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各展神通

嗤!

当七彩毫光出现于吉摩上方然后斩落的时候,一道看不见尽头的巨大剑痕已是自吉摩脚下疯狂的蔓延开来,那剑痕宛如深渊,切口处光滑如镜,一切的物质都被轻松的分裂开来。

如此临近那道七彩毫光,吉摩也是愈发的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当即面容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他的身躯紧绷,体内的源气毫无保留的运转起来。

嗤啦!

数千重源气防御层层笼罩。

可很快的,吉摩就发现这根本毫无作用,那七彩毫光落下,那些源气防御犹如是纸糊一般顷刻间荡然无存。

吉摩眼中掠过一抹骇然,旋即他的身影如闪电般的暴退,同时间袖袍一抖,诸多防御型的源宝暴射而出,再度组成了重重防线。

但依旧没有任何的作用。

轰轰轰!

无数道紧张无比的视线望着这一幕,只见得吉摩身影不断的倒退,而在其前方,一抹七彩毫光紧追不舍,而任何被吉摩所祭出的防御手段,皆是会被顷刻间破坏。

那等破坏力,看得无数人头皮发麻。

短短不过十数息的时间,吉摩的诸多手段尽数被迫,而他的面色也是渐渐的变得铁青起来,隐隐的还带着一丝惊骇惧色。

周元这道七彩毫光的威力,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让得他不由得有点后悔,若是早知晓这家伙如此棘手的话,倒真是犯不着在这里起冲突。

不过眼下冲突已经爆发,说什么都晚了,而吉摩也并非是那瞻前顾后之人,他眼神变幻,然后眼中掠过果决之色,今日不论付出何等的代价,他都必须要将这周元斩杀于此,不然等其踏入天阳境后期,到时候若是再动手,吉摩真是没有什么把握能够再与其抗衡。

所以今日,这周元必须死!

“我那一道寂灭之光,必然能够将其抹杀,只是他这七彩毫光,同样有抹杀我的力量,眼下...必须先扛过去!”

吉摩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眼中有着一抹冷冽与嘲讽之色浮现。

“周元啊周元,你天赋固然超绝,乃是人族天骄,但可惜,你却低估了我圣族天生所拥有的手段...”

“你真当我圣族能够横压诸族是假的吗?!”

啪!

吉摩双手猛然合拢,有着一道古老的印法结成。...

当七彩毫光斩向吉摩的同一时刻,那蕴含着毁灭的寂灭光束,同样是击中了周元。

那光束贯穿而过,所过之处,一切皆是湮灭。

一个幽黑的深深裂痕,贯穿大峡谷,长达千里。

天地间,无数道视线都是带着浓浓的震撼望着那出现在大峡谷的两条深深裂痕,那种毁灭般的破坏力,看得那些天阳境后期的强者都是心间颤抖,这同为天阳境,他们与眼前两人的差距,简直是无法形容。

这两道攻势,若是对着他们斩下来的话,恐怕不论是哪一方,必然都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只是,眼下的问题是,周元与吉摩,究竟谁能够从对方那一道毁灭攻击下硬抗下来?

他们都明白,只有扛得下来的人,才是最后的赢家。

天地间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是望着那两条如深渊般的裂痕尽头处。

究竟,谁扛了下来?

砰!

而在那寂静中,突然有着无数巨石爆碎开来,一道道震惊的视线顿时汇聚而去,只见得在那深深的剑痕深处,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出现,紧接着,一道身影缓缓的自其中走了出来。

当那道身影显露在无数视线中时,天渊域与苍玄天的人马,皆是个个面色苍白,而圣族的队伍,则是在此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因为那走出来的人,赫然便是吉摩!

只不过此时的吉摩看上去颇为的狼狈,他的胸膛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几乎险些将其斩裂开来,但不管伤势多重,最起码吉摩显然是抗住了那道恐怖的七彩毫光。

在那无数道震惊的视线下,吉摩则是面无表情,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势,拳头却是忍不住的紧握了起来。

因为没有人注意到,他眉心张开的圣瞳,已经在此时缓缓的闭拢,甚至连眉心的竖纹,都是变得淡不可见。

为了抵挡住周元这必杀的剑光,他付出的代价可谓是无比的惨重。

圣族的圣瞳,乃是天生神通,其中能够孕育衍变出诸多的妙法,而这吉摩的圣瞳,便是衍变出了一种“替死之术”,那就是在面临着必死伤势时,那种伤害将会被转移到圣瞳上,只不过如此一来,圣瞳被重创,将会长时间的处于封印状态。

这个长时间,甚至有可能是永久。

吉摩眼中孕育着愤怒,这个代价,即便是有所心理准备,依旧是心痛得在滴血。

呼。

吉摩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中的暴怒,虽说此次付出的代价极重,但好在的是斩灭了一个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