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五十步

第二天一早,童冉果然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卓阳府。

范氏的那名管事来送他。

“大人,那泥和石头怎么办?”童冉回去了,他可还要继续想办法,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搭上范氏的名声。

“放心,很快会解决的。”童冉道,如果他所设想的一切顺利的话。

桑乐和袁三也忧心忡忡,童冉倒是一路上兴致颇好,还抱着小老虎掀开帘子给它看窗外景色。

“呜哇!”小老虎躲开他的手,踩着他大腿跑到另一边坐好。

“真是的,你倒底是不是幼崽,一点好奇心也没有。”童冉嘟囔。

小老虎睃他一眼,睡下回宫批折子去了。

回到小锅县,休整一晚,童冉第二天便上了衙门,喊来账房对近日收支。

他设立摆摊新规后,县里多了一项摊位费的进项,一时间宽裕许多。但没过多久,童冉又开始修路、做□□、拆迁,这一项项都是银钱,县里的账目很快便入不敷出。

原本按童冉的计算,靠县里的摆摊费进项,可勉强支撑到路全部修完通车,但卓阳府那里的事情大概不会速了,工程的进度肯定会受影响,光靠县里的钱大概是不够了。

童冉拿出从东莱瓦舍和冉恒印刷坊提出的一千多两银子道:“修路所费银两颇多,这些算是我借给县里的,可按年利三分计算。”现在市面上以五六分的利息居多,上次他借钱给邱明三个月便要一成利息,相比之下,这一次借给县城可谓非常低廉了。

账房深知县里入不敷出,未多言,接过了银钱开始清点。

小老虎蹲在一旁桌上看着。

桑乐和袁三私底下猜,童冉大肆提钱是为了打点关系,但卢知府这番作为,可不是靠钱就能摆平的。看来小侍从懂得这点,只是他的钱能撑一时,接下来有打算怎么办呢?

“接下来?”桑乐问童冉的时候,他轻轻笑了,“接下来便看陛下何时宣我入京。”

“大人,”桑乐小心翼翼道,“陛下不是才派了钦差过来,何故又要宣您入京?”

冉吹凉了茶水,喂到小老虎嘴边道:“阮正走时,我给了他一根竹筒,里头写着□□的制法与流程,叫他亲自呈给陛下。除此之外,还说了□□有其他用途,请求进京面圣。”

桑乐道:“那陛下真的会宣您面圣吗?”

小老虎也抬头看他,他又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宣他?

“会,”童冉道,“据阮正所言,皇上对我修路和制作火药之事知之甚详,而且在卢侍郎针对我的时候多有回护,姑且不论他是如何知道的,在这件事情上,皇上的态度应该是偏向我的。他既然会打探,说明感兴趣,我在信里提了他更感兴趣的事情,他自然会想知道。□□一事关系重大,最可靠的办法便是宣我进京。”

小老虎舔了口茶碗里的水,这小子竟然连它也算计进去了。

“大人一早便计划好了?”桑乐道。

“我只是预先留了一手,倒真不知道卢知府会有所行动。”毕竟他也是在信给出去之后,才想到所谓的卢大人可能不是卢侍郎的,“看来我运气不错。”

皇帝既然对他修路的态度是赞成的,那只要能见到皇帝,原料之事便有转圜的余地。

桑乐一旁听着,心里的重担却还是放不下来。

童冉倒是很快换了一副表情,抱起小老虎道:“听说今天工地上有鹅肉,崽崽喜欢吃,我们去尝尝吧。”

童冉时间算得刚好,他到工地的时候,炊烟袅袅,很快便可开饭了。

工地上秩序井然,童冉不能来的这些天高卓几乎都在,所以那些工人倒是没怎么受影响。

童冉一行走一行与工人们打着招呼,瞿七郎拿着本账簿找到了他。

“大人,我有些事要同您说。”瞿七郎道。

“你跟我来。”童冉点头,带他去了一旁安静之所。

工地这里的开支虽然是从县里出,但县里只管总的账目,各条细分的开支,工地这里需要有专人掌管,最后再报到县衙里存档。一开始童冉是叫桑乐做的,立窑事件后换成了瞿七郎。瞿七郎在吴家村也常帮着村长做一些账目上的琐事,倒是很快便上了手,打理得井井有条。

到了工地边缘,瞿七郎压低了声音对童冉道:“大人,工地开支庞大,县里面……会不会有些艰难?”

童冉翻开账本看了两眼,瞿七郎所管的工地的账目,县里头收支如何他并不应该知道,遂道:“你何出此言?”

“大人,”瞿七郎拱手,“小人斗胆,估算了一番县里的收入,又与这工地的支出一对比,怎么算都是呈入不敷出之相。以邓其为人,您接手时县衙府库里应不剩多少银钱,即使邓其的家产被抄,没入的也是国库,而且您今年还免去了吴家村佃户的佃租,纵然有了摆摊费的新收入,县衙的收入应当仍旧只是勉力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