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第一百四十八步

立冬之前,最后一批棉衣发放到了贫户手中,楚州府的修炕队也领了工钱收工。听说被罚的林崖瘦了一圈,跟他阿姐保证了再也不犯后,才终于回了家。

这些事情童冉都是从来往的文书和楚霜发来的信件中得知,他本人则绕了大半个都南道后,往金河监而去。

他身上还兼着金河监的监察使一职,趁着还没到除夕,先回去看看。

“呜哇。”马车上,小老虎躲开童冉来抓它的手,钻进炭盆边上的毛毯中,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真是一头没有好奇心的老虎。”童冉道。

“呜哇!”小老虎吼。

知道了小老虎听得懂后,童冉跟它说话的次数更加多了,害得常常跟在他身边的桑乐、冬青、袁三等人都有些担心——自家大人是不是太孤单了,所以才会跟一头老虎说话。

为此,桑乐甚至委婉地建议过童冉娶亲。

童冉假装没有听懂,轻轻揭过去了,小老虎却异常激动,爪子都怼桑乐脸上去了。要不是童冉拉开,桑乐已然破相。

使用暴力不好,童冉教育了小老虎一番,但事后也不得不感叹,暴力很是有用,至少桑乐再也没敢劝他娶亲。

小老虎舔舔爪子,睇了童冉一眼。

明明已经快立冬了,立冬以后就是小雪,小雪以后是大雪,大雪以后是冬至,他最晚冬至也该回京了吧!现在去金河监,他打算什么时候回宫?

想到这里小老虎就生气,人形的他不能闹脾气,作为一头小虎崽,它要理直气壮地闹脾气。

“呜哇!”小老虎头一甩,躲开童冉来摸它的手。

“怎么生气了?”童冉不解,自己这俩天似乎没有得罪小崽子啊。最多抱怨它没有好奇心,吃东西要求多,挑床挑被子之类的。

“呜哇——”小老虎张大嘴巴,露出短小的獠牙。

童冉拿了片肉干递过去。

小老虎头一扭,不吃,不理。

“难搞。”童冉下了结论。

晚上在驿站停留,小老虎睡了,童冉用玉佩跟楚钧联络,抱怨道:“崽崽又莫名其妙生我的气,太难搞了,我怎么可能猜到一头虎的心思?”

对面的楚钧沉默片刻道:“也许……是天气太冷了。”

“炭盆、毛毯我一样没少它的,还有小斗篷,是它自己不肯穿。”童冉嘟囔,一边用手戳戳睡着的小老虎的毛脸颊。

想到那件粉红色织花绸缎的斗篷,楚钧嘴角抽了抽,道:“也许它不喜欢那件斗篷。”

“明明很好看,真没品味。”童冉道。

楚钧:……

哪里好看了?哪里??

又是一阵沉默,童冉玩玩小老虎的爪子,又问楚钧:“你今天在忙什么?”

玉佩那头,楚钧看一眼面前书桌上写到一半的圣旨,心虚地把它卷起来扔到一边,道:“不过是批些折子,跟往常一样。”

“你是不是还老睡午觉?别睡太多,你又不是崽崽这样的幼崽。”童冉道。

楚钧一噎,隔了片刻才心虚地应是。

*

“崽崽,到了。”又过了两天,童冉终于巡视完预定的最后一个县城,来到金河监。

金河监的巨大监察使府就在不远,马车正步步往那里接近。因为金河监没有城镇,许多管理要住在监察使府里,所以这处府邸比童冉在楚州府的巡抚衙门还要更大。

到得门口,如今的监察副使沙乐已经率人等候。

“大人,您要的砂岩、长石、白云石、石灰石等已经就位,新的窑也已经砌好,按大人的吩咐,可以加热到能烧融沙子的程度。”

行礼问安后,童冉下车,副使沙乐则一路禀报,并把童冉引去了早就准备好的正房。

“后头的花园怎么样了?”童冉问,他问的是他给小老虎修的园子。

“还在,下官让人日日打理,与大人在时一样。”现如今童冉仍兼任着金河监的监察使,所以那后头园子的地方还是属于他的。

“崽崽,我们去瞧瞧。”童冉道,他打发走了沙乐,又吩咐桑乐备下木炭毛毯等物,打算带着小老虎去后头的园子里烤肉吃。

他当初选这里修园子,就是因为它坐北朝南,阳光很好。现在虽然是冬日,但依旧能照到暖洋洋的阳光。

童冉没让人代劳,自己亲手烤肉给小老虎和自己。

吃饱喝足后,小老虎打了个呵欠,裹着毛毯在火边睡去。童冉把它抱回房里,而后叫来沙乐,前去看新造好的窑。

楚钧回宫里处理了挤压的奏折,期间又瞧了一眼昨天写好的圣旨,犹豫了一下,没有给它盖上大印。

等到快傍晚时,他才重新在寝殿躺下。

小老虎睁开眼,屋子里昏黄一片,已经是黄昏时分。

它钻出被窝,叫了一声,没人应,童冉不在。

“呜哇!”小老虎又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