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早晨上班路上很堵, 尤其是经过几所中学时行驶得非常艰难, 沈多意出门不晚, 开不动的时候就拿起一旁的面包吃两口,顺便看看那些家长在干什么,后来拧开广播才知道这两天正在进行中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离开中学校园已经太久了, 他要不是听新闻根本想不起来几号考试。那些家长都在校门口等候,大热天的看上去格外辛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车流终于松动了一点,他搁下面包认真开车, 在后视镜里又望了眼辛苦等待的家长们。还记得他中考那天也很炎热, 走之前林瑜珠给他塞了一大瓶绿豆汤。 稻草人书屋

一路走着神儿到了公司,大楼内冷气十足, 待久了甚至还要加上件外套。沈多意滴卡跑进即将闭合的电梯,笑着和电梯里满满当当的同事们问了声“早上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组长, 你这工作证上的照片什么时候拍的,看着好嫩啊。”法务部的女同事跟他很熟了, 突然出声问道。 稻草人书屋

沈多意开玩笑地说:“难道我现在显老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是成熟,但是一笑还是嫩的。”安妮也插了一句。出于礼貌,对方说话时沈多意就会转头去看, 这会儿说完他便看向了电梯门, 于是终于注意到了站在后侧高出一截的戚时安。

稻草人书屋

他这才回答:“那张证件照是我大学毕业那年照的,就在学校里的打印室,师傅照完还给我修了修,所以我印了四十多张,能用到退休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电梯里的所有同事都乐不可支, 一向斯文大方的安妮也笑得很大声,她看看手表,仍带着笑说:“等会儿开会我要找个背对沈组长的位置,不然看见他我肯定边做记录边乐。” www.daocaorenshuwu.com

沈多意很少出洋相,一时有些不好意思,但看着同事们那么开心,又觉得自己心情也更好了。从电梯门里看了戚时安一眼,发现对方垂眸向下,很是深沉,就在他担心对方有心事的时候,再仔细一看,发现戚时安的嘴角正微不可查地上扬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清早就摆酷,德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咨询部到了,沈多意迅速迈了出去,他回头冲电梯里说:“等会儿开会见!”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有称呼,大家都以为他在对刚刚聊过天的安妮说,安妮也笑着点了点头。戚时安向后微仰,慵懒地靠着墙,然后心满意足地接收了沈多意轻轻飞来的眼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小时后,所有与会人员在都会议楼层坐定,沈多意还是本子和钢笔,他和齐组长坐在一排,安静等待行政助理发放等下需要用的资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自从天热后就没再穿过西装外套,在公司里总是衬衫见人,但仿佛气势更强。他看了眼手表,往下一扫确认都拿到资料后才开口:“前一阵子抓外汇投资比较卖力,但是期货投资也是占了百分之五十的份额,而且最近期货市场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所以今天开会想讨论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完又强调:“是讨论,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只要有理有据,抬杠也可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大清早就开会的压力被这三两句话敲碎了,气氛轻松起来,期货部的小王说:“我这几天白班,感觉行情走势都在合理范围内变化,没看出什么端倪。” 稻草人书屋

戚时安点点头,又搞突然袭击:“齐组长,你觉得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沈多意知道这人一开会就六亲不认,早就做好了被提问的准备,但没想到问的是齐组长。齐组长回答道:“那有可能是夜盘的问题吧,可以详细观察一下贵金属方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棒”是给沈多意的专属夸奖,虽然沈多意并不稀罕,但戚时安也不会转给别人。“齐组长说得没错。”他按了下遥控器,前方屏幕上直接弹出了贵金属的各项指数表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认真看一下,为了给你们省事儿,我昨晚熬夜算好的。”戚时安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喝完逡巡审视,“19开头的基本都是主力合约,但是交易并不活跃,而且现在这个时间离交割期还早,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沈多意小声嘴瓢了一句:“估计又有主力控场,散户快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戚时安听得一清二楚,他强忍住不往咨询部的位置看,但意有所指地说,“有的散户亏一次就念念不忘,其实不如把痛心疾首的精力放在新投资上,说不定已经回血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沈多意又不笨,当然听出这话是说给他的,于是客气地请教:“戚先生,我觉得比起在同一个地方跌倒,还是果断止损比较明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戚时安回应:“为什么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失败的价值是用沮丧换取经验,如果再来一次又因同一个问题跌倒,那这样的水平就不能怪市场了,估计在哪都会跌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说完看着沈多意,目光交汇恨不得迸出一簇火光:“‘资本永不眠’,人的头脑也只有在死亡那一刻才会停止运转,如果市场是永远不会通关的游戏,那你的知识和智慧就是永远不会用尽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