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非人类 06 鹰王

白玉堂把蒋平说的告诉了展昭。

展昭连忙问傅义山:“傅先生,你了不了解关于这个鹰王图腾的详情。它和死亡有什么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呃……”傅义山想了想,说,“我大致了解过一些背景资料,这个鹰王的图腾在图西族就相当于死神,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紧迫……”白玉堂打断了傅义山的长篇大论,“你知不知道,被死神,也就是鹰王惩罚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呃……砍头……”傅义山简洁地回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猫儿,转播车最多十分钟后就会到。”白玉堂看表,“我们只有十分钟时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平常这个时候,你都在干什么?”展昭问傅义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呃……我……”傅义山也被弄得有些紧张,“我应该在书房看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书房在哪儿?”两人齐声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带你们去……”说着,傅义山带着两人快步走向自己在二楼的书房。到了门前,伸手要开门……白玉堂一把拉住他,“等等。” daocaorenshuwu.com

说着,把傅义山拉到了身后,白玉堂转开门把,轻轻一推,门“吱扭”一声打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房里空无一人,白玉堂率先走了进去,展昭跟了进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进了房间,两人抬头环顾四周,书房的布置很简单:红木制的家具,宽大的书桌,书架上码满了书,古色古香的花瓶~~展昭突然拍了一下白玉堂的肩膀,伸手指指天花板,白玉堂抬头一看……皱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见那乍看之下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上,有几道隐隐的幽光——仔细分辨,才看出那是几根交错的玻璃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顺着玻璃线的方向移动着视线,飞速地思考着,片刻后,心领神会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目光最终都落在了书桌的电话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又逡视了书房一圈,搬过地上一个半米多高的花瓶,放到书桌后的椅子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告诉傅义山身后的秘书邱羽:“找一根五米左右的细绳,再找一个西瓜或者哈密瓜……要快!”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邱羽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回来,手上拿着一个西瓜和一卷细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展昭接过瓜,放到了花瓶上。然后,在不拿起电话听筒的状态下,将绳子的一头,小心翼翼地系到听筒上,另一头拉到了门外,放在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傅义山和邱羽才注意到,电话机的听筒下面,压着一根玻璃绳,绳子极细,垂到地上,沿着墙角,爬出了窗外……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没法发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准备工作做完后,众人退到了门外。

稻草人书屋

“隔壁房间的朝向是不是和这里一样?”展昭问傅义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傅义山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转身下了楼,展昭则走进了隔壁的房间,带着傅义山和邱羽一起,隐到窗户后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透过窗户,已经可以看到远处驶来的电视台转播车了,展昭的电话响,接起来:“小白,你准备好了?”

daocaorenshuwu.com

“好了!”楼下,白玉堂隐藏在门后,专注地隔着玻璃注视着大门前徘徊着的所有人:保镖、佣人、园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转播车驶到了大门前,工作人员抬着摄影器材下来,有几个保镖上前阻止,女主持人似乎是与保镖发生了一些争执。就在这时,其中一个身材比较矮、肤色黝黑的保镖拿出了电话,按下几个按键——与此同时,隔壁书房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展昭快步走到了书房门口,一拽地上的那根绳子——书桌上的电话听筒“啪”地一声被扯了下来,听筒下压着的那段玻璃绳瞬间飞了出去~~~就听窗外“啪”地一声轻响。

稻草人书屋

随着这声响动,天花板上纵横交错的玻璃绳猛地拉直抽紧,横向划过~~空中幽光一闪——在门外的三人就感觉有几丝凉风带过,“咔”地一声……那个放在花瓶上的西瓜上,出现了一道裂纹,瓜身瞬间一份为二,上面的半个滑落下来,落地……摔得粉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又是“嗖嗖”地几声响,刚才割开瓜身的玻璃绳,顺着窗户飞了出去,很快踪迹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楼下传来了隐约的骚乱之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展昭拿起电话,他和白玉堂的手机一直是接通的状态,“小白!好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白玉堂拿着手机,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个快速往回跑的矮个儿保镖,笑:“猫儿,我这儿也好了。”说完,合上电话,快步走了出去。 daocaorenshuwu.com

展昭迅速跑回隔壁的房间,透过窗户看向下方,就见那个保镖走到了楼下的花坛里,弯腰伸手,拾起了地上的一样东西,刚想站直身子,白玉堂已经走到他背后,一拍他肩膀:“捡什么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保镖一惊,估计是预料到大事不妙了,他似乎也会些拳脚,回手就是一拳!可惜,他打错了人~~白玉堂微微偏头避开他的拳头,左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就听“咔嗒”一声的关节错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