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环山而上, 到了山顶开阔处便停下, 车门一开, 携着细雨的大风从四面吹来,感觉从肉体到灵魂都被强制荡涤了一遍。

www.daocaorenshuwu.com

周遭矮矮的栏杆毫无安全感,这儿本来就不是风景区, 所以没怎么建设过。也正因为如此,无论是树,还是乱石, 全都自然又随意的生长堆砌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多意出门时没换衣服, 此时冻得隐隐打起了冷颤,但面上装得云淡风轻, 说:“这一片不好发现,你以前来兜过风?”

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把长风衣脱下, 哗啦一甩罩在了沈多意身前:“这样还冷么?要不回车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风衣内里热烘烘的,带着戚时安的体温, 沈多意瞬间就还了魂,说:“不冷了,那边有石凳, 去坐会儿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们俩转移到了石凳上, 放眼望去都是绿色的山丘和公路,戚时安这时才回答:“其实我差不多每年的今天都来这儿吹风,有时候自己来,有时候和章以明带着两瓶酒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多意明白过来:“你是每年的这一天都心情不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谈不上不好,有点郁闷吧。”戚时安微微停顿, 不确定对方是否想听他啰嗦。沈多意主动道:“你和章先生是好朋友,想必和他来是为了能够倾诉,那既然这次让我陪你来,就跟我讲讲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感激沈多意的体贴,说道:“我干休所那个妈你见过,直率热情,跟我和我弟什么都讲。但我亲妈不是,她不大声讲话,更不会嬉笑怒骂,干什么都跟没放盐似的,特别平淡。”

daocaorenshuwu.com

沈多意忍不住笑:“头一回听这种形容。” daocaorenshuwu.com

“真的,她还特别严格,我小时候生病请假,她不先关心我难不难受,第一关心的都是会不会耽误学习。”戚时安的T恤被风吹得抖动着,“拿过生日这事儿说吧,一年不见挺想她的,但她跟应付差事一样,蜡烛吹一半接起电话开始处理工作,把我晾在一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轻轻瞪眼,跟小孩子告状一样。倾听的人同仇敌忾不至于,但应该顺着指责两句,可沈多意看在眼里,觉得特别想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戚时安抬手打了个响指,“你觉得我妈做得对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多意不答反问:“你妈妈是不是事业女性?” 稻草人书屋

戚时安回答:“是,她和我爸是读博的时候认识的,后来离婚也不是因为什么矛盾,跟明星似的,因为繁忙的工作聚少离多,就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待沈多意接话,他继续分析:“其实就是性格不合,我爸是书生一个,也闷,两个人能谁都不吭声待上三天三夜,后来我爸和现在的妈结婚了,每天都挺高兴的。我妈找了个作家,比较浪漫,也比和我爸在一起的时候开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沈多意沉思片刻:“冒昧的问一句,阿姨是不是比较有傲气啊?”

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说:“比较有傲气?我妈的傲气都冲破平流层了。怎么问这个,三言两语就感受出来了?” 稻草人书屋

“不是。”沈多意裹着风衣,“小川和你的性格差异挺大的,他像阿姨,活泼。你更沉稳,但是又自负,所以我猜是像你亲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不满道:“我自负?”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从周围哪棵树上吹来一片叶子,正好落在戚时安的头发上,沈多意伸手帮对方抓下来,扔掉后又注意到对方脸上细密的小雨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没忍住,用手背轻轻地给戚时安擦了擦脸颊,像哄小孩一样的说:“你何止自负,有时候还透着优越感。” 稻草人书屋

有些凉的手背蹭在脸上,戚时安一动不动任沈多意宰割,不确定地问:“我是不是冒犯过你?如果有的话,我向你道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多意哈哈大笑:“你想哪去了,我说的是你骂人家‘废物点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们把石凳都捂热了,戚时安讲了生日蛋糕好不好吃,沈多意讲了扫墓买的花有点少,像拉家常一样在山顶互相倾诉,天气阴雨连绵,他俩的心情却越来越明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后来绵绵细雨有变大的趋势,戚时安一件T恤也快湿透了,他们便决定离开。戚时安还记得沈多意的请求,上车前问:“要不你开下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沈多意却犹豫了:“还是算了,下着雨又下山,我觉得有点冒险。”

稻草人书屋

“那下周再出来一次,到时候你载我。”戚时安直接定了行程安排。车子启动,他们沿着山间公路离开,雨越下越大,渐渐模糊了视线。

稻草人书屋

到了温湖公寓门口时,雨滴密集得已经连成了线,打伞都遮挡不住多少。沈多意扒着车门犯难,半晌过去出着小洋相说:“我再陪你坐一会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顺势说:“雨这么大,坐两会儿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阵雨来得急走得也急,没多久就变小了,天色渐晚风也更湿更冷,沈多意准备回家,车门都开了一条缝又停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问:“怎么了?风衣你穿着吧,这段路别吹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