心中,也是有些感叹,因为当初连他也是有点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家伙,竟然会在短短两年的时间中,成为苍玄宗的圣子之首。 稻草人书屋

最为重要的还是他不仅成为了圣子之首,而且还成为了苍玄宗有史以来,第一个通过夺圣战将七术聚于一身的弟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主人若是还在的话,想必也会为宗门出了这么一个天骄而感到高兴吧...”玄老喃喃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一座山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夭夭坐在一块峭壁上,修长的双腿伸出悬崖,玉腿白皙,在日光下犹如泛着晶莹光泽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轻轻的晃着双腿,而她的眸子,则是远远的望着那处于水火洪流中发出痛苦低吼声的周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夭夭轻轻的揉了揉怀中的吞吞,红唇微抿,轻声道:“这场仗,是属于他的,我们都不能插手。” 稻草人书屋

虽然看着周元这般痛苦修炼,她心中也是有点不好受,但夭夭很明白,与武煌,与大武的这场争斗,是周元的宿命之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苍玄宗没有强行参与其中,直接帮周元解决掉武王,这对于周元来说,其实是好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论武煌还是武王,是周元修炼之路上必须跨越的障碍,而且还必须由他自己去跨越,只有如此,他才能够算是真正的摆脱了大武曾经所留给他的阴影。 www.daocaorenshuwu.com

也只有当他堂堂正正的碾碎这一切时,他的念头方才能够真正的通达,他的目光,也才会从武王的身上转移而开,投向更远的方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夭夭愿意帮周元扫平一些阻碍,但她却不想因为她的过多帮助,反而令得周元失去了一往无前的锐气,所以这两年间,很多时候,她宁愿默默无闻的站在周元身后,看着他去披荆斩棘,即便他也是因此,换来了满身伤痕,但修炼之路,本就艰难,周元想要真正的走得更远,甚至于那源气之道的尽头,那他就必须如此。 daocaorenshuwu.com

特别是这一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想必,就连周元自身,都不太会愿意她与吞吞掺和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怀中的吞吞,看了一眼远处处于水火洪流中的周元,也是摇了摇尾巴,然后发出低鸣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他会赢的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夭夭玉手挽起一缕垂落脸颊的青丝,红唇边荡起浅浅笑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当然是肯定的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后山中的修炼,一日未曾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