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因为学校里没有多余的办公室了——为了保留燃料以备军用,许多教学楼都关闭了——西蒙只得以在主图书馆地下室的一间小阅览室中工作。这阅览室大概是衣橱的大小,灰色金属墙边固定了一张灰色金属桌,周围还有几个灰色金属书架。为了让这狭小的空间变得舒适一些,她在墙上挂了一些全家福,这些照片都已经褪色,且边缘都有些泛卷了。房间的滑动门打开后通向一条长长的幽暗的走廊,门的两边还有几堆书,从地面一直堆到了天花板,除此以外,就只有一扇鞋盒大小的窄窗了。 稻草人书屋

倚在座位上,伸了伸手臂,她又翻了翻桌上堆着的那几册积满了灰尘的书、专著和一些学术刊物。这些都是父亲研究过的东西,尽管看着他浏览过的文章,翻着他翻阅过的资料对她来说是一种慰藉,却也令她发狂。在这些书里,就存在着答案——石棺内容的答案,它所蕴藏的力量的答案,甚至还有他父亲死亡之谜的答案。然而,只要那个重要的蓝色文件夹依旧下落不明,西蒙就会一直对她父亲“意外死亡”的这个裁决存疑,而且她下定决心,无论用什么方法,无论答案是否符合逻辑,她都一定要找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论她有多疲惫——有几次她发现自己竟然对着虚空发呆——也没有放弃继续查找下去。

稻草人书屋

在一本老旧的皮装书中,她发现了几张小纸条,上面是父亲独特的笔迹,他似乎打算第二天再从那里继续研究。她把每张小纸条都收进一个单独的活页夹中,然而其中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抄写的一则预言,摘自基督教最早出现的圣人所说的一段话;这本书来自约翰•威瑟斯彭的私人图书馆,他是十八世纪曾掌管学校的一位校长,一名苏格兰牧师,同时还是一名神学家。虽然其中的有些话听上去有点《启示录》的风格,那些话无一例外地指向“神圣的荒漠隐士”,很显然就是埃及的圣安东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那片贫瘠的、蛇蝎横行的沙漠,毁灭的种子可能已经种下,正逐渐发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书有些生霉的缘故,下面的几行被污迹覆盖了,根本认不清楚,而且看上去她父亲也放弃分析这些句子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接下去是这样的“……从沙漠上升起,就像一道焰柱劈了下来,灼瞎了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的双眼,烧光了这片土地上生命赖以生存的一切,直至十世,不得重生。”这后面又少了一两句话,再接着便是,“甚至连云层都燃烧了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这段文章除了有些诗意以外,和大部分的教父文学别无二致,都是早期的先知和可怜的圣徒发出的警告和末日的预言。在文章的底部,她父亲潦草地写着“圣安东尼之火?”。尽管西蒙知道这个词指的是皮肤病,通常与猪倌有关,但她还是不敢确定父亲会不会发现了第二个、可能更为重要的意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一件事情,也逐渐明了了。她父亲一定注意到了恶魔转世这个观点。他摘录了一段《罗马礼书》中的天主教文字,其中介绍了重要的驱邪仪式和实施办法,还有许多来自印度和埃及的秘传资料。除此以外,她还发现了几篇摘自《光明篇》的文章,那是一本犹太教的隐秘教材,主要介绍的是卡巴拉[123]课程。文章中描画了恶魔是如何钻进受害者的灵魂中的,怎么通过念诵三遍《圣经》的诗篇91将它驱逐出去;当大主教用羊角号吹奏音乐时,那声音将会“让人周身摇颤”,并且将恶魔的灵魂震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即使是穆斯林,也有自己处置游荡恶灵的方法。先知穆罕穆德[124]曾经指引他的信徒阅读《古兰经》[125]的最后三章——诚笃、黎明和人类——并饮用渗渗泉[126]的圣水。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些信仰中——甚至包括印度教——没有一个会质疑黑暗力量是否真的存在,或它们是否真的可以从一个活体跳到另一个活体身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恶魔被视作寄生生物,极容易改变且顽固,寄宿在灵魂当中,西蒙读着读着,发现她的父亲正尝试着用某种方法把这些资料联系在一起,为此他画了很多的箭头,还做了很多批注和交叉引用。仅仅是看着父亲的笔记出现在书中夹着的这些纸片上,就足以坚定她的决心了——要完成父亲刚刚开始的事业。无意间,她注意到自己正牢牢地握着颈间那个圆形的吊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刚准备开始研究——他写的“封印/萨图努斯[127]/牵制”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在下面划了三条线呢?——便感觉自己听见走廊上有些声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图书馆手推车的轮子刮擦着地面的声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之前申请从特藏馆调阅一张二十世纪美索不达米亚[128]的地图,心想图书管理员终于把东西送来了。但那声音却经过了门口,于是她打开门,向走廊上探了探头,但那手推车早已隐入书架之中了。她唯一可以看见的只有一个身着长大衣的背影——矮小而神秘,低沉着头——沿着走道推着手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