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影凶手 01 黑夜惩罚者

小狗死在了巷子里

哥哥拉着弟弟的手路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见小狗支离破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弟弟蹲下为小狗哭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哥哥问飞过的山雀:“是谁杀了小狗?” www.daocaorenshuwu.com

山雀说:“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哥问经过的仓鼠:“是谁杀了小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仓鼠说:“不知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哥哥问爬过的蚂蚁:“是谁杀了小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蚂蚁说:“你可以问一下月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哥哥抬头问月亮:“你看见是谁杀了小狗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亮点头:“我看见了,是你的弟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哥低下头看弟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弟弟蹲在小狗的尸体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肩膀抖动着,但不是在哭,而是在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弟弟抬起头看哥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笑呵呵地说:“是小狗自己,杀了自己” daocaorenshuwu.com

三月,春意渐浓,刚破获了大案的SCI众人,迎来了难得的三日休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猫儿?你干什么呢?”白玉堂看着展昭在卧室里摊了一地的文件、报纸还有书,不解地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抬头看看他,“找资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找什么资料?”白玉堂拨开书本走进来,“你又要写书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展昭翻翻翻,最后找出一份文件来,递过去说:“小白,这是你离开刑警队时接的最后一件案子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白玉堂伸手接过来看了看,“没错,在我手上过了一下,后来我转去SCI,案子就交给艾虎了。边说,边翻看资料……“悬案?”白玉堂吃惊,“这案子都半年了还没破?!”

daocaorenshuwu.com

展昭点点头,说:“那个凶手被媒体称为‘黑夜惩罚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惩罚者’……”白玉堂不悦挑眉,“他杀的那些小混混只是偷偷东西,要不然就打个架什么的,都不是死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案子很奇特。”展昭说,“没有动机,受害者也没有共同点,最后这个黑夜惩罚者还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坐到展昭身边,捏住他鼻子,“你说你这猫,难得休息,就别再凶手死人的说了行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拍掉他手,“对了,你刚才在外面忙什么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把你衣服都洗了!”白玉堂笑呵呵,“勤快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展昭冲出去拉开自己的衣柜,发现什么都没有,再一看阳台,齐刷刷晾了一排,“白老鼠,你干嘛把我衣服都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上次都敢把僵尸身上的东西放口袋里!”白玉堂说得理直气壮,“谁知道你还放过什么进去?今天太阳不错,都给你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老鼠,你洁癖又严重了!”展昭愤怒,“那我晚上怎么办?我们还要去看齐乐的演唱会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daocaorenshuwu.com

入夜,S市的体育场门口,一身白衣的白玉堂,和同样一身白衣的展昭,一起下了车。 daocaorenshuwu.com

看到眼前人山人海的歌迷,白玉堂惊得张大了嘴,“怎么这么多人?这丫头真出名了不成?”

www.daocaorenshuwu.com

展昭瞥了他一眼:“这可是在体育馆开的万人演唱会,现在齐乐她们的乐团很受年轻人欢迎。”边说,边揪揪身上那件白毛衣的领子,可恶啊!白玉堂念书时穿的衣服他现在穿竟然正好——气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齐乐那丫头不是在和虎子谈恋爱么?”白玉堂话一出口就被展昭一把捂住了嘴,“这里到处都是记者,被听到就完了。”说完,拖着白玉堂就往里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猫儿,你越来越暴力……”白玉堂被他拽着胳膊往里走,觉得展昭杀气腾腾冲进人群的样子实在是很可爱。正走着,就见迎面一人低着头快步走了过来,其他人都是往里走,只有他是往外走,显得有些突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低着头,没看见白玉堂,走路的速度还特别快,猛地发现眼前有人时,已经看见了入目满眼的白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一抬头,和白玉堂打了个照面,“小心!”展昭回头看见了,一拽白玉堂。 daocaorenshuwu.com

灵巧地闪身避开,但肩膀还是相互撞了一下,白玉堂见那人满脸胡子,年纪似乎不小了,赶紧笑着说了声:“sorry~~”,随后就转身随着人流,进了体育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停住了脚步,回头盯着远去的白影,就像被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后经过他身边的人,都觉得他是个疯子——因为他的嘴里一直反反复复,嘀嘀咕咕地念叨着:“白的……好看,白的果然是比黑的要好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演唱会进行了有近四个小时,出来的时候,白玉堂就觉头昏眼花外加耳鸣,乖乖,这比抓贼还累,他身边的展昭倒是很兴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用丁家双胞胎的话讲,人的外表具有一定的欺骗性:比如说白玉堂,你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可能会觉得他是个花花公子,但是说实话,他从小由于家教甚严,喝酒、染发、穿洞、泡妞……别说做了,连想都没想过,而且还有轻微洁癖,喜欢安静的环境。如果说白玉堂因为比较风流的外形吃了无数的亏,那么展昭就是以百分之百纯良的外型让别人吃了无数的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