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一夜波折(下)

被子散落在地上,床单扭曲成一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直骑在余文泽的身上,双手不停地搓着余文泽的脸,如同搓一个棉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叫你再唱歌!叫你再唱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直似乎并没有看到余文泽的一只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裤腿下面,那里正藏着一个匕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文泽似乎完全没有理会赵直的意思,只要嘴巴有一点空挡他就肆无忌惮地大声歌唱,但因为和赵直进行了一阵身体上的纠缠,所以呼吸显得有些急促,唱出来的歌声也没有先前那么嘹亮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直一边捂着余文泽的嘴巴,一边揪着他的头发,但却都没有太过用力,他只是想阻止他,并没有要打他的意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赵直是一个有原则的流氓,一直都是。 www.daocaorenshuwu.com

折腾了一下之后,余文泽的声音终于停止了,他气喘吁吁地望着赵直道:“快从我身上下去,你这样好恶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赵直按着余文泽的脑袋,同样有些气喘地道:“你以为我想啊,你要再唱歌,我就把你的嘴巴撕烂!” www.daocaorenshuwu.com

话音刚落,赵直就一骨碌从余文泽的床上爬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经过这一番折腾,似乎有些惺惺相惜,或者说,似乎有种异样的感情在两个人中间盘旋回荡。

www.daocaorenshuwu.com

赵直望着余文泽那张白皙中带着一点桃红的脸,不由地笑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可真像个娘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直坐在了床边上,深吸了几口气,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节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才像……娘们!我是李小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余文泽的眼睛朝着那面黑色的墙壁望了一眼,他知道护士长此时正在外面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并进行了详细的记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说不定铃儿也在看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余文泽忽然直起了身子,他可不想让自己在铃儿的脑海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护士长此时正在墙壁外面,望着隔离室里的赵直和余文泽,她的手中拿着一个记事本,刚才的任务余文泽执行的还算不错,这是一次检测赵直忍受能力和愤怒阈值的一项任务。

稻草人书屋

有的病人会对别人的声音特别敏感,不容许别人侵犯自己的听觉领域,其实就是强行占据他的思维,一旦有人这么做了,就会极其愤怒,甚至会做出一些骇人听的事情。

稻草人书屋

曾经就有那么一个病人,因为病友晚上起床洗脸的声音将他吵醒,他就将那个病友残忍地杀害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刚才赵直的反应,郑护士长有着自己的判断,她觉得赵直不仅像一个正常人,而且还具有一定的克制能力,当然也有一定的暴力倾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护士长将自己的所察所得全都记录在了本子上,然后坐在沙发上,继续望向隔离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隔离室内,赵直坐在余文泽的床上,头倚靠在墙壁上,微微眯起了眼睛,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www.daocaorenshuwu.com

余文泽则端坐在床上,嘴巴紧闭着,脑中正在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下一个任务比这个要难得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文泽的眉头皱了一下,轻推了一把赵直道:“去你的床。”

稻草人书屋

“我偏偏要在这张床,你管得了我?”赵直轻哼了一声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经常这样欺负人吗?”余文泽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不是很经常,偶尔吧,谁叫你刚才唱那么难听的歌。”赵直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余文泽,自己不是好惹的,同样也给他一个惩罚,让他知道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在他这里是行不通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好,我去你那张床,正好床单不用我铺了。”

稻草人书屋

余文泽将双腿从床上挪了下来,刚要往另外那张床上走去,赵直忽然一把拉住了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乖乖把床铺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之后,赵直就站起了身子,朝着自己那张床上走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两个人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期间赵直试探性地与余文泽交了谈几句,可被他轻描淡写地回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终,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的沉默似乎比之前多了一层别的含义,像是两人都有着交谈的想法,都想要去亲近对方,但却因为一些别的不知名的原因而没有展开,那像是克制,又像是猜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很长,长的让赵直几乎就要昏昏睡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过这几天的折腾,他的身子很累,腰酸背疼,脸颊上还被抽了几十个耳光,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舒服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赵直嘴巴里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慢慢流逝,悄无声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寂静在屋子里弥漫,带着一丝诡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文泽始终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他的脑海中想的,不止是这一次的任务,他还在想着这个名叫赵直的病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精神病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虽然他的模样看起来比较凶恶,虽然他经常将骂人的话挂在嘴边,但余文泽却感觉赵直比那些院警好太多,虽然赵直也说自己像个女人,可语气跟那些人完全不一样,更像是坦白的描述,而没有太多下流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