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影凶手 09 防不胜防

“策?”白锦堂惊觉公孙的异样,从椅子上起来快步冲了过去,“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睁大了眼睛,看着冲到自己面前的白锦堂。

daocaorenshuwu.com

“我只是想装睡逗逗你……你,怎么吓成这样?”伸手把公孙搂进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后背,“出什么事了?” 稻草人书屋

良久,公孙眨眨眼,像是醒了过来,有些困惑地看着白锦堂,“你……你不知道?对的,你应该不知道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什么?”白锦堂微微皱起眉,想拉公孙到客厅里坐下,公孙却忽然歪着头,盯着房间中央的转椅看了起来,又看看不远处的墙壁,一脸的困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可能啊……”公孙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可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不可能?”白锦堂伸手摇了摇公孙,“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www.daocaorenshuwu.com

公孙把视线收回,推白锦堂到椅子边,道:“坐好!”

稻草人书屋

白锦堂莫名其妙地坐了回去,不解地望公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才的姿势!”

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点点头,又靠了回去,保持刚才躺着的样子,墙上立刻出现了人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从桌上拿过一支记号笔,在墙上人手的位置画了一道。随后又对白锦堂道“你,保持刚才的姿势,把腿上的力气去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实在不明白公孙想干什么,但还是照着做了,他轻轻地将脚放松……随着他力量的放松,转椅又缓缓地转过了一些角度,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公孙看着眼前墙上影子角度的变化,长出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站起来打开灯,四周瞬间明亮了起来,他走到公孙身边,“究竟怎么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公孙收起笔,道:“我们最近在查的案子里,死者就是这样躺在椅子上的,他是半夜死的,桌上也放着台灯,身后的墙上有影子,影子手里还有枪,就粘在墙上……我真笨,我们都觉得凶手是半夜布置好现场才走的,其实不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为什么?”白锦堂挑挑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诺,一般人都会觉得死人比活人重是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点点头,“其实重量没减轻,只是失去了自身的承受能力,所以就觉得重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没错!”公孙点头,“人坐在转椅上,特别是大人,保持转椅平衡的重要因素,就是自身双脚的支撑力,一个死人,他的支撑能力会失去,而且他的尸体会僵硬,总之会有很多细微的变化,而偏偏转椅这个东西很容易改变方位,哪怕是一点点的受力变化……所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是死后很久,等尸体情况稳定了,才制造的现场。”白锦堂淡淡地说。

稻草人书屋

“对!”公孙点头,“那个凶手有可能一直等到我们到现场之前,还在那里,才会保证角度这么精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才不在乎什么凶案。”白锦堂看着眼前一脸欣喜的公孙,开口问,“你刚才干吗那么紧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公孙一愣,有些尴尬地四处看看,一眼看见了地上的碎酒瓶,有些心疼,“呀~~全摔碎了……”说着,想走过去收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怕我死?”白锦堂一把将公孙拉了回来,“我死了你会露出像刚才那种表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公孙皱起眉,抬脚踢白锦堂的小腿,“你多大了,还开这种玩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了我只是装睡……”白锦堂低头亲公孙的鬓角,“只是你太担心我而已……吓得都快崩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少得意!”公孙想挣脱开来,脸已经不自觉地红了,“谁碰到这种事情都会害怕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不是法医么?”白锦堂不依不饶,“法医还怕死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啊!”公孙被白锦堂一把抱了起来,双脚悬空,抱进卧室,“你干嘛?!我明天要上班的!” 稻草人书屋

“我只是抱你进来而已。”白锦堂把公孙轻轻放到床上,“和你明天上不上班有什么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张了张嘴,瞪他一眼,“你得意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呵……”白锦堂笑了笑,倾身压住公孙,道:“当然得意了,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刚才你像是在跟我示爱一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产生幻觉了,让小展给你看看吧,妄想症。”公孙推他,“起来,重死了!” 稻草人书屋

“不用怕。”白锦堂低头吻上公孙,“我不会死的,绝对不会让你露出那样的表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不语,任白锦堂亲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不反抗么?我可要为所欲为了。”白锦堂解开自己的领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要太过分!”公孙伸手掐他脖子,“我现在杀了你也是正当防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舍得我死?”白锦堂自顾自开始解公孙的衬衫,“乖,明天我帮你请假……”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看着展昭指出的那个画面中的大胡子,一眼就认出了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那个人,“他刚才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切换到现在的实时画面,仔细看了一遍,这个人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