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2章 不是外人

演习随着海军基地的出动而结束,但是关塔那摩监狱遭到炮轰却是实实在在的。有士兵死亡,有士兵伤亡。当A的玩具全部离去之后,演习不再是演习,变成了暴力恐怖袭击事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美古进行紧急交涉,针对这起事件进行探讨。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古巴政府必然会做出相应的让步。而事实上他们一直对关塔那摩美国海军基地做出让步,对关塔那摩监狱做出让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种让步是国力的悬殊,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争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与此同时,关塔那摩监狱数十名重犯被转移,其中就包括监禁长达350年的安吉丽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通过向国际法庭的申请,安吉丽娜被转移到佛罗伦萨监狱,也就是当初关押都宝宝一行人的监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安吉丽娜遭到的转移,美国情报部门发出强烈的抗议,可惜无济于事。当维多利亚夫人的人拿着白宫命令完成对安吉丽娜的转移之后,情报部门再也没有任何权力干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关塔那摩监狱为情报机构所掌控,佛罗伦萨监狱则在军方的控制之下。维多利亚夫人与军方的关系向来非常亲密,倘若不是关系亲密,又怎能为自己的儿子搞到那么多的玩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蜜丝猫女士,安吉丽娜已经安全的呆在佛罗伦萨监狱,并且我保证她的待遇会比从前好上一百倍。”维多利亚夫人微笑着对都宝宝说道:“并且感谢您能陪伴保罗愉快的玩耍,看到保罗开心,我比做任何事情都要开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维多利亚夫人在夏威夷的别墅里与都宝宝亲切交谈,这一次完全是她一手导演的。满足了儿子的玩心,成功转移了安吉丽娜,并且拖延了关闭关塔那摩的计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种手段怕是只有她才能玩的出来,但所表现出来的却只是前面两点。第一,她宠溺自己的儿子;第二,她已经在帮助萧援朝与都宝宝,表现出了真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万分感谢。”都宝宝捧着肚子坐在椅子上,矜持的道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不不,不需要感谢。”维多利亚夫人摇手笑道:“你们是保罗最可以信赖的朋友,当然也值得我信赖。能够帮上忙的我自然可以帮上,但是帮不上的只能尽力而为。宝贝,我想说的是我暂时只能让安吉丽娜不受到折磨与伤害,说真的,那些情报处的家伙非常讨厌。但是相信我,要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能让安吉丽娜恢复自由。不仅恢复自由,我还能让她重新回到多国共享情报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维多利亚夫人的话语之中充满了信心,她这种人,只要是能够说出来的,必然就能做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这一点,都宝宝深信不疑。但她对维多利亚夫人充满了警惕,能够玩出这么一招还安然无恙的女人,其背后势力究竟得多么恐怖啊。偏偏还找不到对方任何公众的信息,完全属于隐藏在背后的强大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都宝宝笑眯眯的提出疑问。

daocaorenshuwu.com

对方的话语措辞很严谨,有的用我们,有的用我。维多利亚夫人说恢复安吉丽娜的自由,用的是我们,其它的用的则是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文字游戏不仅是中国擅长的,任何国家的政客都是精通文字游戏的高手。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错,是我们。”维多利亚妇人微微一笑,端起清水轻轻抿了一口道:“宝贝,其实我们算不得外人,不如我就直截了当的说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都宝宝慢慢的收起微笑,认真的凝视维多利亚夫人的双眼。她很聪明,虽然并不赞成维多利亚妇人所说的不是外人,但是必要的姿态得做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知道保罗是从哪里出来的对吗?萧必然告诉你了。”维多利亚夫人也收起微笑,凝视都宝宝的双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都宝宝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关于小岛纳粹残留维京师的基因制造,萧援朝统统告诉了她,甚至包括瑞迪的爷爷跟自己爷爷曾经见过面,进行过不为人知的交谈也告诉过自己。

www.daocaorenshuwu.com

只是已经没法去验证了,毕竟爷爷已经去世。A是从那里走出来的兵人,是基因,那也就意味着维多利亚夫人就是曾经被抓进去的基因之母。她在纳粹的小岛上度过了一段时间,按照对方的要求与别人配对,生下了A。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唉……”维多利亚夫人轻轻叹了口气,眼睛里满是担忧的说道:“你完全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随时随地都生活在恐惧之中。那种恐惧就是永远没有休止的噩梦,几乎每天都要重温。当初我曾经想杀掉萧,用这种方法堵住他的嘴巴,让这件事永远不会暴漏在眼光之下。可毫无疑问,这是最愚蠢的方法,只要纳粹残留一天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就一天不得安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有的基因都是被迫的,所有的基因都是曾经对着纳粹党旗宣誓效忠。如果这些全部浮出水面暴漏在大众视野之下的话,诸如维多利亚夫人这般的人,都会摔的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