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凶手 01 模仿

凌晨5:50 由纽约飞往S市的国际航班头等舱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经过了将近11个小时的漫长飞行,机上的乘客都显得相当疲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来好动不好静的白玉堂,更是感觉全身骨头都酥了,转头看看身边的展昭,就见他正专心致志地敲着笔记本码字,而过道另一边的白驰,更是趴在座椅上睡得正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猫儿~~”白玉堂还是决定骚扰展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嘘~~~”展昭不理他,继续码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们这次去纽约,是给威尔森的案子提供协助,得到了很多资料。展昭和那里的犯罪心理学家就这一案子进行了一些交流,获得了不少宝贵的资料,他必须好好整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那猫对自己不理不睬,白玉堂无奈,只得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来回地溜达溜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慌慌张张地走来了一个空姐,她走到白玉堂身边问:“先生,请问您是警察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啊。”白玉堂感觉到这个空姐情绪的不稳定,问“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边的展昭也将注意力从笔记本上移开,抬头看两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经济舱里有三位乘客的状态很奇怪。”空姐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奇怪?怎么个奇怪法?”展昭不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趴着的白驰也醒了,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呆呆看众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看到他们吃了几颗药丸,然后就感觉不太正常了。”空姐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飞机就要降落了,不过他们的样子越来越糟,您可否去看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问题。”白玉堂点头,“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稻草人书屋

“呃,前座的那位乘客告诉我的。”说着,空姐向前方一直,就见前排座位上的一个男子正趴在椅背上,向他们挥手致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转脸看看展昭,展昭对他摇摇头,意思是他也不认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男子看起来和白玉堂他们岁数差不多,穿着时髦的黑色皮外套,相貌出众,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黄色镜片的眼镜,利落的短发,比亚洲人深的眼窝和轮廓,应该是个混血儿……虽然不认识,但……感觉很面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奇怪。”那人用中指推了推眼镜,笑得灿烂,“我什么都知道。” daocaorenshuwu.com

“桢!别闹了。”他身边的座位上站起一个看来很稳重的中年男子,拉了他一把,然后对白玉堂道歉道,“不好意思,他这个人比较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白玉堂打断了他,“我很想知道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呵。”那个被叫做桢的人继续保持着他的笑容,“每类人都有不同的气场,我能看见,因为我有魔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daocaorenshuwu.com

“呃……可以先去看一下么?”空姐打断他们,催促白玉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吧,”白玉堂有些狐疑地对展昭挑挑眉——你要不要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也向他挑挑眉——不感兴趣!低头继续打字。

www.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跟着空姐走向经济舱,清醒了的白驰也赶紧跟上去,经过那人身边时,那人不解地问白驰:“你也是警察??”语气中满是惊讶。 稻草人书屋

奇怪的是,向来温和乖顺的白驰转脸瞪了他一眼,有些凶恶地说:“我不跟魔术师讲话,魔术师都是骗子。”说完,快步跟着白玉堂走离了头等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愣了好一会儿,回头不解地问同样一脸惊奇的展昭,“他怎么知道我是魔术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展昭忍住笑,耸耸肩,“也许他也能看到你的气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噗~~”坐在男子身边的那个中年人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低头,心中了然……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觉得他眼熟了,他在街上看见过他的海报,杂志上也有过相关的报道。这个人叫赵桢,号称当代最伟大的魔术师,大家都叫他“魔法师”,因为他的魔术表演时常让人匪夷所思,感觉他就好像有魔力一样,而他本人也相当喜欢出风头,总是说自己懂魔法。他戴着有颜色的眼镜,而且看起来和海报上也不怎么像,所以一开始展昭没认出来。再说,就算是像,估计白玉堂这种从不注重娱乐的人,也不会认出他。展昭会记得他,完全是因为记忆力太过出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从经济舱里传来了一阵骚乱声,随即,两个拿着小刀的男子突然一前一后冲了过来,就见他们满眼通红,呼吸急促,显然是服用了什么制幻类药物,而且显然量还不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紧跟着他们,白玉堂也追了进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一把拽住跑在后面的那个,用力一按他的肩膀,就听卡塔一声,那人惨叫着软倒在地。跑在前面的那个微微一愣神,正好站在他身边的赵桢,突然也用几乎和白玉堂一模一样的动作,将他的肩膀卸了下来,随即抬头对白玉堂一笑,“现学现卖,动作够标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驰把另一个被白玉堂放倒的人也从经济舱带到了这里,机长把三人安排在头等舱的休息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