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凶手 04 血缘

房间里的灯光昏惑暧昧,白锦堂俯视着床上浴袍轻解,发丝微湿的公孙,倾身低头,唇瓣相触的瞬间,公孙伸出手指,轻轻阻挡白锦堂的唇,另一只手拽住白锦堂的领带,缓缓抚弄,眼稍微挑的凤目中,氤氲的水汽,注视着白锦堂,露出一抹略带戏虐的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倒抽一口冷气,白锦堂在心里骂“妖精”,却不料公孙原本按着他嘴唇的手指缓缓地下移,流连在他颈间凸起的喉结处,轻轻浅浅地刮搔逗弄着,就像是羽翼的轻触,几乎感觉不到的存在却带来极大的刺激。白锦堂的喉头耸动,低头含住公孙的手指,湿濡的舌头缠绕住那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舔舐着指关节上浅淡的纹理。 www.daocaorenshuwu.com

公孙收回手指,带出一丝剔透的银线,放到自己唇间,伸出粉色的小舌,轻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公孙的举动,白锦堂的喉间发出轻吟,低低的,犹如幼兽的低吼~~呼吸瞬间变得急促,眼神,也渐渐危险起来,公孙感觉到他贴在自己腿面的某个部位,起了微妙的反应,就轻轻地挣动了一下身子,微微地磨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呵~~~”白锦堂深吸一口气,按压住渐渐抬头的狂躁,伸手抓住公孙的双手按到耳侧,低头亲吻公孙鬓角的碎发。微热的气息呼出在公孙的颈项,微痒。 www.daocaorenshuwu.com

公孙轻笑了一声,转脸看白锦堂。

daocaorenshuwu.com

再也忍不住,白锦堂低头捉住公孙微启的唇瓣,狠狠地吻了起来,公孙故意侧开脸,躲避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白锦堂被公孙磨得头脑发烧,全身冒火,但还是拼命忍耐,不敢体现出哪怕是一丝的暴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满意地点头,公孙双手环住白锦堂的脖子,主动地抬起头,在他耳边说:“给你的奖励。”说完,主动吻了上去。

稻草人书屋

意识不明,头脑空白,白锦堂剩下的唯一感觉就是公孙的气息,双唇相触的柔软微凉,身下肢体的纤巧和柔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时,公孙用力地一侧身,将原本压在自己身上的白锦堂翻了过来,两人位置调换,公孙骑到了上面,低头看白锦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要在上面!”公孙凑上去说。 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有些痴迷地看着坐在自己身上,浴衣挂在肩膀两侧,带着一丝媚意的公孙,点头说,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满意地伸手解白锦堂的衬衫领子,白锦堂的手,却穿过浴衣的下摆,摸着公孙光洁的大腿。 稻草人书屋

“嗯~~”公孙难耐地抓住了白锦堂的手,狠狠瞪他一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呵呵……”白锦堂轻笑,手伸上去抓住公孙的臀瓣,手指滑进那微陷的缝隙,中指隔着单薄的纯棉内裤,轻轻地按压着那柔软的穴口…… daocaorenshuwu.com

“啊!”公孙轻轻地惊叫了一声,有些嗔怪地看着白锦堂,咬住下唇,双手撑住他的双肩,努力不让自己扑进那人怀里,但随着白锦堂手指的移动,公孙的双臂开始微微地颤抖,咬牙挥拳狠狠捶了一下白锦堂的胸口,“不准碰……嗯……说好了~~我~~在上面……啊!”砸到胸口的拳头却变得绵软无力,原本是凶狠的语气,连公孙自己听着,都感觉只是在撒娇和邀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的手找到了内裤一侧的缝隙,钻了进去,抓住了公孙已经抬头的欲望,轻轻地抚弄起来,手指技巧性地或紧或慢,时而按压后端的柔软,时而搔刮前端的脆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再也无法支撑,软倒在白锦堂的胸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认输了么?”白锦堂挑起嘴角笑得邪魅,伸出舌头舔着公孙耳廓的内部,直蹂躏得那薄薄的耳壁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公孙更是只剩下了喘气的力气,身体随着白锦堂的手指和舌头的逗弄颤动着……白锦堂却故意加快、加重了手指的律动,并将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在公孙身后的穴口缓缓地打着转,不时地按压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认输了么?”又问了一遍,白锦堂一手扣住公孙的下巴,舔吻着他的唇,另一只一直律动着的手,感觉到了公孙微微的抖动,加快了揉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不……”公孙难耐地把头埋在白锦堂的颈侧摇动了几下,“停……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停你会难过的。”白锦堂轻声细语,同时,手指技巧性地抚弄顶端敏感的皮肤,沿着微微的褶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随着公孙一阵抽搐一般的挣动,白锦堂的手上,溢出了粘腻的汁液……轻笑出声,白锦堂将这滑润的汁液涂到那柔软的穴口,手指辗轧着,进入,恶意地刮着内壁敏感软热的肌肤,感觉着那蠕动的火热湿润,将他的手指紧紧包裹……已经到了极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策……”声音里夹杂着难耐的沙哑和躁动……将已经没有反抗之力,只能半睁着湿润的双眸瞪人的公孙抱起,放到床上,快速地除去了彼此身上的衣物,白锦堂再次将公孙抱起,让他双手环着自己的脖颈,抬起他的一条光洁修长的腿放到腰侧……将自己早已饱涨的欲望缓缓抵进公孙的体内,温柔地,却又是无可抗拒地,充分接触后,伴着公孙几乎破碎的呻吟和带泣的喘息,白锦堂尽情地占有着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