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恩·天/1985年1月2号,下午8点38分

他们往市中心开去。开始飘雪了,班恩想起自行车还在仓库那里,说不定已经被偷走了。“嘿!”他对着前座大叫。崔伊和黛安卓正在聊天,但是收音机放的音乐像裂成锯齿状的金属薄板那样刺耳,咿哟咿哟咿哟咿哟的,所以他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聊什么。“可以在工地那里停一下,让我去拿自行车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崔伊和黛安卓交换了一下眼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可以。”黛安卓咧开嘴,和崔伊一起哈哈大笑。班恩往回坐了一下,又立刻凑上前,“我是认真的。我需要那辆自行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算了吧,老兄。早就不见了。”崔伊说,“你连屎都不能留在那种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开上布尔哈德大道,这是当地最热闹的地方,单调乏味一如既往。汉堡店晕黄的灯光映照出肌肉男勾搭女伴的身影。整排商店的灯都暗着,似乎连酒吧也没开,只有一道微弱的光线从长方形窗口透出,除此之外就连大门都漆成深蓝色,里面什么也看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停在酒吧门口,黛安卓还在喝啤酒,崔伊一把抢过来,把剩下的喝完——小宝宝不会介意的。人行道上有个老头,脸上是乱七八糟的皱纹,鼻子和嘴巴好像用黏土捏出来的,他不悦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走进酒吧。

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上!”说着崔伊便下了卡车。他看到班恩犹豫地坐在后座,双手放在膝上,便把头探进车里,露出专业的笑容。“放心吧小鬼,有我罩着你。我来这里喝过好几次了,而且……哈!你这样非常像你要去公司找你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黛安卓用手整理她那头蓬松卷发的发梢,那是她特有的梳理方式。然后他们便跟崔伊一起进入酒吧。黛安卓噘着嘴,换上她拍照时常常摆出的性感迷蒙睡眼,那表情好像你刚把她从梦到你的梦境中叫醒。站在黛安卓旁边,班恩总是觉得自己显得特别瘦、特别颓丧。他拖着脚慢慢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吧里烟雾弥漫,呛得班恩才进门就咳了起来。黛安卓迅速点起一根烟,无精打采地靠在他身旁,故作老成。有个神情紧张的少年慌慌张张地跑到崔伊身边,头发一块块的像是掉毛的鸟,只见他低头在崔伊耳边耳语,崔伊点点头,抿一抿嘴,一副这都不是事的样子。班恩猜那男的大概是经理,是来把他们撵出去的,黛安卓虽然因为浓妆而看起来成熟,班恩却不是。不过崔伊拍了拍少年的背,好像说了声“别让我等太久”之类的,紧张兮兮的少年便咧嘴大笑,说:“当然不会,别担心、别担心,绝对不会。”崔伊撂下“星期天”三个字后便离开少年,径自到吧台前面点了三杯啤酒和一杯金馥香甜酒,立刻将甜酒一饮而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保也是个银发胖老头。说来好笑,这里的人长相都差不多,仿佛所有的特色都在艰辛的岁月中磨灭了,所有显著的特征一概被抹杀。酒保对班恩和黛安卓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一副彼此心知肚明的表情,但还是推给他们两杯啤酒。班恩转过身,背着吧台喝起啤酒,单脚勾着高脚椅,使出他一贯的伎俩,装出一派轻松的模样。他感觉到崔伊正在打量他,想抓住他的把柄嘲笑一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看到他了,我看到路尼了。”黛安卓说。班恩还来不及问她怎么可以随便叫他爸的名字,崔伊便朗声说道:“喂!路尼!过来!”跟刚才的少年一样,路尼的表情紧张,跟黄鼠狼一样猥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迈开步伐走过来,像跷跷板似的走着,双手插在口袋里,两只眼睛又大又黄。 daocaorenshuwu.com

“我这里真的没有。没有就是没有。刚才想去凑一点回来,但实在……我来这里就是想来找你,看我不是自动送上门来了吗?我可以先把最后一批货给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不跟黛安卓打声招呼吗?”崔伊打断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尼愣了一下,接着露出笑容。“哦哦哦,黛安卓啊,嘿嘿嘿,我想我一定是喝醉了,竟然没看见你!”他闭起一只眼睛,踮了踮脚,装出一副想要好好看清楚的样子。“哎呀,我喝酒喝得都斗鸡眼了,就知道我这一次是真的怕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说路尼,你要不要也看一看黛安卓旁边是谁啊?”班恩几乎是背对着他,正试着想出除了“嗨,老爸”以外的话,因此只能杵在原地,无可奈何地等着尴尬的事发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尼透过昏暗的吧台灯光瞄着班恩,却认不出他是谁。 稻草人书屋

“……你好……”说完他看着崔伊,“你表弟?我看得不是很清楚。晚上视力不太好。我需要戴隐形眼镜,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哎哟,我的天啊!”说着崔伊背往后一靠,假装哈哈大笑,但一听就知道他生气了。“看清楚一点,王八蛋!”班恩不知是否应该像那些想骗钱的女孩子一样,摆个姿势,他还是死板地站着,眼睛盯着挂在远方墙壁上、映出黑发的自己的陈旧舒立兹镜。他看到爸爸侧身走到他身边,像童话故事里写的那样朝他伸出手,仿佛巨怪发现宝藏般。他越靠越近,还被班恩的脚绊了一下,突然间,他们四目相接,路尼“哇哇哇哇”地叫了起来,神情显得更加紧张。“怎么不是红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