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训练营 07 炼狱

跑去重案组拿资料的赵虎,五分钟后就空着手奔了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头……头……”赵虎像是有鬼追一般地冲进来,“不……不得了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又不得了?”白玉堂皱眉,“怎么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霓裳街大乱!”赵虎喘着气,“楼下跟出动军队似的,全是防爆队的,说是有个疯子在霓裳街扔汽油弹,挥刀乱砍人,好像和砍齐乐那个是同一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愣了有那么两秒钟,拿起外套就喊了声:“去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驱车来到霓裳街口,就听到杂乱的警笛声,打老远看,就见前方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的手机突然响了,接起来,是包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马上带部下到霓裳街。”包拯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

daocaorenshuwu.com

“已经到了。”白玉堂回了一句后,挂了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赵虎和白驰跟着白玉堂一起跑进了防爆警组成的包围圈,抬起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稻草人书屋

就见一个高耸的露天舞台上,站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年轻人,他的周围躺着好些受了伤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人手上拿着一只打火机,站在舞台中间,睨视着台下的众警察们,就算离得很远,还是可以闻到台上传来的刺鼻汽油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舞台后面的大片建筑已经被大火笼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队!”防暴队的指挥官徐凯和艾虎一起跑了上来。

daocaorenshuwu.com

“他什么意思?”白玉堂有些惊异地指着台上那个,看来极其疯狂的人,问艾虎。 稻草人书屋

“那家‘炼狱’酒吧今晚举行周年庆,在露天摆了个舞台,正表演时,那个人就提着两桶汽油冲上了台。他砍伤了好些表演的女演员,向‘炼狱’酒吧里扔了汽油弹。”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些演员身上都被泼了汽油?”展昭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错。”徐凯说,“他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拿着打火机在那里走来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没什么要求?”白玉堂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艾虎摇头,“到现在什么话都没有说过,就是看着我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没法开枪!”徐凯说,“太危险了,他手里的打火机一掉,那十来个姑娘就死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和白玉堂听完两人的叙事后,抬眼认真地打量起前方的情况。

daocaorenshuwu.com

就见那个舞台大概有两米高,台上横七竖八或躺或卧的十来个女演员,穿着火红暴露的表演服,到处都是血,身上都被汽油打湿了,汽油和血的混合液体交融着,在光洁的舞台表面蜿蜒流淌。表演用的五彩射灯打下绚烂的光,光影中,虚幻而说不出的淫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就站在舞台的中间,穿着黑色的套头衫,头套已经拿下来了,面貌却看不清楚,因为他的脸已经被飞溅的血滴弄得像张破碎的纸片,只有红与白的交错。身材是瘦高型的,瘦得异常,他像是个傲慢的执刑者一样,在台上小步地来回踱着,挺着胸,高昂着头颅却低垂着眼帘。他时不时会看看台下的警察,眼中满是兴奋,又时不时地看看躺在台上的伤者,脸上却全然是鄙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身后的酒吧正在往外冒着浓烟,那霓虹闪烁的“炼狱”两个字,说不出的刺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和白玉堂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全神贯注,就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眼眸中,映衬着火光的跳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后,两人对视了一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头,就是他!”赵虎凑到白玉堂身边说,“不会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点头,转脸问展昭:“猫儿,有什么打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又看了舞台一眼:“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自己把打火机扔下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呢?”展昭回问白玉堂,“什么打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白玉堂看着后面浓烟滚滚的酒吧,说:“从二楼下来,制住他正好,不过前提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了然点头:“明白了,他把打火机扔下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要上二楼?”徐凯惊道:“太乱来了!整栋楼都着了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展昭:“猫儿,几分把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半开吧。”展昭把外套脱掉,剩下白色的衬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一下!”徐凯道:“只要让他把打火机扔了,防暴队员就能冲上台把他制服啊!”

稻草人书屋

白玉堂把外套递给他,一笑:“是啊,不过你能保证他没有第二个打火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呃……”徐凯无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虎子,跟我来。”白玉堂转身,带着赵虎冲出人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展昭看着两人走远,对徐凯说:“帮我准备点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都行!” 徐凯眼中闪着隐隐的兴奋。眼前这个书生气十足的年轻人,被赞为天才中的天才的心理学博士,他能用怎样的魔法来挽救这几乎已经是绝望了的局面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微微一笑,道:“一个微型的扬声器,一辆比那个台子高的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这些?”防暴队长有些吃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还有。”展昭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这里所有的人都必须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