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步

新买的院子里就两间屋子,一间睡房,一间灶间。童冉哄着小老虎在睡房的破板床上对付了一宿,第二天一早,问隔壁人家借了辆板车,去县城。

屋子漏风漏雨,屋顶得修,窗户也得再糊一遍,另外,童冉还想给自己打一张新的床。

小锅县位处三道之交,是都南道、陇右道和山林南道之间的枢纽,每日来往客商很多,县里的各类货色也非常齐全。童冉很容易便买到了他想要的。

瓦片坊前,童冉付好钱,让人帮他把瓦片装了车。

他车上又是瓦片,又是木材,还有一些米面一类的东西,和给小老虎的猪肉,已经装得满满的了。他本想雇一个瓦片坊的伙计帮他推车,却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

“你可让我好找!”有个熟悉的声音道。

童冉回头,竟然是东莱瓦舍的球儿。

昨天童冉走的时候,球儿想跟,又有些犹豫,傍晚时也不晓得哪里开了窍,直接去李掌柜那里辞了行。他今天一早进城,他在城里转了一圈,那些客栈都没见过童冉,他都快放弃了,竟然在瓦片坊前见到了他。

球儿现在想来,也觉得自己剃头刀子一头热,都不知道童冉愿不愿意留下他呢,自己竟然就不管不顾跑了过来。但既然来了,说什么也得留下。

球儿准备好了一肚子措辞,对童冉道:“童哥,你知道我无父无母,李掌柜肯让我在瓦舍工作我很感谢,可我不喜欢说书,也没你那样的才华。不如让我跟着你到处走走,我给你当跟班,我也能涨点见识,好不好?”

球儿殷切地看着他,少年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有光。

小老虎站在板车上,脚踩着一堆木材,尾巴扫扫。

这谁?真碍眼。

球儿见童冉不语,怕他拒绝,又急急忙忙道:“你放心,我会劈柴挑水,脏活累活都能干,你看我在瓦舍的时候也不偷懒的,是不是?”

童冉想了想球儿在瓦舍的时候,除了嘴巴厉害一些,其他倒也挺好。

“行吧,我这儿正缺人给我推车,就你了。”童冉道。

“诶,好的童哥,谢谢童哥!”球儿高兴地笑了。

跟着童冉推板车回去,球儿一路上都有些兴奋。

“童哥你为什么不住在县城?”

“童哥你去县太爷那里报到了吗?这里的县太爷是圆是扁?”

“童哥我听说你在瓦舍赚了许多,是不是买大宅子了?可是离县城有些远啊,我们都走大半个时辰了。”

“童哥……”

“停。”童冉忍无可忍。

球儿立刻识相地闭嘴,随童冉拐进一个村子。村头立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吴家村,这正是童冉昨天买了院子的村庄。

看到童冉的新居时,球儿的嘴张得老大。

“童哥,你这屋子……有点年头了哈。”球儿不敢直接说破,但脸上难掩的震惊还是实实在在表露了出来。

“还成。”童冉道,让球儿先卸货。

吴家村里的人倒也不是都姓吴,听说原本是都姓吴的,但后来饿死许多,又来了新的,吴姓和外姓差不多各有一半。这些都是昨天那个牙子说的,不过他没说是怎么饿死的。

童冉旁边不远是一户姓严的人家,他们应该就是后面搬进来的。

那家人很多,从童冉三次经过他家门前的状况看,至少十几口人住在那三间土胚房里。童冉的板车也是问他们借的,去还的时候,他还带了一袋子粟米作为谢礼。

来接的是严家最小的媳妇,他家其他人已经都下地去了。

严家小媳妇接过粟米后,忍不住颠了一颠,那分量一点不轻,够他们一家吃上一整天的了。本来对借童冉板车一事还颇有微词,这下立刻烟消云散。

童冉敏锐地发现了她的变化,暗自欣慰。

吴家村这一带几乎都是官地,这里住的人也是世代的官家佃户,种的粮食只能留一部分,其他的都要上交官府。等童冉正式任职田畯,这里便都是他的管辖范围,但到时他有了官家的身份,要了解这些人的实际情况也许会困难。

所以他才想着在这里住一段日子,跟村民们处处熟。

今天不过用了一袋粟米就获得了严小媳妇的信任,童冉不免有些高兴,不过,光是这样还有些不够。

童冉想了想,问严媳妇道:“严七嫂子,我那屋顶漏雨,需要修一修,窗子也破了想重新糊,你可知谁家有人得空的,我想雇人帮个忙。”

“有的有的。”严七嫂子热情地道,“我男人和儿子就得空,他两力气大,做活儿也仔细,我给你去叫来。”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严七嫂子很快就喊了他男人和儿子回来。严老七的嘴是歪的,有个绰号叫严歪嘴,是个很沉默的人,严老七的儿子严十四像他娘,一脸的机灵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