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影凶手 23 渐趋明朗

白玉堂和展昭坐在理发店的沙发上看着杂志,两人已经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这家理发店的老板是两人的朋友,所以说话做事都比较方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了!”理发师把已经被打理一新的大胡子推到了两人的面前,白玉堂和展昭抬头一看,都是一愣。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理去了那凌乱的胡须,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张整洁干净的脸,虽然看起来不太年轻,但是五官确实很标准,非但不丑,还很有几分成熟男子的俊朗……看得展昭和白玉堂直点头,而且那张脸分明还和洛阳有那么几分相似,不承认是父子也难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错!”白玉堂点点头,张开嘴想说话,又觉得有些为难,笑道,“给自己取个名字吧,总叫大胡子,感觉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胡子一愣,似乎是有些为难,尴尬地说:“我……没念过什么书,名字,你们帮我取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展昭摸着下巴想了想,道:“叫洛天吧,阳阳叫洛阳,你叫洛天,听着挺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胡子听后,轻声琢磨了几遍,点点头道:“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打理已毕,三人上车,向陈婕的别墅驶去,一路上展昭问了大胡子许多问题,都是一些听起来没头没脑的话,白玉堂虽然不太明白展昭的意思,但这猫问问题一定有他的原因,说不定又有什么线索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距离陈婕的别墅不远的地方,洛天突然对白玉堂说:“有人跟着我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脸上一点吃惊的表现都没有,不动声色地说:“从刚才出警局的时候就已经跟着了,不用管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展昭眨眨眼,看了看车后采用交替跟踪的两辆车子,问洛天,“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刚才。”洛天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样的感觉。”展昭继续发问。 daocaorenshuwu.com

“嗯……”洛天想了一会儿,“就是会心慌,感觉有危险,每次都很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小声说:“小白,他们可能会有些动作。”

稻草人书屋

白玉堂点点头,对着后视镜仰了仰下巴,“已经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和洛天顺着白玉堂的视线望去,果见原本紧随他们的那两辆车不知道为什么纷纷放慢了速度,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搞什么鬼?”白玉堂微皱起眉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洛天突然有些紧张地问:“阳阳一个人留在警局里,会不会出事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担心。”展昭道,“我出来前叫蒋平带阳阳去包局那里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放心。”白玉堂也笑,“跟包局在一起可比跟我们在一起还安全。”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现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下了车,越过黄线,向里面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头儿!”马汉和白驰正在和欧阳春研究案情,见白玉堂他们来了,连忙招呼众人过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怎么样?”白玉堂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个人干的。”公孙开口道,“我进行了初步的尸检,不过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们,凶手就是前几起案子里的那个影子杀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也就是说,凶手并不是杰杰……但是事情又都围绕着大胡子,洛阳等为中心展开,这彼此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一切都已经渐渐明朗,千丝万缕纠缠在一起,只要抓住一根主线,其余的麻烦就都会迎刃而解,但这跟主线究竟在哪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想先看一下现场。”展昭道。 稻草人书屋

“就等你们看过了之后把尸体抬回去了。”公孙带着展昭一起往楼上走,白玉堂没有跟去,而是叫过了陈婕所有的手下,挨个询问昨晚的情况,并仔细查看了整个别墅的地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到白玉堂忙完,展昭也走了下来,一脸的疑惑。

www.daocaorenshuwu.com

“怎么了,猫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手法和其他的几起案件相同,唯一不同的是,陈婕的书房里,有明显被翻过的痕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说,杀完人后,凶手找过东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展昭点头,“那些书籍被仔细地逐本翻看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想了想,问,“猫儿,你怎么猜到死的是陈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白你觉得这次的案子是不是很复杂?”展昭不答反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说不上复杂,就是觉得有些无从下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有两个案子,一个是黑夜惩罚者,另一个是影子杀手,只是彼此之间有着某种联系”白玉堂边说,边走到了花坛边坐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婕的死应该是计划外的。”展昭在白玉堂身边坐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那个影子杀手在这次的犯案过程中,改变了习惯。”白玉堂道,“原本不杀女人,但这次却杀了,原本干净利落杀了人就走,这次却找起了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婕死的时间也很有趣。”展昭接着说,“正好是在杰杰被捕之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一愣,点点头,“我们在陈婕的俱乐部见过杰杰,杰杰被捕后,陈婕又死了……那天维勇也无缘无故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