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影凶手 22 似是而非

“大致的经过就是这样了。”白锦堂说完,看了看白玉堂又看了看展昭,“还有什么想问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不是没有想问的,只是觉得问那时的往事,就像是给白锦堂伤口上撒盐似的。本来展昭一直都在想办法把白锦堂的记忆恢复过来,但是听他讲完自己的经历之后,觉得对于白锦堂来说,还是不要完全想起来比较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这时,安全通道里走出了手拿一个公文袋的公孙。

www.daocaorenshuwu.com

“都站着干什么呢?”公孙走到近前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就看着三人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咳……”白玉堂轻轻咳嗽了一声,抬头问公孙,“楼上怎么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ok了。”公孙晃了晃手上的袋子,“东西在这里了,不是国产货,先带回去找一下线索,楼上也没事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展昭打开车门把阳阳接下来,对白玉堂使了个眼色。白玉堂点点头,回头看了白锦堂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见白玉堂眼里有些歉意,跟小时候做了错事似的,有些哭笑不得,挑眉问他,“还站着干嘛?走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些讪讪地摸摸头,白玉堂和展昭略带狼狈地跑进了电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等三人走进了,公孙见白锦堂已经坐进了车里,就跟了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了?脸色那么臭?”坐到副驾驶座上,公孙伸手轻轻掐了掐白锦堂的耳朵,“难得看你给两个小鬼脸色看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白锦堂没有说话,回过头来注视着公孙,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孙愣了一阵后,抬手就一个直拳,不痛不痒地打在了白锦堂的胸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白锦堂揉揉胸口,笑问,“饿不饿?去吃饭。”

稻草人书屋

“我要回警局!”公孙瞪他一眼。

稻草人书屋

无所谓地笑了笑,白锦堂淡淡来了句:“我等你。”便发动车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公孙低头看着袋子,等了一会儿,道:“我把这个交回去就去吃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锦堂伸手摸他头发:“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上关门键,展昭和白玉堂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相互望了一眼,都有些不好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洛阳抬头看看展昭又看看白玉堂,有些好奇地问:“你们怎么了?做错事了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脸上都有些红,瞪着阳阳异口同声:“谁说的啊?”说完,又尴尬地对视了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洛阳一脸“明白了”的神情,点了点头不再多问。电梯门一开就跑出去找他的大胡子叔叔了。展昭和白玉堂又长长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跟了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病房里,大胡子躺在床上,脖子上缠着一层纱布,白驰正在用勺子给他喂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洛阳欢欢喜喜地跑进去,接过白驰手中的杯子和勺子,踮着脚给大胡子喂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医生说要多喝些水。”白驰走到展昭身边,向门口张望了一下,“大哥呢?” daocaorenshuwu.com

两人脸上的神色又难看了些,含糊道:“跟公孙回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可以说话了么?”展昭赶快转移话题,看着大胡子问白驰。

www.daocaorenshuwu.com

“已经可以了,伤口大概一个礼拜就能复原,这期间说话会有些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见大胡子眼含幸福地就着阳阳递过来的勺子喝水,展昭和白玉堂也不想打断他,就搬了把凳子坐在一边,等他喝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一杯水就见底了,大胡子转过脸来看两人,张了张嘴,“出什么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了变声器的干扰,大胡子生平第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怎么知道出事了?”展昭有些好奇地问。

www.daocaorenshuwu.com

“……感觉。”大胡子只短短回答了两个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展昭微皱起眉,白锦堂似乎也有这种特别敏锐的感知力,莫非这也是偶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胡子抓住了。”白玉堂突然来了一句,“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2-12-11”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胡子霍地从床上弹坐了起来,一旁的阳阳有些凶悍地瞪他一眼,“你是病人,躺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躺了回去,可怜兮兮地看着洛阳,像是在说——你怎么这么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他三人看着又想笑……又有些心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想见他。”大胡子对白玉堂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记不记得一首意大利童谣?”展昭问大胡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童谣……”大胡子想了想,有些疑惑,“什么童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看了看洛阳,洛阳就给大胡子哼哼了两句,还说:“你以前哼过的,不记得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胡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张了张嘴,转脸问展昭和白玉堂,“你们……你们从哪里听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胡子一直在唱!”白玉堂回答,“他昨晚还来找过我们,叫洛阳哥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可能的!”还没等白玉堂把话讲完,大胡子就猛地坐了起来,一脸的慌张和惊恐,“不可能的!他早就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说什么?”展昭不解,但大胡子却激动地跳了起来,白玉堂走过去用力按住他,“你先别激动,什么死了活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