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内容提要

在本卷中,作者论述了有关海上战争的内容,重点讲述海军的建设情况、作战方式,海军与保卫城市的关系,海军远征与气象的联系等。作者认为,海员的选择、训练,统帅的谋略与能力对于取得海战胜利极为重要。

稻草人书屋

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陛下,遵奉您的圣命,我认为,有必要在谈完陆地战争之后谈一下海上战争的内容。在谈及海战方法的实施方面,我会力求言简意赅而不拖泥带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久以来,我们的海面一直风平浪静,我们和蛮族人的战争一般局限于陆战。罗马的水军严阵以待,这是出于对国家的荣誉、利益和尊严,而不是因为某种冲动而激发起来的所谓必要性,换句话说,水军始终严阵以待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必要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倘若明明知道一个王国和它的人民在遭遇外族入侵时会以猛烈的行动来反击,并对敌人的贸然入侵加以惩罚,那么,我们相信,任何人都不敢轻易下决心与这个王国开战,或者侮辱这个王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在米塞农和拉韦纳,军团往往都配有水军,目的是一旦城市需要保卫时能够立即得以解决。事实上,水军能够快速地驾起舰船径直驶向世界任何地方,他们可以驶往高卢、西班牙、毛里塔尼亚、阿非利加、埃及、撒丁和西西里,因为这些地方距离米塞农的水军不远。从拉韦纳,水军一般可直航伊庇鲁斯、马其顿、亚细亚、普罗彭提斯海、攸克辛海,也可以去东方,去塞浦路斯和克里特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战争中,兵贵神速往往比勇敢精神更加有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二、停泊在坎帕尼亚的利布尔纳舰船的上司是米塞农水军的水军长官;在伊奥尼亚海的水军则归拉韦纳水军的水军长官辖领。这两位水军长官各自统领10位保民官,而每位保民官又统领若干大队。每个利布尔纳(水军单位)属下领若干名舰长。这些船主、舰长,不仅要负责相关舰船的有关职责,还要负责舵手、桨手和各类人员的日常训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三、在海战方面,由于不同的省区在不同的季节具有其各自的优势,所以舰船的类型也就各不相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年屋大维在亚克兴角海战[1]中,就是用利布尔纳舰打败安东尼的。我们从这次海战中发现,跟其他型号的舰船相比,利布尔纳舰更加优秀、实用。所以,罗马的统治者便以利布尔纳舰为模板,建立自己的水军。

稻草人书屋

利布尔尼亚是达尔马提亚[2]的一部分,其主要城市为亚捷尔季纳[3]。现在罗马各地建造的舰船几乎都是以该省的舰船为模型,这也是为何取名利布尔纳舰的原因之所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我们知道,建造一座房子,要特别注意石头和沙灰混合土的质量。同理,建造一艘舰船,我们更要从各个方面谨慎对待。这是因为登上一艘建造不好的舰船往往比住进一幢不好的房子危险得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利布尔纳舰主要的材料是柏、家松、野松和云杉,它使用的钉子是铜的,不是铁的。尽管建造一艘这样的舰船成本很高,但是质量更好,更为牢靠。因为,铁钉碰到热气和潮湿的空气容易生锈,但是铜却不会,就算你将它泡在水里,它依旧能够保持原有的金属属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用来建造利布尔纳舰的木料都是在每月15—22日之间砍伐的。理由是:只有在这8天之内砍伐的木头才不会腐朽,其他日子里砍伐下来的木头都会被虫子从内部蛀坏,进而变酥、变烂。这点深得造船技艺工人的认同,也经过了造船工人的日常实践证明。此外,从宗教的观点上看,我们发现,这几天始终是黄道吉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砍伐林木的最佳时间是在夏至过后,也就是7、8两个月,以及秋分时节。理由是,这几个月内树液开始发干,树身变得干硬起来。在砍伐完树木后,我们要注意一些事项:不要立即将树木锯成板材;锯成板材之后不要立刻送到造船厂,因为不管是圆木还是板材,都是要经过较长时间之后才能收水。如果我们用潮湿的木材做材料,那么在木材的自然浆液渗出时,它会往外流,并且会出现宽的缝隙。对于船只而言,没有比木板出现缝隙更加危险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七、至于舰船的规模,最小的利布尔纳舰有一排桨,稍微大一点的船是两排;比较普遍的有3排桨、4排桨,甚至5排桨的。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它的体积大而嫌弃它。据说,亚克兴角海战中相遇的全是大得多的舰船,通常是6排,甚至更多排的桨;而更大型的船只上面还装着侦察小船,这种舰船每侧都配置近20排桨手。这种舰船主要用来发动突袭战,有时它们也会袭扰别国船只,破坏敌军的运输线,跟踪拦截敌人的舰船,并截获敌军的计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不让这些侦察船因为过于显眼而暴露自己,它们的帆和大索的颜色都不是白色的,而是和海浪相似的海蓝色。甚至用来擦涂这种大船的船体颜色也是海蓝色。舵手和军士的军装也都是清一色的海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