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9章 勃然大怒

沈林阳,老爷子曾经的贴身警卫。从部队退役回来之后,先是在一个小县城工作,然后一步步被提拔到市里,继而进入省里工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个人能力极强,行事果敢利索,从不拖泥带水。最让人钦佩的两袖清风,从来不会伸手,就算有人找他办事送礼,一概全部奉还回去,标准的铁面包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多人看不惯沈林阳的这幅模样,千方百计的排挤他。可惜始终没能把沈林阳从重要岗位上排挤下来,因为他跟老爷子走的很近。

www.daocaorenshuwu.com

而他不可能不跟老爷子走的近,因为他曾经是老爷子的贴身警卫,负责为老爷子挡子弹,怎么可能走的不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向都是黑脸的沈林阳今天的脸变得更黑了,扔下所有的事务匆匆赶回家,死死盯着自己的独生女沈沐紫。

稻草人书屋

学校有老师打电话来,隐晦的说出自己的女儿行为不端,跟学校某位老师有染,并且还经常晚上跑到夜总会鬼混。 稻草人书屋

作为军人出身的沈林阳勃然大怒,刚进门的时候差点一巴掌抽死自己的女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到底怎么回事?”沈林阳抽着香烟,死死盯着缩在沙发上不停哭泣的女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最恨的就是行为不端,尤其在管教自己的女儿上。

稻草人书屋

沈沐紫只是哭,一句话都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沈林阳的妻子沐雨根本不敢在这个时候上前说任何话,这个家里做主的是沈林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老师是谁?”沈林阳盯着女儿红肿的脸颊,咬着牙齿低吼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拳头捏的嘎巴嘎巴作响,额头上的青筋暴突而起。只要他的女儿说出那个老师的名字,他绝对会想方设法弄死对方!

daocaorenshuwu.com

“老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闭嘴!”沈林阳狠狠瞪了一眼想要说话的妻子,咆哮道:“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惯的!丢人,丢人,丢人现眼!怎么当初生下来的时候不一把捏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呜呜呜呜……呜呜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沐紫哭的更凶了,她不想解释,连话都不想说。因为她受的委屈太多了,还是孩子心性的她被突然而来的谣言击溃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给我说!”沈林阳走到女儿面前,高高举起手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手掌很厚实,里面到现在还有没消褪下去的老茧。能成为老爷子的贴身警卫,一身功夫绝对非同小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进门的时候,他已经不由分说的抽了自己女儿一巴掌。而那一巴掌就把沈沐紫抽倒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这一巴掌要是下去的话,估计真能把弱不禁风的沈沐紫抽个半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敲门声,沐雨像是碰到救星一般赶紧朝大门走来,准备开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太清楚自己的丈夫了,这是一个好面子好到骨头里的人。如果有外人在场,他就算是有天大的火气也会憋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准开门!”沈林阳低吼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惜已经晚了,沐雨已经把门打开,看着站在门口的萧援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从来没有见过萧援朝,很陌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有什么事?你找谁?”沈林阳看到萧援朝,眼睛轻轻眯了一下,发出很客气的声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清晰的感受到萧援朝身体传递出来的气息,那是一种自己所熟悉的,并且区别于一般军人的特殊气息。这种气息叫职业,不是每一个军人都能拥有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援朝的目光在沈沐紫肿胀的脸颊上扫了一眼,落在沈林阳脸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找你,沈林阳。”萧援朝径直走进来,走到沈沐紫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萧援朝找来了,沈沐紫更是委屈的无以复加。她把头埋在沙发里放声哭起来,不想让萧援朝看到她的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沈沐紫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天之骄女,但是她一点都不骄,虽然她比太多太多的人长得都要漂亮,尽管她比太多太多人的家世都要优越,比太多太多人都要优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小到大,没有谁打过她。可在短短的时间里,她先是挨了都宝宝一巴掌,又挨了父亲一巴掌。当都宝宝给她一巴掌的时候,她能忍受,可父亲给她一巴掌的时候,她忍受不了,因为她是冤枉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手挺重。”萧援朝盯着沈林阳道:“还好没有练过铁砂掌之类的硬功夫,否则一巴掌下去怕是都能把你女儿的脸骨抽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是谁?”沈林阳死死盯着萧援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沈沐紫的老师,那个跟沈沐紫有染的老师。”萧援朝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音刚刚落地,沈林阳怒目圆瞪,捏着拳头朝萧援朝冲过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呵呵……”萧援朝摇摇头笑道:“难道爷爷身边的警卫员都是如此莽撞?都是如此是非不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唰!”

www.daocaorenshuwu.com

拳头在即将落到萧援朝鼻子上的瞬间,硬生生被谁沈林阳拉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爷爷?”沈林阳瞪着双眼低声道:“你跟老爷子什么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能称呼老爷子为爷爷的人屈指可数,而那些都是他沈林阳见过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萧援朝,但是知道萧援朝的名字,知道萧援朝这个人是老爷子最宠爱的孙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