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8章 纳粹巢穴

A走到巨石前,盯着卐字图标看了好一会,费力的抬起受到重创的左臂,用力按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卐字图标收缩进去,与此同时,巨石受到机关的牵引,向旁边横向移动过去,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洞口斜斜向下,露出阶梯,不知道通向地下多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A抱着孩子顺着洞口朝下走去,萧援朝紧紧跟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走下去之后,巨石重新横移回来,把洞口堵的严严实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下的阶梯并非黑暗无比,每隔几十米都有一盏灯照亮向下的道路。周围,以及地下通体都用水泥砌造而成,并且丝毫不觉得闷热,越是往下走,越是觉得凉爽无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通风设施完善,还有制冷设施。天知道这些纳粹残余用的是什么技术,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用的应该是水冷效应。上方就用一个湖泊,水冷效应再好不过。

daocaorenshuwu.com

顺着阶梯一路朝下走,到达平坦地之后,映在萧援朝面前的是一下片空地和一扇巨大无比的钢铁大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门的样式跟白令海峡维京师小岛的地下设施一模一样,同样的材质,同样可以抵挡核武攻击的防御设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名背着步枪穿着二战军装的兵人笔挺的站在钢铁大门之外,磐石一般目不斜视。当他看到A前来,眼睛里立即散发出炙热的光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A站定,冲兵人轻轻点了一下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兵人回点一下头,立即露出手臂上的花瓣形刺青,放置时开启大门的仪器之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咔!咔!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轰隆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知几万斤的钢铁大门缓缓向上升起,因为沉重,发出地动山摇的轰隆声,给人一种无比强烈的感官刺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A大步走进去,萧援朝紧紧跟着。他现在已经没有过多的想法了,因为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里是纳粹残余的巢穴,一切的一切都由对方主宰。自己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尝试跟纳粹残余进行谈判,努力争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惜……萧援朝压根一点底气都没有,他抢不回儿子,只能无力的一路跟到此地。谈判?他在做梦!没有人会给他谈判的机会,他来与不来的意义都不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这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的骨血,萧援朝必须负责到底,哪怕前面有刀山火狱,也得不顾一切的向前冲锋陷阵。 daocaorenshuwu.com

这是父爱,无所畏惧,可以重若泰山的无边父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面卐字形纳粹党旗,一头浮雕雄鹰,彼此相对,磅礴大气。中间则是卐字型的建筑物群,跟白令海峡小岛的纳粹巢穴完全一模一样。甚至说每一条道路,以及每一条道路延伸到最后的所在地,也都一模一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就是德国人的习惯,他们循规蹈矩,一丝不苟,一切的一切都在严谨与规则之下形事。两个相距万里的巢穴建筑,都罕见的一模一样,甚至说高度、宽窄度都没有任何差错。

daocaorenshuwu.com

通风极好,已经感受不到潮湿与燥热,变得凉爽适宜。隐隐约约中可以听到排风扇与发电机组的响声,根据响声传来的方位,萧援朝判断出发电机组都在相同的位置。

稻草人书屋

“恐怖。”萧援朝苦笑着吐出两个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的确恐怖,惊人的一致,就像是用模具灌浇出来的一样。可世界上没有这么大的模具,这是凭借图纸,硬是用人工开凿出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顺着钢铁阶梯走到卐字图标的建筑群,一队兵人把A与萧援朝带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援朝露出苦涩的笑容,他闭着眼睛都知道要被带到什么位置——核心之处。甚至说他都能凭借自己的记忆走进去,完全不需要别人的带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所有的建筑物都是相同的,位置、间隔一成不变,连地表的颜色都是一模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核心房间的木门是大敞的,维京师老人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面带微笑的看着到来的A与萧援朝。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的面容又苍老了几分,但是精神却很好。双手戴着白手套,军装左胸前别满了勋章,右手上拿着一根象征无上权力的权杖。其身后站着一名冷酷无比的兵人,那个位置曾经是A的。

稻草人书屋

萧援朝观察的很仔细,这个兵人的手臂上的刺青也是A级的,他也是一名兵人领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人之父,我们又见面了。”老人笑着冲萧援朝点点头,举起权杖向A轻轻挥了一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A立即抱着婴儿向老人走去,把已经停止哭泣的孩子放在老人的怀里,而后跟另一名兵人领袖一左一右站在其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名兵人领袖,如出一辙的冷酷,那神情就像双生兄弟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伟人!”老人抱着萧战,眼睛里透射出不加隐藏的兴奋,甚至说声音都在颤抖:“果然是伟人,果然是!等了好多年了,终于让我等到了,哈哈哈哈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援朝死死盯着兴奋的老人,轻轻松开捏紧的拳头,长长吐出一口气。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是那么的脆弱,第一次清楚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凶来解决的。