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凶手 09 猜测

“你叫什么?快说!”陈佳怡狠狠地亲了马汉一口后,拽住他衣领不放手,非要他告诉自己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看马汉,他大概这辈子都没那么狼狈过 ,惊骇地看着身边一脸兴奋的小女子~~现在的女人怎么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那什么表情?!”陈佳怡有些凶悍地抓着马汉的衣领摇了两下,“跟我占了你便宜似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人正在原地僵持,就听身后那个刚才倒在地上的男人,突然喊了一嗓子:“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汉和陈佳怡回头,就见沈灵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披着那男人的西装,一脸的余惊未消。那男的倒是完全不同于刚才的窝囊样,一脸的怒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那人指了指马汉,质问,“刚才干吗放他们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汉微微一愣,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他是个极度不喜欢说话的人,更不会和人争吵,无视那男的,决定还是回室内去,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住!”见马汉不语,那人倒是不依不饶起来,走上几步,“你该不会和刚才那些人是一伙儿的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汉不喜欢说话,不代表他的脾气好!话说回来,整个S.C.I.里,除了展昭之外,没有一个是脾气好的,基本都属于攻击型的肉食类动物~~不过还是那句话,S.C.I.是全警局抽调精英组成的团队,里面没有不长脑子的人,马汉明白待会儿还有任务,在这里和人发生纠纷可能会引起麻烦,更何况那人身边还有个沈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马汉能忍,他身边的陈佳怡不能忍,她冷笑着说:“你真行啊,刚才坐地上吓得发抖,现在没事儿了,就在这里学恶狗咬人?!——孬~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说什么?!”那人走上几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陈佳怡赶紧躲到马汉身后,探出头来继续说,“你看你那个样子,面无四两肉,怎么着?现在还腿软呢吧?刚才是不是吓坏啦?胆~小~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那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陈佳怡拍了马汉一下说,“闷葫芦!别客气!揍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瞥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陈佳怡,马汉突然觉得她有些像马欣,好象年纪也差不多,无奈摇摇头,“走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佳怡见马汉脸上似乎是有了些笑意,心满意足地想跟着他往回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走!把名字留下!我们要调查!”那男的又跑上了几步,气势汹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汉停下脚步,脸上没什么表情,回头向他走过去~~脚步不快也不慢,一直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马汉走到近前了,还没有停下的意思,男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说:“你……你想干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汉站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淡淡笑:“你看看这四周,有摄像头么?” 稻草人书屋

…………男人一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马汉笑了笑看看沈灵,“特意上这儿来绑架你,应该事先就知道没有摄像头吧,一吓唬就跑了,这绑匪也太缺心眼了~~还有车子里那个,晕得太久了……”说完,拍拍那男人的肩膀,“不知道是谁在做戏……”

稻草人书屋

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愣住,只见那男人脸上的表情变化极其精彩,身边的沈灵似乎是猛地醒悟了过来,惊异地转脸看那男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汉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听身后一声响亮的耳光,沈灵指着那男的破口大骂:“孔诚,你特意演戏来骗我?你去死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沈灵,沈灵你听我解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陈佳怡看得有趣,追上马汉:“我明白了,那个男的是特意找了人来演戏,想和那女的一起被绑架,只是戏还没演完,就被你破坏了……你怎么会发现的?好神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汉走到赌场门前,“你能不能装成不认识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佳怡一愣,随即点头:“好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谢了。”马汉拉开大门,快速走了进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陈佳怡在原地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名字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边,白玉堂和展昭回到了S.C.I.的办公室。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蒋平,你查一查这个卫永是不是就是当年的那个警察卫永。”白玉堂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好的。”蒋平快速地从电脑里调出了以前的人事档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猫儿,看什么呢?”白玉堂见展昭盯着一份文件皱着眉发呆,有些好奇地凑上前问。

www.daocaorenshuwu.com

“孔丽萍那天给了我们几个名字,这是她们的档案……有些古怪。”展昭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哪里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看!”展昭边翻着文件边说,“这几个人,孔丽萍,今年31岁,那么十年前就是21岁,张真真、安庆瑶和李絮都是28岁,那么十年前就是18岁,最小的沈灵今年也是27岁,也就是说当年已经17岁了,但是徐佳丽死的时候只有13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仔细地看着那些资料,也一脸疑惑:“是啊,一般二十来岁的人,会跟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有什么过结?而且……年龄差异这么大,为什么会在一起学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