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非人类 02 诅咒

阿卡沙可怕的外表和阴恻恻的语调,惊得在场的几个年轻女性都纷纷尖叫。 www.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皱皱眉:“不相干的人都出去。”说着,对门口的曲彦明和另外一个保镖说:“你俩先看着现场。” 稻草人书屋

两人很配合地把其他人都请出了房间,那个叫阿卡沙的算命妇人,边走边扯着破碎的嗓子喊:“你们不相信诅咒,不相信恶魔……就会遭到恶魔的惩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摇摇头,白玉堂转回身,就见公孙和展昭已经围在了保险箱边,仔细地审视这具无处不透露着诡异的尸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紧皱着眉,看了半天,对白玉堂说:“得回去把尸体拿出来,才能确定死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白玉堂沉默了一会儿,问:“他是被肢解放进去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公孙摇摇头:“不是……是被折起来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折……”白玉堂苦笑,“把人折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实话么?”公孙微微一笑,“的确不像是人能办到的。”说完,走出房间洗手去了。 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拍了拍还在盯着箱子里尸体发呆的展昭,问:“猫儿,看出什么了?那么认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想了想,说:“小白,你看过回收汽车时,用液压机压车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点头,“的确~~四面四块钢板,再加上面一块,就能把人挤成方的,问题是,为什么要弄成这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两种心态~~”展昭抱着手臂说,“单纯心态是,凶手想要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箱尸的诅咒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呢?”白玉堂追问,“不单纯的心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那就要从他的行为来分析了。”展昭说,“这个凶手的心思非常缜密、自信甚至傲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白玉堂点头,“看他弄的这个密室保险箱的凶案现场,还应该加一句他很无聊~~”

稻草人书屋

展昭围着桌子慢慢地走一圈,从各个角度打量着那个保险箱:“他在完成之后,应该也这样绕了一圈~~就像是在欣赏自己的杰作……会把手机塞到被害者嘴里,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是在嘲笑他,嘲笑所有人,就好象在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就是神……”白玉堂接了一句,“不是人……对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无奈,点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了然,总结:“好啊~~又一个拿人命开玩笑的变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门口传来两个同步的声音:“哦呀~~好惊悚啊~~老大就是想拿钱来买这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和展昭回头,就见双胞胎一手提着一个皮箱,出现在了门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你俩什么事了!”白玉堂朝箱子呶呶嘴,“收钱的人在里面……东西没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老大人呢?”小丁四周一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他人也纷纷四顾……白锦堂刚才还在门口站着的——哪儿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洗手间里,公孙打开水龙头,洗手……也许是多年当法医的习惯,公孙会先戴着手套洗,把手套洗得干干净净,再把手套摘下来,洗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低头冲着水,脑子里都是刚才那具尸体古怪的死装,忽觉后背温热……一抬头,只见白锦堂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些疑惑地望了镜子里的人一眼,“你怎么来了?”公孙一边洗手,一边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不说话,微笑着低头凑到公孙耳边说:“你刚才验尸的样子真性感。”边说,边双手环住公孙纤韧的腰,轻轻地隔着黑色的毛衣,抚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公孙回头狠狠瞪他一眼,“公共场所……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白锦堂似乎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低头一把擒住公孙的双唇,略带暴烈地吻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冗长一吻结束,一手扶住公孙的腰身,一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对视,有些为难地说:“怎么办……” www.daocaorenshuwu.com

公孙被他弄得莫名其妙,轻喘着问他:“什么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轻舔公孙的耳朵,将舌头伸进耳廓里,引得公孙一震轻颤,就想逃开……腰间的手收拢,制止他的逃离。 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办?”白锦堂轻声在公孙耳边说,“现在连你对玉堂笑……我都会吃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一愣,惊觉白锦堂的手已经从毛衣的下摆里钻了进去,抚摸着他腰间的皮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胡说什么?”公孙双手还戴着手套冲在水里,没法阻止白锦堂,只能咬牙凶他,“快放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白锦堂乖乖把手拿出来,伸到水池里,帮公孙除下手套,随后,和他的手交缠在一起,冲着略带凉意的水。 daocaorenshuwu.com

“好想把你锁起来。”白锦堂拥着公孙,把下巴靠在他瘦削的肩膀上,“除了我,谁都不让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无力,侧脸看白锦堂像撒娇一样在他颈间乱蹭,接起一捧凉水就泼~~白锦堂一惊,退开,但西装的前襟还是湿了一片。公孙笑,转身就跑,不料白锦堂抢上一步,拦腰把他抱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公孙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就被白锦堂抱回来,按在洗脸台上,狠狠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