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叫你吃药

程昱从自己丈夫的手臂里直起身子来,他假装无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林曦晨伸手,程昱随着音乐转了一个圈,Alpha臂力惊人,O站在那一端看了过来。

“租车的费用很高吧。”

“没关系,孩子总要给她最好的。”

程昱撞在林曦晨的怀里,他们俩齐齐发出一声咒骂,程昱撞到了鼻子,林曦晨好像磕到了下巴。

“操!”

说实话,程昱这个O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跳过舞,随着其他人手臂摆动的方式简直是见鬼。

“我不跳了,我得有点隐私你知道吗。”

林曦晨握着程昱的手,但他并没有放开,“我只是以防万一,毕竟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我成功把人家小姑娘带了家。得,你先让我看看刚刚那一下把你怎么了,老大,”程昱不想跳了,“您还和我有约定呢,别说我又把你怎么了。”

程昱抬头,林曦晨侧过头去,半分钟后这个A还是选择了妥协。这人低头下来,下巴处红红的一片,林曦晨问,“你在读书的时候就没有学过任何O应该学的东西吗?”

“没有,就算有我也翘了。”

程昱伸手戳了一下,林曦晨没料到这一点,被戳了个正着。程昱小时候胡闹惯了,知道这种印子看着吓人,其实也不疼,林曦晨反问,“所以你就光明正大的翘课?”

“学跳舞的文化课学分和机械甲原理的学分一模一样,你就不要在意我到底是怎么得到钱的,百丽儿的这一次事故告诉我们一件事——”

程昱离开自己,走到酒柜前喝了一口小酒,这人咂咂嘴,“每个人都有秘密的。”

听到程昱语调越发高昂,林曦晨开始有点担心了。

·

“那枚戒指……”

莎碧娜摸上百丽儿的后背,她知道这两人离家出走的故事是按照什么样的剧情结束的了。

“听我说,家里会处理那枚戒指,无论多少钱,我们都会……”

“我不是这个意思,”百丽儿打断她,女孩翻身过来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我提到戒指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当我看到那枚戒指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得要回来了,拆东墙补西墙这样做是不对的。”

莎碧娜没想到自己女儿的心路历程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你们明明……”

“你不懂,我看到那枚戒指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你看……程昱有一枚很值钱戒指,我也有足够的颜料,其实六块钱没了也不算什么,我们还可以去当铺,等赚到了钱再赎回来,可是那个时候我不想了,就…”

百丽儿讲这些话浓缩成了一句,“…就我一下子就厌倦了,就算赌得再多,投入再多,拆东墙补西墙是不可能的,至少我是不可能的。”

莎碧娜摸了摸百丽儿的头顶,“但你们回来了,无论花了多少钱,也无论程昱用了什么办法让你们回来。我在这件事上也做错了很多,应该弥补的我会给你弥补,欠了程昱的钱……”

“那是因为程昱靠着最后六枚硬币赚了一千多块钱回来了,你不用还钱,两百块钱的本金是我出的,”百丽儿躲在被子下闷闷地讲,“程昱是用他自己的方法告诉我,他能赚钱回来,但我不能。”

“啊?”

本来还想做一做思想工作的莎碧娜震惊了一下,百丽儿埋在被子里生闷气,小姑娘道,“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的,我一说不赌了,他就开始赢钱了。”

这种戒赌思想教育工作手法还真是让人猜测不透,莎碧娜一时间还真的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她无处开口,只能话题一转,“然后呢,他赢了多少?”

“五六万多,可能还剩下四五万吧……”

·

“你知道我不赞赏那些投机取巧的赚钱方式。”

林曦晨皱着眉道。

“我当然知道。”

程昱抿着酒看了那人一眼,就是知道才偷偷地把脑驱前端藏在房间里呢,在我存完钱前你才不会发现。程昱哼哼了俩声,又倒了杯。

Omega情绪的转变其实很容易察觉的。

林曦晨就察觉到了。

程昱太开心了。

按照道理来说,就从那天要求布置晚宴开始就不对劲了,按照程昱的惯例这人应该抱怨上那么几天,再加上自己还提出了学习跳舞的要求,无论跳得好不好,程昱第一时间都应该是拒绝的。

但是对方没有拒绝。

就像是已经有了什么在支撑这个O一样,程昱对本职工作不再充满抱怨,反而喜气洋洋地接受。林曦晨再次伸出手来,然后对方第一时间就握住了。

“你在喝酒?”

程昱匆匆忙忙咽下去一口,他道,“对。怎么?不行吗?”

林曦晨皱了眉,看到这里程昱明白了,他赶忙把酒杯放下,“成,你要我和你跳舞,跳完才可以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