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影凶手 02 怪异凶案

次日清晨,结束了三日休假的SCI众人回到警局,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展昭和白玉堂正坐在会议室里,桌上铺了大量的文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晃晃悠悠走进来,随手拿起一份文件看了看,“枪击案?”不解地又拿起了另外一份,“这些案件有什么联系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耸耸肩,“说不准,有些是枪击,有些是刀……不过死的都是些小混混,死的时间也都是在午夜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说在特定的人群里面随机地选择被害人了……”公孙摇头,“这种案件,会掺杂许多的意外受害者,很难明确地定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之前那个黑夜惩罚者……”展昭转脸问白玉堂,“为什么定性为连环杀人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个有一定的规律。”白玉堂翻看着旧资料,道,“每隔一天,同一个街区,同一时间……想不把他们联系起来都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惜时间拖得太久了。”展昭道,“现在的这些案件,时间不定,地点也不定……可能是凶手转变了犯案的手法,也可能彼此之间根本没有联系。”有些颓丧地把文件放回桌上,“这样根本没法定案,也没法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白玉堂突然抬头看他,“你为什么在警局里晃来晃去时,都一直要穿着白大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听了也抬起头来说:“是啊,这个问题我也很久之前就想问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公孙抬抬眼镜看看两人,笑得有些诡异,低声说:“在解剖的时候,不是都要穿的么。”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 “这样平时也穿着,让我感觉很有气氛。”说完,笑嘻嘻地转身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猫儿。”白玉堂沉默了一会儿转脸叫展昭,“用中文给我解释一下他说的‘气氛’是指什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展昭无奈耸耸肩,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但具体又抓不住,正在困惑,就见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包拯走了进来,手上拿着几份文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来又有事情发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包拯走进了会议室,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皱皱眉道:“有案子。”说完,把手上的文件交给了白玉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SCI其他的成员也走了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鱼、老洪、郑培……”白玉堂看了一眼文件,“西区的老大,东区的老二,南区的老大……都让人杀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众人都有些哭笑不得,“真说不准这凶手算是犯罪呢,还是算为民除害?” 稻草人书屋

“死法都是一样的。”展昭拿起几张照片说,“看,枪在墙上……不过不是昨天那个警员说的钉上去的,更像是粘在上面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个凶手神不知鬼不觉就干掉了三个黑帮老大。”包拯表情严峻,“最近各地都很不太平,不是争位子,就是火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那些黑帮的竟然会来报案,这也有够奇怪的了”马汉笑了笑,“这种状况一半不都是私了的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概是因为害怕。”展昭低声道,“谁都怕成为下一个受害者,而且,凶手如果抓不到,就算抢到了老大的位置,也坐不安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卢方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道:“又死了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众人都惊诧地望向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北区的老大吴强也死了。”卢方道,“刚接到报案。”

www.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收起资料说,“现场没破坏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应该没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走,我们去看看。”白玉堂吩咐众人出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拿着资料边看边跟着大家往外走,问走在身边的白玉堂:“其他三个区杀的都是老大,只有东区死的是老二……为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区的老大陈婕是女人。”白玉堂关上车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就是说,凶手不杀女人。”展昭点头,“还挺绅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的角度,白玉堂突然“咦”了一声,转身向后望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怎么了?”放下资料,展昭也回头往他看的方向望去,“看到什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人……”白玉堂微微皱眉,“一闪就过去了。”说完,他打开车门下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展昭有些好奇,也下了车,两人往停车场的深处走去。到了停车场尽头的一根立柱前,白玉堂伸手将展昭拦住,他快速地转过立柱,就见柱子后空无一人,只是地上放着一张照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弯腰拾起那张照片一看,两人都愣住——就见那张照片的背景是夜晚的街道,街上站着两个人,都是一身白衣,正是昨晚去看演唱会的展昭和白玉堂,而且地点,明显就是昨晚那个小混混被杀的巷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白?”展昭看了看白玉堂,“你刚才看到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有些混乱,“只是一闪而过……猫儿,记不记得昨晚在体育馆外撞见的那个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他?”展昭惊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确定,但衣着身形有些像……”白玉堂环视着四周,停车场的内部是封闭的,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猫儿,他刚才就闪到了这根立柱后面……但是现在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