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凶手 07 殉道

接下来的审问进行得很顺利,据吴昊交待,他为他们的“神”工作,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神”的指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听得云山雾罩,忍不住看了展昭一眼,“你确定他正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展昭皱着眉,问吴昊:“你刚才说你们的‘神’, 除了你还有什么人为这个‘神’工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神甫,天使……和很多我这样的神子。”吴昊一脸的神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是说你为耶稣工作?”

稻草人书屋

“不!”吴昊摇头“我不信基督!”

daocaorenshuwu.com

展昭想了一会,又问:“你们好象有很森严的等级制度,具体分工是怎么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昊迟疑了一下:“神下达命令,神甫掌管赏罚,天使负责联络,神子执行命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他们给你的任务,就是要你用车去撞人?”白玉堂忍不住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昊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需要其他成员,包括你们的神的名字。”白玉堂那出纸笔,准备记录。 稻草人书屋

“我们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www.daocaorenshuwu.com

“编号??”展昭和白玉堂互望了一眼,白玉堂站起来,走到了吴昊的身后,翻过他的耳朵看了看,然后对展昭摇了摇头——吴昊的耳后没有数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们通过什么渠道得到指令?”展昭接着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使会找到我,给我留下任务和相关的资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资料呢?”白玉堂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过之后都要销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以你的性格,应该会把他们留下来做收藏吧?“展昭观察到了吴昊的迟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呼……”吴昊颓丧地叹了口气,“我……把它们藏在了家里的书架上。” 稻草人书屋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号码是多少?”展昭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114……”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结束审问,从监狱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拨通了包拯的电话,大致讲了一下案情,包拯立刻下达了搜查令,王朝带着人去搜查吴昊的家,依照白玉堂的要求,把全部的纸质物品都带回S.C.I.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猫儿,去吃饭?”白玉堂关上车门问。 稻草人书屋

“嗯……”展昭有些心不在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喂!”白玉堂伸手在展昭眼前晃了晃,“回魂啊!想什么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皱着眉,“那个吴昊的行为类似于一种信仰依赖,这案子不简单。”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我看来他神志一点都不正常,那个什么组织也可能就是个疯子俱乐部。”白玉堂发动车子,“你想吃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嗯……我想吃咖喱。”展昭强调,“你做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胃病好了??”白玉堂略有吃惊地打量展昭,“别吃完了就进医院!馋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就豆蔻通心粉。”展昭想了一下,再次强调,“你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猫……你买菜!”白玉堂狠狠地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问题!白大厨!”展昭心满意足地调整了一下坐姿,决定先打个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白玉堂和展昭都有宿舍,是警局分派的高级单身公寓。他俩的共同点是:在工作上都是天才。不同点是:在生活上,白玉堂依然是天才,而展昭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弱智。用白玉堂的话讲,展昭是走路碰墙,开车撞树,做菜炸锅,煮饭烧房……所以,展昭的吃饭问题除了靠食堂和外卖外,就主要靠白玉堂。谁让白玉堂遗传了白妈妈的优良基因,做得一手五星级大厨的好菜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两人到了宿舍楼下的超市,展昭兴致勃勃地挑菜,白玉堂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起手机,三十秒后挂掉,拿下展昭手里的菜放回原位,说:“通心粉泡汤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随后,白玉堂买了面包和饮料,把一脸不爽的展昭塞进了车里,朝着监狱的方向疾驰而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监狱门口,遇到了正提着工具箱下车的公孙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走进监狱,就见封闭的特殊病房里,吴昊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七窍流血,已经断气。但脸上却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双手交握于胸前,看起来像个安详的殉道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上前检查伤口,白玉堂和展昭在外面询问狱警相关情况,却听公孙在牢房里喊他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冲进去一看,就见公孙抬着死者的头,翻过左耳让两人看,一个清晰的蓝色“114”,出现在耳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