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凶手 06 监狱

监狱给人的感觉永远都不会好,无论你是常住还是偶尔来一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白玉堂和展昭在特别会见室里等来了,被拘束衣绑成粽子的吴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昊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就快五十岁的落魄出租车司机,更不像一个精神病患者。他戴着近视眼睛,看起来斯文沉静,如果他不是穿着一件特制的拘束衣的话,更像是个教师或学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缓慢地走进特别会见室,先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径直走到了桌前的座位上坐下,随后抬起头,开始打量眼前的展昭和白玉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视线先落在白玉堂身上,停留了片刻后,开口以一种极缓慢的语速说:“……你是个相当好的警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和他对视了一会后,点头说:“你可不是个好司机。”

daocaorenshuwu.com

吴昊轻笑了一下,转脸看展昭。他的视线停留在展昭身上很久很久,最后摇着头赞叹道:“……多完美的一件艺术品,你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完美的生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在他审视自己的同时,也在仔细地观察他,听到他的话后,笑了一下说:“谢谢你的夸奖,要是你能把我当成人来看,我会更高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昊向前略倾了倾身,仔细地看展昭的眼睛,“就像两颗上等的猫眼石,琥珀的颜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嘿!”一边的白玉堂伸手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打断了吴昊的话,“坐回去!” 稻草人书屋

吴昊转眼看他,身体却并没有动,“你身上有肉食动物的味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白玉堂指了指吴昊身后的座椅:“你最好立刻坐回去,然后保持一个姿势不要动!不然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的肉食动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昊微动了一下嘴角,还是坐了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把桌上的文件夹打开,把里面的照片放到吴昊的眼前:“看看这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昊保持着笔直的坐姿,目光下移,扫了一眼照片后,意义不明地笑了一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好像一点都不吃惊!”展昭突然开口。

稻草人书屋

吴昊无所谓地挑起眉毛:“吃惊?不……只是普通的纹身而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告诉你这是纹身的?”白玉堂好笑地问,“你为什么不觉得是用颜料画上去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吴昊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随即又满脸不解地问:“有什么区别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当然有。”展昭用手指轻叩着桌面道:“纹身是不可擦洗的,颜料是可擦洗的。这些数字存在的位置特殊,款式也一模一样,第一次见的人绝对不会在第一时间想到纹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昊沉默了一会,还是缓慢地说:“抱歉。在我的意识里,这种画在身上的蓝色图案都是纹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图案??”白玉堂注视着吴昊的双眼,“为什么你说是图案而不是数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昊眼中瞬间闪过的慌乱没有逃过白玉堂的眼睛,回头看看展昭,展昭也看看白玉堂,两人迅速对了一个眼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回过头表情严肃地盯着吴昊说:“听说你因为人格分裂而一直在接受治疗。过两天法官会询问精神科的专家,如果他们认定你的神经确实有问题,那你就不用到大牢里去蹲完下半辈子,而是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昊似乎有点不明白白玉堂为什么会突然换了话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稻草人书屋

“你好像很害怕坐牢?”展昭没有等吴昊做出任何反应就接着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呵”吴昊似乎是觉得好笑,“终身监禁,谁会不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不一样!”展昭微笑着道:“让一个有强迫症的人去坐牢,还不如让他去死对不对?” daocaorenshuwu.com

吴昊的脸瞬间失了血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靠到了椅背上,道:“你很严谨,规则和秩序对于你来说很重要。但是监狱里没有这些!那里只有狭窄的空间!肮脏的空气!到处都是细菌!监视摄像头!你必须和很多人生活在一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听着展昭的话,吴昊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轻微地颤抖,不停地摇着头“他们不能……我不会一辈子都呆在牢里!我有病!需要治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的确病!”展昭紧追不舍,“你有严重的强迫症,和因此引发的洁癖,焦虑,惊恐……你始终可以听到一个声音在你耳边说话,所有的角落都好像有人在监视你,甚至可以看到你周围的细菌正在侵蚀你的健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不……我不能坐牢……我有病”吴昊有些歇斯底里地尖叫,随后就开始挣扎着站起来。白玉堂阻止了拿着电棍闯进来的狱警,抬脚踹了一下眼前的桌子。桌子撞到了吴昊的前胸,他一下跌坐回了椅子上,胸口的疼痛让他趴在桌子上剧烈地咳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吧!”白玉堂冷冷地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咳咳……说什么?”吴昊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知不知道?”展昭突然凑过去,“我是这个国家最好的心理学家之一,如果我出示病理学证明,说你的神经根本没有问题,你猜法官会不会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