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旧人重逢

十几年前,准确地说是十五年前以前,当四月花事件没有出来之前。除了Omega以外,任何人都当不了O类质询官的。

质询官这个职位从设立开始就已经裹藏了一层意思,它的核心利益是O类的利益。自诞生起,这个职位就是为那些出身权贵、血统尊贵的O们准备的。

像亚古斯都已经106岁的阿曼达,那位令人尊敬的老人做了整整九十年的质询官,当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起。

哪怕战争时期人口衰减、壮年人口数量急剧下降,当地的那些权贵们宁愿把这个质询官职位交付给一个16岁什么都不懂的,但出身权贵血统较高的小姑娘——

也不愿意给一个年纪稍大能成熟应对外界事务的其他人。

可能,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进步,在现代社会,一百年前的质询官和一百年后的已经有了差别。

也许不再那么看重血统和出身,也许不再看重质询官的家世,但伊蒂丝还记得当她小的时候。

还记得她还只是一个孩子的时候。

那个时候O类质询官是所有穷孩子们的梦想,这个职位还不允许其他种族AB的染指。

那些Omega衣着华丽,楚楚动人,不事稼穑,站在自己身前就像是从画上面走下来的人儿一般。

那是孩子们的梦想。

·

“我出身在传统B类社区,程昱。”

伊蒂丝站在高高的天台上,盯着下方鲜花的海洋。她眨了眨眼,扭过头来。

“B类社区不是亚古斯都那种,拥有自家大别墅私人花园和游泳池的地方。B类社区都是高高的小型公寓,数不清的高楼,一家又一家挤在小小的格子里,灰暗色的墙面还有并不富裕的人们。”

程昱不说话,他在机械街住过,所以清楚。

伊蒂丝握紧双手,“我小的时候,五六岁可能更小,我第一次见我们地区的O类质询官。那是冬天,他从黑色的豪华轿车上下来,精致的牛皮鞋,白色的狐狸皮大衣。”

“听上去是不怎么会管你们的那种O,”程昱看着远方。

“确实是,但他那时才二十岁,现在想想让那么年轻的人接手一个这么复杂的社区也确实为难。但那个时候在我眼里,他闪闪发亮,就像是天边的星光一般。”

“所以你成为质询官的动力是这个,”程昱笑了,“穿的闪闪发光、漂漂亮亮来首都领奖。”

“不,这件事给了我动力,但是四月花那件事才给了我们这些Beta机会。”

伊蒂丝认真地回答程昱。

“我之所以穿得漂漂亮亮来首都,不是为了向过去的自己炫耀我已经做到了,而是……”

她有点感慨,而且还有点纠结,伊蒂丝在找一个词来形容她此刻的这种做法。

“就是……我不知道是要感谢他们,还是为他们哀悼,因为……”

“因为没有四月花的话,O类质询官的选人标准也不会开放到这么大对不对?开放到现在Beta和Alpha都能承担这个职务了。”

程昱接过了伊蒂丝的话,这人靠在栏杆上,笑了。

伊蒂丝想了想,程昱说得对。

身边的这位Omega伸手摸了摸肚子,小橙子在身体里跳得无比安稳。程昱沉思几秒,然后侧过头来。

“我允许了,你是专门来感谢感谢这些人的。”

“什么?”伊蒂丝很震惊。

“我说我允许了,你来感谢他们,不是来哀悼的。我想那些受害者也不期望自己走后,所有的人都满怀内疚和歉意还看他们。”

程昱直起身,大步向前走,“走,吃饭之前先去买花吧。”

伊蒂丝愣了几秒,然后急急忙忙追上程昱的步伐。

“那买,买什么颜色的比较好?”

“随便,”程昱回头,笑得很开心,“那么多人,总有人喜欢你选的颜色和花的。”

·

就在同一时间,当MA公司爆出了伤人事故的头条新闻占据了各个新闻网页的头条的时候,有一个人从WSJC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是钟离姜。

这位Beta在上次审讯满了二十四小时后就被放走了,但是为了配合调查,钟离姜一直不允许离开首都。

不过这人也不在乎。

钟离姜知道在四月的这个节骨眼上,是没有哪个人或者机构想找自己麻烦的。

而四月一过,等WSJC的注意力再转移到自己身上来时。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克拉伦斯那边早就帮自己打点好了一切了。

“准备走了?钟离?”

一个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

钟离姜听闻这个姓氏,不由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这人大步往前走,想快点离开,可身后那个声音不依不饶。

“今年你有时间来参加我们的聚会……”

“道尔局长,”钟离姜猛地转过身,“WSJC是不是很闲,闲得你没事做只好去做义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