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影凶手 29 催眠

审讯室里的气氛尴尬到极点,赵爵突然就靠到展启天身上,嘴里哼哼唧唧的,脸上带着笑,也不知是在撒娇还是故意在逗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和展昭看着展启天脸上的表情,非但没有觉得不好,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尤其是展昭,就见自己平时酷到骨子里的老爸突然露出那种不知所措的表情,不知为何就是觉得很过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爵蹭了两下,抬头看展启天近在咫尺的脸,微微一笑,伸手戳戳他腮帮子,低声说,“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尤其是这张脸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启天微微皱了皱眉,退开了一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赵爵也几乎同时站直了身子,含着笑退后一步,转脸看了看白玉堂,又看了看地上的那个三明治,道:“隔着袋子就闻到芥末味了。”

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挑眉看展昭——那他还吃?趁机占你老爸便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展昭无力,瞪了白玉堂一眼,小心翼翼地凑到展启天身边,乖乖叫了一声:“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启天点了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爵却是冷冷一笑,转身看单反玻璃后的杰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启天对展昭轻轻一招手,示意他跟自己出来,要单独聊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展昭乖乖跟着展启天往外走,出门前回头看了白玉堂一眼,就见白玉堂对他做了个鬼脸——保重啊,猫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见两人走到门外,关上门,赵爵轻手轻脚就凑到了门边偷听。

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一愣,刚想说话,却见赵爵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门,用口型说:“能听见!”还对白玉堂招了招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玉堂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和赵爵一起趴在门边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驰站在房间中央,尴尬地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跟展启天到了门外,展昭没等展启天开口,就先问:“爸……你认识赵爵啊?你们什么关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展启天反应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淡淡说了一句:“跟你和玉堂以前的关系差不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展昭脸微微一红,对展启天重读的“以前”两个字有些反应过度。 稻草人书屋

不止展昭,门后的白玉堂也红了脸,心说:不是吧,展昭他爸知道了不就是连自家老头子都知道了?!本来,他最怕的就是自家老头子知道这事,在他看来,自家老爸那暴脾气,要是知道了说不定会直接掏枪崩了自己,咋就没反应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发呆,白玉堂突然感觉有气息靠近,本能地向后一仰脸,勘勘躲过了赵爵凑过来的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爵的嘴唇和白玉堂的脸颊几乎擦过,白玉堂脸色变了变,警告地看了赵爵一眼。赵爵撇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小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再理会赵爵,白玉堂继续听展启天和展昭的谈话,但却是对身边的赵爵多留了个心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他,当年干了什么,要被关二十年?”展昭问出了心中的困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展启天没有马上回答,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头发,轻声问:“你觉得呢?”

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啊?”展昭问,“我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启天一笑,摇摇头,“你觉得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展昭不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去查二十年前的事。”展启天突然开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展昭一愣,看着展启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展启天低声道,“不要去追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展昭似乎有些不服气,却见展启天皱起眉,叹了口气道:“如果你一定要查,我会禁止你和白玉堂来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一惊,门里的白玉堂也是深深皱起了眉,抬眼,就见赵爵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 稻草人书屋

“我要说的就这些。”展启天道,“你自己考虑清楚,不要再和赵爵有任何的牵扯。”说着,抬手敲了敲门,对门里说,“你也记住了,再查以前的事,你俩就别想再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尴尬,白玉堂也摸了摸脑袋,心说不愧是猫的亲爹,比真猫还精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启天说完,对展昭点点头,“你自己小心点。”说完,转身离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展昭叹了口气,打开门,就见白玉堂抱着胳膊站在门边,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扫兴,也有些迷惑。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你越是不让他知道,他就越想知道,两人现在对赵爵的好奇程度远远超过了之前的任何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爵刚才也听得一清二楚,他也抱着胳膊站在一边,嘴里叽叽咕咕地小声骂着:“死木头,大冰块,笨蛋!” 稻草人书屋

白玉堂和展昭面面相觑,这几个老家伙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实在是太让人心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开始吧。”展昭突然长出了一口气,看了赵爵道:“刚才我爸的话你都听到了?”

daocaorenshuwu.com

赵爵抬眼看着展昭,挑起嘴角一笑:“你打算放弃?”

www.daocaorenshuwu.com

展昭也一笑:“谈不上放弃不放弃,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干。”

www.daocaorenshuwu.com

赵爵耸耸肩,笑:“其实启天有些杞人忧天了,有些事情我还是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